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化敌为友之举

作品:《法武封圣

    柳豫对着灯光看手中的纸条,轻笑一声,道:“没有意外的捷报。”

    薛充正好走进门,问:“什么地方的捷报?又是谁立新功?回头我在功劳簿上记一笔。”

    他要求去己国的申请被丁馗拒绝,丁馗训斥他不该与新人争功,其实为了保护他,不想他在己国出意外。

    原来他是护国红军的首领,在少典鸾出任监国后,丁馗管理的军队不止私军了,于是调他去军令部,暂任南沼州督军校尉,相当于南沼州所有武装力量的总督察,负责记功奖赏、核罪判刑等事务,属于长公主小朝廷的军务大臣。

    毕竟身体有残疾,丁馗不希望他过于操劳,安排了这么一个相当于文职的工作,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轻松,虽然不需舞文弄墨但总要提笔写字,也太难为一个骑兵出身的武将了。

    幸好柳豫常在军令部办公,薛充可以常常过门请教,倒也学了不少东西,可以勉强应付工作。

    “72师团的,你看看。”柳豫把纸条递给薛充,“在竹山郡北部边境击败伪南沼州一军团。”如今长公主小朝廷将不属于自己官方机构统统称之为“伪”。

    “哦,华老将军啊,那真是没有意外。就那些城防军泥腿子也敢自称军团?谁给他们的脸啊?”薛充接过纸条,自己搬来一张椅子坐下,读出纸条后半截内容,“阵斩敌军两万余,俘虏一万多,击伤无数,详细战报过两日会送来军令部。”

    “那个公孙弥我听说过,是个有想法的人,只是少典曦能给他的有限,我们不攻下整个南沼州是要观望其他州的态度,顺便表现出我们是爱好和平的,对别国除外。”柳豫示意薛充保存纸条。

    “呵呵,那个州牧是小事情,没有正规军团不可能威胁到我们,不过,”薛充停下来,自己倒了杯水喝,“唔,中望州的麻烦来了。

    新兵大营外面每天都围过来很多人,什么样的都有,不为别的就为一口吃的,只要肯收下他们,让他们干什么都行。这些人根本没有当兵的条件,可是又赶不走。”

    丁馗在屯昌郡建立一个新兵营,统一招收新兵,无论哪支部队想要人都去那边挑选,包括护国红军,因此侧撤销了其它地方的新兵训练营。

    “不能赶走他们,若让他们扩散到别的地方,我们更难以管理,不如集中到一起看管。

    粮食的问题你放心,从己国运回来的第一批物资已到崇西郡,你安排新兵营组织人手运些粮食回去,我给你写条子。

    一定要把灾民稳住,就算我们少吃一口也别让他们饿死。”说完柳豫便拿起笔来写公文。

    “哎,我知道,也通知少典成在新兵营旁搭建棚区,眼看再过一个月冬雪就要下了,露宿野外会死人的。”薛充不懂当官却知民间疾苦,考虑得比柳豫还周到。

    “可惜夫人有身孕,否则让她出面安抚灾民是最好的。”柳豫果然从上层的角度考虑问题。

    他是丁馗的首席幕僚,以朝廷的结构来说就是政务院首席,不能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这就是所谓的顾全大局。

    “要不请龙夫人出面或者是海夫人?”

    在薛充眼里龙燕和海梦棘都那么尊贵,完全可以代表丁家。

    “不行!对外需嫡系或正统出面,夫人身兼监国之位有这个资格,其他妻妾没资格。”

    俗语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两人聊的是正常公事,没有注意避开其他人,柳豫的话就被人听到耳里记在心里。

    丁馗不用操心后方的事情,但面前就有两个麻烦嘻嘻哈哈地走过来。

    “呃,你怎么来了?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他心里挺愉悦,嘴巴上却不是这么说。

    “阮师妹来此为什么一定要通知你?就不许她来找我吗?”郦菲也算是麻烦之一。当然,她和阮星竹分开的话,丁馗肯定不会认为她们是麻烦。

    “对啊!”阮星竹顺着郦菲的话说,“我来找郦师姐的,啊,不!我是来找嫂子的。”

    “哎哟,你的话好酸。”郦菲咯吱身旁的美女。

    “呸!说得好像有人妒忌你似的。”

    两人就在丁馗面前打闹起来。

    “我说,诶!你们倒是听我说啊!”丁馗猛在挥手,可那两人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咳咳咳!”他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给旁边的曾剑一个劲打眼色。

    可怜的巨羊城骑士会长一直被丁馗征召,在自己的老巢待了没几天,如今又被拉来己国当亲兵。

    曾剑总算看懂丁馗的意思,急步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顺便把门带上,自己守在门外。

    “支走曾剑干嘛?你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郦菲停住手,挽着阮星竹的手臂走到丁馗身边。

    女人就是怪,没有外人的时候她们就不会闹。

    “哼哼,看来你们没少做。”阮星竹捉住一个语病。

    “你!”郦菲又蠢蠢欲动。

    “好啦!”丁馗站起来。

    伸手想拉却停在半空,他不知道该先拉谁好,又似乎拉谁都不好!

