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享受家庭温暖

作品:《法武封圣

    一座城有一个月的储备,正常来说是够用的,但涉及一个郡或几个郡就不一样了。

    某城有突发状况,州城可以马上调配,一个月内怎么都能赶到,若是五座城、十座城呢?分散在几个方向?那问题可就大了。

    一座城几十万人口,十座城就是几百万人口,粮食、药物等一旦短缺,死的人可就多了。

    公孙弥、娄孝、韦仕文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出言相劝。

    “大人,马上过新年了,那丁馗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吧,下官觉得等过完年再转移官仓也来得及。”娄孝斟酌了一会才说出口。

    这是他的本职工作,不出面不行啊。

    “万一你错了呢?那叛逆打仗不会挑时间的,新年期间他就动过刀兵。就这么定了,过年前把事情办妥,新年期间好安生一点。”少典曦不管那么多。

    只要南京城还在,他仍是南沼州的主人,所有威胁南京城的隐患都要消除。

    公孙弥不能再躲军营里了,要率军到都平、石埠、定襄、金坪和岩岭五郡,保护押送转移官仓的运输队。

    这五个郡毗邻丁馗占领的地区,随时可能遭受丁馗的袭击,没有官兵护送的队伍都是待宰的羔羊。

    都平郡和石埠郡还好些,在竹山郡的西面,靠近公孙家的卫国郡,出什么问题能指望公孙家出手帮忙,少典曦请公孙弥过来就是看中这点。

    定襄郡距离州城不远,地方军大营的兵马一天之内可以赶到,是五郡中最安全的。

    岩岭郡和金坪郡就比较危险了,被南丘郡和花山郡半包围,丁馗的兵马可以从多处进入,运输队要走大道的话防不胜防。

    公孙弥亲率一军团前往岩岭郡,确保此次官仓转移行动的安全。

    时值十二月中,丁馗下令私军放假一个月,就地解散回家过年。

    “呵呵,南京城害怕你偷袭,竟然下令靠近我们的城市转移官仓物资,您现在给私军放假,那州牧大人情何以堪?”费则来汇报工作。

    “我哪有心思搭理他,明天就会巨羊城,再不回去,公主殿下要上房揭瓦了。对了,你留意我们附近的城市,如果出现意外要及时救援,毕竟都是少典人,我们不能把他们当敌人看待。”

    丁馗要回巨羊城,关键是陪伴肚子日渐增大的少典鸾,她的脾气愈发暴躁,丁馗担心这样会影响腹中胎儿将来的性格。

    控制区的事务有柳豫打理,丁馗可以暂时当个甩手掌柜,回家陪妻儿过年。

    少典鸾没有在家闲着,带着一群女侍卫常在城中走动,搞得丁昆也不安生,时常躲在暗处保护她,有时迫不得已就跟在她身旁,要不叫少典殇跟着,总之不能让她缺少六级战力者的保护。

    “前面那厮站住,快快下马!”少典鸾插着腰站在大街当中,伸手指着一位骑士。

    那位骑士身材高大,剑眉凤眼,面带笑容表情和蔼,座下骏马竟长满虎纹,分明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虎纹奔雷驹。

    骑士跳下马来,三两步蹿到公主身前,女侍卫们和公主身后的丁昆纹丝不动,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在下你老公,参见公主殿下!”骑士作势下跪,少典鸾却不阻拦。

    “喂喂喂,玩够没有?”骑士又站直身体。

    这不是丁馗还有谁?

    他独自赶回巨羊城,没办法,追日跑得太快,过春露河的时候还可以直接跑到河面上,相带随从也跟不上。

    “你参见啊,我没喊免礼呢。”少典鸾高傲地昂起头来。

    周围的民众见怪不怪,谁不认识丁馗夫妇?知道这俩人在耍花枪。

    “小心我回去执行家法。”丁馗过去扶着妻子的肩膀。

    少典鸾一甩肩膀,“不用你扶,我自己不会走啊!有本事你往死里打,否则你没脸当这个家长。”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哟哟哟,谁得罪你啦?你怎么会在这堵我?”丁馗只好扯开话题。

    巨羊城没有城门,他可以从任何地方进城,有多条回家的线路可以选择。

    “切,不知道你的习惯能是你妻子吗?你的那些红粉知己估计更熟悉!”少典鸾还是在丁馗的搀扶下往回走。

    “又吃哪门子飞醋?我都忙得脚后跟不着地了,哪里来的红粉知己?”丁馗心中已有答案。

    “装!你为了谁要跟吕氏商会闹翻啊?”少典鸾压低了声音,这事毕竟不好宣扬。

    “人家欺人太甚,我是被迫反击,你的私房钱里有吕国金币吗?换了吧,换成己国金币也好。”

