第二千五百八十一章 会飞的短剑

作品:《劈天斩神

    两面族老族长被徐大刺伤,倒在地上濒临死亡。

    却在徐大转身的那一刻,昏暗灯光下的老族长,身体缓缓站起。

    似有一道虚影脱离老族长的躯体,颤颤巍巍的悬浮于空中,向徐大的身前逼来。

    “是你勾结妖族长老,来追杀我的……”

    声音很飘,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让徐大和徐双兄弟二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

    “别过来!”徐大色厉内荏,叫嚣的同时,将身形移动,要摆脱虚影的逼近。

    变故突生,来不及思考,本就心里有鬼的徐大,本能的想要逃避。

    然而,徐大的身体刚一移动,就感觉到装有短剑的剑鞘,出现了异动。

    噗呲!

    还没等徐大反应过来,短剑离开了剑鞘,飞速的插入徐大的胸口。

    这柄短剑是徐大的贴身之物,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作为防身之用。

    亲手将短剑刺进老族长的胸膛,徐大为了掩盖罪恶,还特意的抹去了剑上的血迹。

    却不曾想,转眼之间,自己的短剑在没有人抢夺的情况下,插在了徐大自己的胸口之上。

    “大哥!”

    由于徐大的受创,减弱了对徐双的控制力度,使得徐双重获自由。

    面对无法解释的现象,徐双忽然间爆发出狂笑,并胡言乱语的说道:“我大哥杀了老族长,又被自己的短剑刺中胸膛,哈哈……”

    短时间内,接二连三的遇到怪事,徐双本来就不太聪明,这时候更是乱了方寸。

    被自己的大哥杀人灭口,却又在千钧一发之际,见证了大哥遭遇意外。

    极度的惶恐和紧张,让徐双陷入了疯狂状态,跌跌撞撞的往逸盟大院门外跑去,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刚才的这句话。

    “站住——”

    突然遭袭,徐大身受重伤,见徐双慌乱逃逸,并没有追赶。

    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叫唤着让徐双站住,实际上却换了一个方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出逸盟大院。

    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徐大明白自己的危机降临,那里还有心思去抢夺什么天材地宝。

    即便是把逸盟仓库打开,请徐大进去挑选,恐怕他也没这个兴趣了。

    保命要紧,这一剑刺得很深,体内的能量外泄,修为境界大有跌落之势。

    好在短剑不曾浸有毒物,不会存在剧毒侵入的情况,但是,要想能够侥幸活下去,就必须尽快找个地方疗伤。

    什么老族长,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皇者之器,此刻的徐大,只求能逃过一劫,就算是天大的造化了。

    也不管徐双一边跑一边喊,把自己刺杀老族长的事情,一点不剩的说了出来,徐大唯一的目的,就是赶紧离开逸盟大院。

    尽管是仓促之间,猝不及防的遭受偷袭,但徐大明白,所谓的老族长虚影,乃是有人故弄玄虚。

    两块大石头也是被人操控,而操控之人极有可能就是逸尘。

    现在想起来,在两面族半山庄园外面,徐双和徐小三二人就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徐大还笑话两位弟弟,连个死物都对付不了。

    徐大有些后悔,连垚猋都没能从逸尘手上拿到皇者之器,自己居然异想天开。

    若是不死,今后再也不敢招惹逸尘了。

    实际上,徐大想的有点多,即便侥幸存活,修为境界跌落已是不可避免。

    到时候,哪怕有心和逸尘计较一番,徐大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老族长,醒醒。”

    逸尘现身,没有追赶逃逸的徐家兄弟。

    救人要紧,一股生机之力伴随着循环之气,输入到老族长的体内。

    经过查探,老族长尚有活命之机,但必须立即施救。

    逸尘赶回逸盟大院的时候,正遇上徐大要对徐双下手,便连忙隐去身形。

    以逸尘目前的实力,正面迎战徐大或许难以得手,加上还有徐双这位四级战皇,更是机会渺茫。

    通过对大五行诀的运用,调动巨石实施攻击,趁着徐大慌乱,逸尘又制造了幻影,让徐大觉得老族长阴魂不散。

    这些都不能对徐大构成实质性的威胁,只有让他处于惊恐之中,逸尘才能实施偷袭。

    没能一剑刺杀徐大,逸尘并未感到可惜,至少从现在开始,徐大已经没有能力再干太多坏事了。

    徐双神智错乱,必然会暴露徐大的杀人秘密,两面族成员能不能饶过徐大,逸尘暂时没心思去管。

    “吁……”

    逸尘的及时施救,终于获得了初步成功。

    老族长悠悠醒来,长长的吁出一口气,算是从鬼门关游荡了一圈。

    “别说话。”逸尘制止了老族长,继续输入生机之力。

    短剑刺中要害,常人难逃一死,幸亏老族长遇见了逸尘,那一丝生机之力,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大作用。