    唰,四道目光一起射到丁馗脸上。

    “呃,嗯,这里是军事占领区,我是主帅,严肃点。”丁馗说完坐回椅上。

    “某人好像待过你的军帐,那时候严肃不?”

    现在没人,郦菲不用顾忌丁馗的面子。

    婚后她变得开朗多了,慢慢掌握拿捏丁馗的窍门,仿佛重回少年时期。

    “咱们的丁大哥到哪都有美女跟着,我看他什么时候都挺严肃的。”阮星竹无疑在说反话。

    “喂!说正经的,己国北路军马上要进攻玛图城,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动手了,领兵主帅跟我们在南丘郡对阵过,就是那矮胖子。”丁馗有点后悔没在战场上击毙裕棣。

    这招祸水东引大法生效,两位美女的注意力回到战事上。

    “我的族人已到南丘郡,在没跟你商量前我没让他们应征入伍,这次来就是找你商量的,顺便帮阮家立点功。”阮星竹有私心但不能在郦菲面前说出来。

    “哦,那真是正经事,严肃点说。”郦菲不闹了,乖乖地坐到一边去。

    丁馗故意说道:“人我是不缺的,缺的是军事人才,阮家人久居山野,会用兵器吗?”

    “别瞧不起人!阮家有斗气传承,当然我还太小来不及凝聚斗气,懵懵懂懂地跟着你,没人教,后来就被老师带走。

    其实我爹和二叔都是骑士,只是斗气修为在你眼里不算什么,比起普通人却又强不少,不但会用兵器还会骑马作战!”

    阮星竹明知道丁馗是装的,还是忍不住反驳。

    阮家有公爵级别的传承,虽然未必是顶级功法,可在一般人眼里也是了不起的东西。

    “是不是人才可以考核嘛,师妹又没让你开后门。”郦菲帮忙说话。她是四级战力者,算一个军事人才。

    丁馗大咧咧地说:“想走后门也行,她自身就很厉害,一个人足以抵一个军团!我白养几个高级军官没问题。”

    “无耻!”郦菲受不了他这种嘴脸,“你不能先否定阮家人,没让你特殊照顾也没让你故意针对。”

    “好啦,不开玩笑了!”丁馗轻轻拍打桌面,“阮家人可以应招入伍,不过先得向我报备。”

    他有底线,阮家跟丁家有仇,怎么说也得防一手,他可以相信阮星竹但不能全信阮家的人。

    “可以。”阮星竹走过去按住郦菲,“阮家人不会藏头缩尾,所有通过考核的我会给你一份名单。”

    “还有,你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北路军三十万大军压境,我分点军功给你就看你能拿多少。”丁馗堂而皇之地拉壮丁。

    “要点脸行不?想找师妹帮忙就好好说,什么叫分点军功?敌军站在那等你杀么?”郦菲跟丁馗说话没什么顾忌。

    她觉得自己欠阮星竹点什么,阮家被田家祸害过,否则至今还在山里没出来呢。

    “我视敌人若猪狗,可随手屠之。”丁馗扬起下巴,得意洋洋。

    “咯咯咯,我知道馗哥开玩笑的。”阮星竹反倒劝郦菲,“我出力越多知道我的人就越多,对族人以后在军中发展有好处,不白出力。”

    “不行!”郦菲扯住阮星竹的手,“我回去跟公主说说,你立的功全算在阮家头上,以后一定要给阮家封爵,这事他说了不算。”她指指丁馗。

    好呀!丁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郦菲去提封爵的事比别人提好得多,少典鸾不给郦菲面子也得给魔法师阵营的面子,不能故意针对阮星竹的家人。

    “那我得先谢谢你。”阮星竹很感动,毕竟郦菲跟她不算很熟,甚至还有些过节,这样帮她的家人已经非常尽心了。

    “行!那是你跟鸾儿之间的事,我管不着。”丁馗故作大方。

    “还有。”他好像想起点什么。

    “有完没完!人家刚来就提那么多要求,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别管他,我带你去看看住的地方。”郦菲说完拉起阮星竹往外走。

    “真有事,喂!”

    (每日单词rival in love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