    丁馗知道汇率要产生变化,他的占领区将卖出大批吕国金币,主要换成本国金币,孟国和己国因贸易增加的关系,也有不少人需要,可以预见吕国金币会贬值。

    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点汇率的变动没多大影响,丁馗虽然开支很大,但账面上的金额不小,汇率稍微波动一下都有几万金币的落差。

    “哼,还用你教吗?我在家里建了个金库,换了几百万本国金币放里面。要不是有人想夺你的心头好,你会把人家关起来吗?还怪人家欺负你。”少典鸾揪着这件事不放。

    “人家说怀孕的时候,妈妈想什么,小孩就会想什么,你这打翻醋坛子,小心把我们的孩子酸坏咯。”丁馗不好跟一个大肚婆置气,只好用孩子来吓唬老婆。

    “那感情好,我天天在想你,儿子以后也会天天想你,多么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少典鸾收敛了些。

    有少典鸾出门接丁馗,其他人都待家里,等候家主回来。

    随着公主入住,领主府的居住环境越来越豪华,现在丁馗洗澡有专门的浴池。

    他懒洋洋地趴在浴池里,任由海梦棘搓背,龙燕时不时进来试试水温,偶尔加点热水。

    “如此生活让人变得懒惰,不符合骑士精神呐。”

    龙燕正好进来听到,笑骂:“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多少人梦想拥有像你一样的生活!你却在这边嫌弃,小心让别人听到了都去投奔朝廷,回过头来对付你。”

    海梦棘则小声地嘟囔一句:“骑士精神是什么?”

    “你看看,怎么当老师的?海妹妹居然不知道骑士精神。”龙燕逮到一个槽点。

    “呃,不说这个,扫兴!小燕,你跑来跑去干嘛?水的事交给菲儿好啦。”丁馗转过身躺在浴池边上。

    “人家进门不到半年,这里有几个人,她抹不开面子,哪好意思进来。”龙燕知道郦菲含羞。

    “切!洗个澡而已,又不干什么。”丁馗腐化了。

    也不想想当初碧雅等宫女侍候他洗澡时的囧样。

    丁馗一家团聚,好不容易没有外人打扰,只有妻女围在身边,让他充分享受了家庭的幸福和温暖。

    晚饭后,他抱着婧婧,带领少典鸾、龙燕和郦菲来到后院禁区,给外公请安。

    “您看上去又年轻了点。”丁馗发现姜统的皱纹减少了,面色红润有光泽。

    “嗯,一会再跟你说。来,让我抱抱姜憬。”

    有低战力的人在场,姜统不便多说,宠溺地抱起半岁大的婧婧。

    “外公的实力深不可测,年轻点怎么啦,只许你长得年轻啊。”少典鸾右手拍拍丁馗,左手下意识地摸摸肚子。

    龙燕和郦菲笑而不语,她俩在姜统面前比较拘谨。

    “呵呵,公主的性子烈,有时候需要释放,也就馗儿能承受得起,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姜统能看出少典鸾不简单。

    “鸾儿不敢,这两位姐姐年纪比我大呢。”少典鸾马上变得乖巧起来。

    “嗯,龙燕是个有福分的人,跟她多亲近不会有错的。”姜统难得开口点评。

    “多谢外公夸奖,燕儿有愧。”龙燕再次跪拜行礼。

    “郦菲乃公良大师的高徒,嫁给丁馗当妾,委屈你了。”姜统不多评价魔法师,但也给足公良固面子。

    “菲儿出身低微,全靠老师提携,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便心满意足了,不委屈。”郦菲学着龙燕行礼。

    “你们不用在意我这个老头子,平时也不用过来请安,我见你们不得不整理形象,折腾多了不好。以后就当我不存在,需要的时候馗儿会带你们过来。”

    姜统说完挥挥手,示意三位美女可以离开。

    “你们先出去,我跟外公说会话。”丁馗接过婧婧,交给龙燕,再坐回姜统跟前。

    等四个女眷离开后,姜统道:“哎,年纪大了,我的这幅躯壳渐渐老化,不得不依靠斗气化物来维持,你以为我想变得年轻吗?那是不得已而为之。”

    “啊!有什么灵宝可以改善您的状况?孙儿马上为您买来。”丁馗大吃一惊。

    姜统摆摆手,道:“呵呵,无妨,这是世界规则,强行用灵宝改变不见得有好处,只要斗气不消散,我的身体不会有问题的。

    正好借这个机会提醒你,那个炼体的功法千万不能放下,它可以延迟身体老化,能让你在成为武神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千锤百炼诀》有用?孙儿可以教您啊!”

    (每日单词 family warm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