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落水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妈非常理解地拍着凌丹姝的肩膀道,“现在我们要过好自己的日子,自己的人生。”

    “嗯”凌丹姝感激地看着她道,“谢谢你婶子。”

    “谢什么,一定会否极泰来的,而且以你的本事不会永远待在这小渔村的。只要过的比他好,就结结实实的打了他的脸了。”丁妈眼神柔和继续说道,“不要让恨消耗自己的精神。”

    “道理我都懂”凌丹姝点点头道。

    “那就别钻牛角尖。”丁妈宽慰她道,“好了,我进去了,出来时间太长,雯丫头会起疑心的。”

    “那您赶紧进去吧”凌丹姝赶紧说道。

    丁妈在这里一直陪着她们到了做晚饭的时候,才拉着丁启航离开。

    丁启航和连雯雯玩儿的很开心,看着她笑的跟个孩子似的,凌丹姝偷偷的松口气。

    能像她这般忘记也好,起码不痛苦,心里对放走那个混蛋也没那么的怨念了。

    aaaaaa

    邵勋的动作很快,离开连雯雯没有回男知青点儿。

    虽然在凌丹姝面前说的理直气壮,可他不傻,回男知青点儿等着被嘲笑吗

    他直接去了县里,直接找杨柳商量结婚的事情,其实早先已经见过家长了,所以跳出农门的一切事宜办的很快。

    最主要的是女大不中留,三天后,邵勋带着全套的手续来大队盖章。

    本以为会有诸多刁难,准备好的说辞,甚至以势压人都想好了。

    结果没有用上,丁爸非常爽利的盖章扣戳,放他离开。

    邵勋拿着手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丁爸望着他的背影,微微摇头冷哼一声道,“年轻人啊祝你前程似锦。”

    杨柳在马路牙子上,走来走去,看见他骑着车子走来,立马迎上去道,“怎么样办好了吗”

    “办好了”邵勋开心地说道,从身上的军绿色的帆布包里拿出手续递给她道,“给你看,都扣好章了。”

    杨柳比他还激动地一页一页的翻看,看着红红的公章开心的笑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邵勋看着她认真地说道,“真的很顺利,他们没有为难我们。”随即讪笑道,“为难我干什么她跟大队长无亲无故的,犯的着我她得罪人吗趋利避害人之天性。”冷哼一声道,“再说了我手续齐全,他们有什么理由扣住我呢”

    “嗯嗯你说的都对。”杨柳一脸崇拜地看着他道,眼神游移地看着他,轻咬着嘴唇,“嗯”

    “你想说什么”邵勋心情超好地看着她道。

    “我想说她会不会来破坏我们的婚事。”杨柳担心地说道,毕竟能说出那些话的人,可不是乡下无知的村妞儿。

    “她有些神智不清,好像不认识我了。”邵勋轻蹙着眉头说道。

    “啊”杨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他,这事真的假的。

    “是真的,她确实不认识我了。”邵勋心里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欣喜,总之五味陈杂。

    杨柳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狂喜,不记得他真是太好了。

    可是这也太巧合了吧巧合的令人质疑。

    不管真假反正她安排人盯着呢自己的父亲是知青办主任,掌管着全县的知青。

    稍微透露点儿消息,跑腿的人多的是。

    杨柳低垂在眼睑,漆黑的如墨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斩草要除根,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自己的幸福。

    抬起眼来看着他道,“既然手续办的顺利,走走,咱们去办下半场。”

    “嗯”邵勋点点头,载着她去办手续。

    手续办完后,他直接进了县文教局的办事员,然后又和杨柳很快结婚。

    尘埃落定后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进入了最冷的季节,杏花坡也宁静的很,经过几年的折腾大家都有些疲惫了。

    能猫冬的就在家猫冬,男人们在海水没有冰封前,趁着天气清好,总要去海上例行公事一圈。

    这天气可真是冷啊冷风如刀子一般刮在脸上,生疼。

    郝银锁划着船朝岸边驶去,穿上坐着好友,裹的跟个熊似的,其实自己也差不离儿。

    “银锁哥,快点儿。”他催促道。

    “我说小崔,我这是双手,不是马达。”郝银锁看着他摇头失笑道。

    “可是这鬼天气干冷、干冷的,明明是阳光灿烂。”崔为民指着头顶的大太阳道,轻哼一声道,“天天这么折腾咱何时是个头儿啊”

    “慎言,你怎么能管这叫折腾。”郝银锁提醒他道。

    “这不是就咱俩吗其他人都回去了,咱俩成了落后分子了,又在茫茫海上,谁听得过去。”崔为民嘿嘿一笑道。

    “以后这话可别说,到哪儿种场合都不能说,不然说惯了,万一从嘴里秃噜出来,那就是灭顶之灾。”郝银锁警告地看着他道。

    “知道了,知道了。”崔为民受教地点点头道,抬眼张望道,“快到岸了。”

    “银锁哥,银锁哥,你看哪儿栈桥上是个人吗”崔为民指着山上穿军大衣的人道,磕磕巴巴地说道,“他他干什么呢”

    “不知道。”郝银锁看着远处人形,裹的跟个球似的,也分不清男女。

    两人集中精神看着她的时候,就看见人当中他们的面落水了,“噗通”一声。

    “啊他掉海里去了。”崔为民激动地说道。

    郝银锁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将身上的衣服帽子都脱了,只剩下一身秋衣、秋裤。

    “噗通”一下子跳进了水里。

    崔为民给吓的站起来,浑身打着冷颤,“银锁哥,这得多冷啊”

    郝银锁入水那一刹那,真冷啊牙齿忍不住打架,真是冷入骨髓,幸好自己在海边长大,为了口吃的,刀山火海都下得,何况是这冰冷的海水了。

    也多亏了刚才一直是他在划船,就当做了热身运动。

    直接闭气潜泳了一会儿,露出头来,回头看着站在船上傻乎乎的崔为民道,“傻站着干什么划船啊”

    “哦哦划船。”崔为民立马坐下去,拿起双桨追着他划过去。

    郝银锁奋力地朝落水之人游了过去。

    冬季里穿的厚实,一遇水,沉的让人直往海里下坠。

    而坠海之人挣扎着很快就被淹没了头顶。

    郝银锁水性好,很快游到坠海的地方,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找到了继续下沉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