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山海皆可平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启航最爱吃面条,现在能自己饭了,吃的香着呢一次吃饱了,一下午都不用吃零食的。

    三餐被二老养的准时准点的,更是养的白白胖胖的,可爱的紧。

    冬日里黑的早,所以丁爸放下碗筷就要去上工。

    “启航他爷爷,告诉那俩丫头,就别上工了,就好好歇歇。”丁妈收拾着碗筷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上工挺好的,有事做才不会胡思乱想。”丁爸下炕穿着鞋道。

    “发生这样的事,我怕人村里即便都是好心,同情心,可对雯丫头来说,都是伤害。一次次的揭人家的伤疤。”丁妈看着他说道,“就安静一点儿,不听、不看,让她淡下去最好。”

    “行,我去大队,让山杏跟他们说去。”丁爸闻言若有所思地说道,“让她们俩选择吧其实到最后还得走出来,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的。”

    “那也得做好心理建设。”丁妈看着他感同身受道,“咱们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当时你心里啥滋味儿,明知道他们是好心,没有恶意,可你心里还的受着。”

    “知道了,我走了。”丁爸从炕头拿上帽子戴上道,“下午去找丹丫头,那混蛋那事那个章程出来。”

    “爷爷,再见。”坐在炕上的丁启航摆摆肉呼呼的小手道。

    “再见。”丁爸看着他满脸笑容地摆摆手道,“启航要在家乖乖地听奶奶的话。”

    “嗯”丁启航点头如小鸡叨米似的乖巧的很。

    丁妈将丁爸送出了家门,将碗筷洗洗,锅台擦擦。

    时间差不多了,哄着丁启航睡觉,干点儿家务事,等丁启航午睡醒来后,拿上针线笸箩筐就出了家门。

    拉着丁启航去了两个丫头的家,敲敲门,“来了,来了。”

    丁妈听着凌丹姝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在家。”

    凌丹姝吱呀一声将门打开,“婶子,快请进。”

    “姐姐好。”丁启航仰着胖乎乎纯真的笑脸看着她道。

    “我们启航真乖,来跟姐姐进去。”凌丹姝看着他,脸上自然流露出笑容。

    “我来关门,你跟启航先进去好了。”丁妈看着他们俩说道。

    凌丹姝拉着丁启航进屋,丁妈插上街门,随后就跟了进去。

    连雯雯坐直身体,指着炕道,“婶子,坐。”

    “这屋里的炕烧的挺热乎的。”丁妈将针线筐放在炕桌上,欠身坐在了炕沿上。

    “这么冷的天我们不想委屈自己。”凌丹姝将启航的鞋子给脱了,抱到了炕上。

    丁启航扑到连雯雯身边开心地叫道,“雯姐姐。”

    丁妈拿出一个小瓷瓶道,“这些护手用最好了,我看你们手都冻皴了。”

    “婶子,我们有只是懒得抹。”凌丹姝婉拒道,将瓷瓶推了回去。

    “市面上买的,哪有我闺女自己做的好。”丁妈推过去道,“婶子给你们的就拿着,第一次在这里过冬,还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好好保养,受罪的可是自己。”

    “香香”丁启航看见熟悉的瓶子,抬起手伸到连雯雯眼前道。

    连雯雯故意夸张的闻闻道,“嗯真香。”

    “嘻嘻哈哈”一大一小笑做一团。

    丁妈朝凌丹姝使使眼色,然后道,“你们帮婶子看着启航,我上厕所去。”

    “好的。”连雯雯笑着点头道。

    不一会儿,凌丹姝也捂着肚子道,“不行了,我也去厕所,雯雯你看着启航。”

    “嗯去吧”连雯雯心里直摇头,丹姝你这动作能在明显点儿好不。

    算了,她们有话要避着自己随她们吧用脚趾头想,也是因为自己。

    aaaaaa

    凌丹姝追了出去,在后院看到丁妈道,“婶子想说什么山杏姐已经告诉我们了,雯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还是淡出人们的视线好。”

    “这个你们决定就好。”丁妈点点头道,“我现在要说的是,你要有心里准备,你冷静的考虑一下。”

    “婶子您说。”凌丹姝严肃地说道。

    “那人肯定要离开杏花坡,到时候我们放人不”丁妈开门见山地说道。

    “不放,他就是结婚我也要死死的压着他。那个卑鄙小人,想跳出农门,没那么容易。”凌丹姝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都说过你要冷静点儿,考虑清楚了。”丁妈抿了抿唇道,“别义气用事,你即使把他的档案关系困在这里,女方家有权有势养着他,完全可以不回杏花坡。”

    “那就让他一个大男人吃软饭,小白脸,我看他男人的自尊往哪儿放。”凌丹姝眼底凝结成冰道,“根据上级政策,让大队长强制性的将他扣在这里。”

    丁妈无奈地看着她道,“天天在我们眼前晃荡着你不恶心吗而且你就不怕雯雯看着他万一恢复了记忆,痛苦、难过怎么办”

    凌丹姝闻言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因为有要顾及的人,所以不可能随心所欲。

    “气死我了。”凌丹姝气直跺脚,“我恨不得载了那个兔崽子。”长长叹了一声道,“我不甘心啊”

    “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沟壑难填,心中的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女方能好过了,他能甩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丁妈感慨道,“生活不是想象着过的。”冷静地又道,“记着丫头,这日子是过出来的,不是通过某种方式来改变的,更不要把人生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那是最可悲的。稍有不测,到头来是一无所有,连回头路机会都很渺茫,而前面只有万丈深渊。”

    “可我不甘心啊凭什么他活的舒舒服服,自自在在的。”凌丹姝痛苦地说道。

    “我知道你难受,可是在难受也得受着。”丁妈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意难平,可我们朝前走就没有什么难平的,山海皆可平。”

    凌丹姝攥着拳头,那混蛋给我等着,等雯雯平安无事了,天不收他,我也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的生活过的精彩纷呈,有滋有味儿。

    凌丹姝闭了闭眼,浑身轻颤,非常不甘心地说道,“放他走。”艰难的吐出三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