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变故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送你。”凌丹姝将丁妈给送了出去,目送着她的背影,一时间感慨良多。

    她自认见多识广,学业更是优秀,可是却没有人教过我们,怎么去面对人生重要关口的考试,尤其是感情问题上。

    没有教过我们遇上这种半路分道扬镳的,我们该怎么办是死缠烂打弄得自己不像自己,还是大踏步的朝前走,山海皆可平。

    有句话婶子说的是对的,才子佳人结婚以后,没有人教过我们,也没有人给我任何练习的机会。

    这门学问似乎比考试考一百分都难。

    唉凌丹姝轻叹一声转身进了家门,关上院门。

    丁妈离开俩丫头直接去了郝银锁的家,看着他们道,“曲老师也在。”

    “听说了,就来看看。”曲老师看见她站起来道。

    “婶子。”盘腿坐在炕上喝姜汤的郝银锁放下手中的碗,立马直起身子道。

    “奶奶”丁启航看见丁妈高兴地叫道。

    “乖,自个玩儿吧”丁妈看着宝贝孙子道。

    “嗯”丁启航乖巧地点点头道,继续玩儿自己的玩具,铁皮绿青蛙。

    “坐坐,咱们坐下说话。”丁妈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看着他们道,“咱们弄错了,雯丫头没有想不开。”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我就说吗都不记得那人了,怎么还会想不开呢”丁爸嘿嘿一笑道。

    “才怪”郝银锁在心里腹诽道明明刚才还说什么傻丫头呢

    “只是这解释太牵强了吧”曲中原轻蹙着眉头道,“很难令人信服的,被鱼给拉下水,真是有点儿玄了吧”

    “不是啊我朝她游过去的时候,好像有黑影一闪而过,还拖着长长的尾巴。”郝银锁微微皱着眉头仔细地回想道,“我当时还想啥玩意呢”

    丁妈一拍手道,“这就合上了,至于其他信不信不管咱的事,对外有个说法而已,堵住他们的口就行。”目光落在丁爸身上道,“启航他爷爷,跟社员们说说,别再乱嚼舌根了,俩孩子在这里无亲无故的,又出了这档子事已经够可怜了,在被人家指指点点的。这做人得厚道点儿。”

    “这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咱能管得住自己,可管不住别人。”丁爸无奈地说道,“再说这事离奇的,人家会以为是借口。”

    “我知道,别当着雯丫头的面说就成,这要求不高吧”丁妈无奈地说道。

    乡下地方不管男女,这聚在一起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被传的十里八村都知道,何况这种劲爆话题。

    又是猫冬之际,尤其女人们聚在一起,可不就喜欢聊人是非。

    “行,我去大队用大喇叭喊喊。”丁爸说着就要下床。

    “启航他爷爷,你是不是嫌事不够大,还用大喇叭喊喊。”丁妈看着他真是不知道他咋想的,真亏他想的出来。

    “我说大队长,你要怎么做,那姑娘这次是真的该跳海了。”曲中原诧异地看着他道。

    丁爸一想也知道自己做法不妥,笑了笑道,“一有事,用大喇叭用习惯了。”挠挠头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上工的时候,说说,谁要是乱嚼舌根,被我知道了,老子扣他工分,怎么样”

    “这可行”郝银锁点点头道,“牵扯到自身利益,都会上心得。”

    aaaaaa

    “谁救了我。”连雯雯喝着姜汤问道。

    “郝”凌丹姝拍拍自己地脑袋道,“真是话到嘴边,反倒忘了叫啥了,郝什么锁”

    “是郝银锁。”连雯雯想起来道,脑子里也有了清晰的印象,长得高高瘦瘦的,眉清目秀,就是人黑了点儿,很少说话,在婶子那里见过几回,给婶子家砍柴、挑水,很勤快的一个人。

    “对就是他郝银锁救了你,当时好多人都以为你救不回来了。只有他没有放弃,不停的给你做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凌丹姝非常感激地说道,“咱们待会儿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应该的。”连雯雯将头埋在碗里闷声道,只有红红的耳朵泄露了她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虽然知道人工呼吸是急救,可就是莫名的

    “咳咳”

    “怎么喝个姜汤,还能呛着自己。”凌丹姝轻拍着她的后背道。

    “我没事。”连雯雯摆摆手,将碗中的姜汤,一饮而尽。

    “裹上棉被,发发汗,好好睡上一觉。”凌丹姝掖了掖被子道,“我去做饭,饭好叫你。希望不要生病。”只是这么冷的天又掉水里,还是看看家里有感冒药没

    凌丹姝翻了翻炕头柜,没有找到药,看来得去婶子那里先借点儿。

    aaaaaa

    有丁爸、丁妈保驾护航,事件平息了下来。

    可是就有人嫌日子过的平静了,就想搞事情。

    “快开门,开门”敲门声响起来。

    “来了,来了。”系着灰扑扑围裙的郝银锁手里还剥着蒜头,穿过院子,打开了院门。

    呼啦一下,涌进来六个男的,为首的穿着军大衣的男人指着他道,“你是郝银锁吧”

    “是啊我就是,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郝银锁上下打量着他们,满脸的疑惑,自己好像不认识他们。

    “来人,把他带走。”

    呼啦涌上来两人将郝银锁一左一右给架着就往外拖。

    “哎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郝银锁伸手拉着他们道,“大白天的你们干什么呢”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为首的一挥手道,“带走。”

    “等等,你们不把话说清楚了,我不会跟你们走的。”郝银锁微微眯起眼睛板起脸来道,“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知青办的,接到知青举报,你对我们知青耍,这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你破坏知青政策,严重地玷污了我们知青的纯洁形象。我们作为知青办的负责人,现在要把你带回去审问。”

    郝银锁闻言都傻眼了,这一连串罪名,真是把他给砸蒙了。

    趁他失神之际,郝银锁被他们给连拉带拽的,拽出了家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