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 救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银锁游过去,扯着人的衣服向上拽,可是人跟坠了个千金铁似的。让他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人给拽上了海面。

    郝银锁胳膊环着她腋下,将她托在海面上,这才看清了落水的是谁,“是她这不会是想不开吧”胡乱猜测着。

    想那么多干什么还是先摆脱现在的困境吧

    拖着这么大一个包袱,游的费劲儿,看看崔为民离着自己还远着呢

    自己离岸上也不近,保命要紧,直接将她身上的军大衣给脱了。

    果然轻省了很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给拖上了沙滩。

    “呼累死了我了。”郝银锁狼狈的趴在沙滩上,粗喘着气,抬眼看着双腿还在海水里泡着的,上半身躺在沙滩上一动也不动的她,“不会有事吧”

    从海底抓起她那一刻起,就没见她动,自己还庆幸来着。

    落水之人如果清醒着,抓着来救他一人,就像抓着救命的稻草,死活的如八爪鱼缠着,那就很危险,说不定危及两个人的生命。

    郝银锁一脸惊恐的爬过去,将侧身她翻过来,平躺着,脸色被冻的发青,手搭在她的鼻翼下,“没气了。”手又搭在她的颈动脉,心里咯噔一声,“娘的老子救人累的虚脱了,这不白救了。”

    在海边的长大的人,多少会溺水后的急救知识。

    郝银锁果断的行动,一手按住其额头向下压,另一手托起其下巴向上抬,下颌与耳垂的连线垂直于地平线,将气道打开。

    然后又解开她身上的外罩与棉袄露出秋衣,做胸外心脏按压,又人工呼吸。

    崔为民从船上下来时,拿着郝银锁的上衣跑过来道,“怎么样”

    正在做胸外按压的郝银锁喘着粗气道,“自己看。”

    “也是,别看咱离的近,可是冬天喘的厚一落水,瞬间就淹没了。”崔为民将手里的棉袄给郝银锁披在身上。

    “别管我了,赶紧回村里叫医生。”郝银锁催促道。

    “哦”崔为民忙不迭地应道,连滚带爬的嚷嚷道,“救命啊有人坠海了。”

    “这混小子,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嚷嚷还不满世界的知道了。”郝银锁无语地摇摇头道。

    继续胸外按压,人工呼吸,而村里的社员们听见后,纷纷的跑的到海边。

    都担心说自己家的孩子调皮落水了。

    没想到看到的确实连雯雯坠海,就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

    “真是可怜”

    “何必呢人家都结婚了。”

    “死了,不正好称了人家的心,真是不值。”

    “就是说不得人家正高兴呢”

    “变了心得男人,这么做,只会觉得自己更傻,更难堪。”

    “人家也不会记得你,真是亲者痛、仇者快。”

    “回不来,终究回不来了,真是个傻丫头。”

    “还是过不了那道坎儿啊”

    “吵死人了,能不能安静点儿”丁爸凌厉地视线扫了一圈的人,不说想办法救人,就会站在一边说风凉话。

    众人彼此看看,知情识趣的闭嘴。

    “让让,大夫来了。”崔为民高声喊道。

    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立马分开,给大夫让路。

    赤脚医生跪坐在沙滩上,看着郝银锁救人手法标准,执起手腕,没有脉搏。

    “银锁”赤脚医生朝郝银锁微微摇头道,算算时间,估计救不回来了。

    “我在试试,没理由的,我看着她落水,第一时间跳下去救她的。”郝银锁边说,手上按压的动作不停。

    凌丹姝扒开人群,看着无声无息的躺在沙滩上的连雯雯,心跳都骤停了。

    扑了过去,撕心裂肺的叫道,“雯雯。”双眸无神的摇摇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醒来,醒来。”

    “哇哇”大哭起来。

    真是看的人心酸的落泪,只有郝银锁在不断的做着努力。

    丁爸看着依然坚持的郝银锁,浑身不知道是冻的发抖,还是累的浑身轻颤,“银锁够了。”

    “大队长,我在试最后一次。”做完人工呼吸的郝银锁抬眼看着丁爸道,继续做胸按压。

    时间一分一秒滑过,却依然没有起色,只有凌丹姝撕心裂肺的哭声。

    “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山杏拍着失魂落魄的凌丹姝的肩膀道。

    “咳咳”突然大量的水伴随着咳嗽声从连雯雯嘴里涌出。

    “咳咳”

    “活了,活了。”

    “太棒了。”

    社员们高兴地说道。

    凌丹姝激动地扑在连雯雯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呜呜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眼泪不值钱又落了下来。

    “呼”郝银锁浑身的力气如抽走一般的瘫坐在沙滩上,脸上是开心的笑容,目光落在赤脚医生身上,声音沙哑地问道,“怎么样”

    “脉搏有了。”赤脚医生朝郝银锁竖起大拇指道,“还好你坚持,不然的话,人可能真的没有。”

    “别哭了,赶紧把人给带回家里,别人救了回来,又给冻感冒了。”赤脚医生提醒她道,“熬点姜汤给她。”

    “哦哦”在社员的帮助下,凌丹姝将连雯雯给背回了家。

    而随着主角的离开,社员们呼啦一下都散了。

    丁爸看着孤零零的郝银锁道,“银锁赶紧穿衣服。”

    “哦”郝银锁弯腰捡起来自己的棉袄穿上。

    “你自己可以吧”丁爸看着系扣子他问道。

    “可以,可以,您去看看她们吧”郝银锁忙不迭地点头道。

    “别忘了,熬姜汤驱寒。”丁爸叮嘱道。

    “知道了。”郝银锁点点头,目送丁爸离开后,“为裤子呢”缩着脖子,裹着身上的棉袄,佝偻着身子,跺着脚。

    “啊在船上。”颠颠儿的赶紧跑到码头,从船上穿上自己的棉裤,独自回了家。

    丁爸和曲中原去看了郝银锁,看着那小子正在熬姜汤,知道照顾自己,放下心来。

    “事情怎么回事”丁爸坐在炕沿上问道。

    “嗯”郝银锁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也判断不出来,是想不开,还是意外了。”丁爸琢磨着说道。

    “等她醒了就知道了。”曲中原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