    数天之内,逸尘两次出手救下老族长,让老族长在感激之余,心生惭愧。

    一念之差,差点酿成大祸,老族长为自己的滥好人性格,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郝瘸子,让他们住手。”陶书遥手里拎着一人,大声的喝道。

    逸盟大院外面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萧老,炎燕,郝连亘,郝管家,正在激烈战斗的时候,陶书遥并未加入战团。

    而是在虚空中找到了,隐藏在暗处的郝家家主郝瘸子,并成功的将其制住。

    郝瘸子的这条瘸腿,就是陶书遥在几十年前打断的,这次仇人相见,郝瘸子想找回面子,却未能如愿。

    “都给我住手——”

    郝瘸子的性命都在陶书遥的手上,哪里敢违背对方的意思。

    一声令下,逸盟大院外面的战斗宣告结束。

    从郝连亘郝管家,到十数位郝家的超级强者,心不甘情不愿的成了陶书遥和萧老的俘虏。

    “老大,人给你带来了,怎么处置吧。”

    陶书遥封住了郝瘸子的筋脉,把他往地上一扔,大大咧咧的叫道。

    逸尘知道,陶书遥的嘴上向来不靠谱,但做事倒是值得信赖。

    擒贼先擒王,抓住了郝瘸子,立马就解决了战斗。

    “逸尘哥哥,这个郝管家被我废了一只胳膊……”

    炎燕威风凛凛,第一个上来表功。

    被逸尘留在逸盟大院,炎燕一肚子不愿意,要不是萧老看的紧,她早就偷偷跑出去,参与到高家庄的战斗之中了。

    正愁着没事干,就和郝管家动起了手,几番较量下来,炎燕大获全胜。

    郝管家活该倒霉,被炎燕用蚀骨毒泥偷袭,若能当机立断,最多也就是废了右手的手掌而已。

    但是,郝管家心存侥幸,非得等整只右手都出现了恶劣的变化,这才在无奈之下,亲手断了整个右臂,变成了独臂管家。

    “丫头好样的!”逸尘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郝管家虽然只是三级战皇的境界,却经历过无数次残酷的战斗。

    无论是经验还是力气,都要超出炎燕不少,双方的较量基本算是势均力敌。

    不过,炎燕有蚀骨毒泥这个倚仗,硬是将狡猾奸诈的郝管家重创,那条断臂便是明证。

    “这位应该就是逸盟的逸老大了,在下郝……”

    郝瘸子被陶书遥扔了下来,并没有求饶或者逃跑,反而很笃定的和逸尘打招呼。

    “郝瘸子。”陶书遥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不让对方自报家门。

    “郝家主是吧,怎么回事啊?”逸尘眼皮稍稍往上抬了抬,漫不经心的说道。

    早就听说过,陶书遥打断了郝家主一条腿的事情,不用介绍也知道眼前这个垂头丧气的老者,便是千山镇郝家的家主。

    “误会,这都是误会。”郝家主的热脸碰到了逸尘的冷屁股,有些懊恼。

    可形势比人强,郝瘸子的陶书遥的俘虏,能让他说话都算不错了。

    要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痛揍一顿,郝瘸子恐怕也得受着。

    “放屁,你躲在虚空,让一帮属下捣乱,哪里来的误会?”

    不等逸尘说话,陶书遥就撩起一脚,狠狠地踹在郝瘸子的那条好腿上,把后者干趴在地。

    抬起头,见逸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陶书遥连忙说:“那个啥,郝瘸子不听话,我帮你教训他……还是你来吧。”

    陶书遥闪过一旁,留下郝瘸子吭哧吭哧的从地上爬起来。

    “逸老大,郝连亘和郝管家二人,带着一干兄弟,根本就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来逸盟大院惹是生非。

    我怕他们闯祸,特意放下族中事务赶来,正想着喝止他们,就被这个妖……陶书遥抓住了。”

    一脸的谄媚相,郝瘸子想凑到逸尘面前,听见陶书遥一声冷哼,连忙退了两步,为自己辩解道。

    眼前的逸尘,来西元大陆几个月的时间,就能让千山镇的郝家吃亏,郝瘸子心里不服,面子上没敢表现出来。

    “陶书遥,把郝连亘和郝管家两人,每人打断一条腿,要完全断的那种。”

    逸尘看了看郝瘸子,没搭理他,只管对陶书遥吩咐道。

    “逸老大饶命啊!”

    “家主大人救命啊……”

    郝连亘和郝管家一听,立即翻身跪地,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都知道陶书遥是个狠人,家主的郝瘸子称号,就是拜他所赐。

    要是自己也瘸了一条腿,郝家岂不是成了瘸腿的聚集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