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劝

作品:《六零俏军媳

    说好了午饭铁锅炖鱼的,所以凌丹姝忙活了起来。

    俩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丁妈帮着她一起收拾食材,炖进了铁锅里。

    丁妈坐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看着眼泪吧嗒吧嗒直流的凌丹姝,轻叹一声继续劝道,“时间长了,在回头看看,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拿着烧火捅捅灶膛道,“丹丫头,你可得稳住啊雯丫头成这样了,你在意志消沉的话,这日子可咋过啊看开点儿。”

    “嗯”凌丹姝鼻音浓重地点点头道。

    “心里过了这道坎,其实想想也没啥的。”丁妈看着被火映的脸红彤彤的她道,“你们啊总是把情呀得看的比天还高。”提高声音道,“你们都看过才子佳人的戏曲、话本吧”

    “嗯”凌丹姝点点头道。

    “那为什么总是大团圆结局后,就不写婚后生活了。”丁妈目光柔和地看着她道。

    “不就是甜甜蜜蜜的生活在一起了。”凌丹姝单纯地说道。

    “呵呵”丁妈看着她说道,“傻丫头,这日子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啊处对象的时候,花前月下,想着都好。可婚后就不一样,你会发现你曾经喜欢的一个人也是凡人一个,会打嗝、放屁、抠脚丫子。”

    “噗嗤”凌丹姝忍不住笑道。

    “生活就是这样哪有一帆风顺的人生。凡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这就是人类磨练的一生。”丁妈看着她柔柔地说道,“情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没必要要死要活的,早知道比晚知道好。”特意地看着凌丹姝朝屋里努努嘴。

    丁妈是怕现在的孩子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

    这知青要是出啥问题,大队可是担着责任呢

    凌丹姝闻言听懂了丁妈的话中音,她得看着连雯雯不能让她做傻事。

    连雯雯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中的泪顺着太阳穴流了下来。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爷爷的死跟凌家有没有关系她清楚的知道。她答应过爷爷,哪怕前方日子在艰难,像牲口一样,也要坚强的活着。

    她懊恼的是居然把爷爷给忘了,这一次再也不会了。然而更加恨自己眼瞎,一片真心错付了人。

    没想到人性如此的丑恶,居然说出如此诛心的话。

    然而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形势对她们很不利,她今天太冲动了,不该说那些义气之言,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她不能小看了人性的恶,真是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即便凌家势大,可远水解不了近渴。且县官不如现管,知青办可是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的。

    所以现在装疯是唯一的路,降低他们的戒心。

    唉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曾经的一切在前程的面前就那么不堪一击。

    丁妈劝了劝凌丹姝,见她情绪稳定了,才离开。

    凌丹姝送走了丁妈转身进了卧室,看看着鱼炖开了,拿了玉米面贴饼子,两个人饭菜好做,很快就好了。

    “雯雯,饭做好了,我们吃饭吧”凌丹姝将鱼端了进去道。

    “好啊好啊”连雯雯一咕噜爬起来,拍着手说道。

    凌丹姝将饭菜端了进来,馒头筐里放着玉米饼子。

    “嗯闻着好香。”连雯雯吸吸鼻子开心地说道,抬眼笑眯眯地看着她道,“我吃饭了。”

    凌丹姝压下眼中的酸涩,“快吃吧”低垂着头,眼泪正巧落在了碗里,溅起了水花。

    连雯雯只能故作无知,埋头吃饭,大声地说,“好吃、好吃。”

    凌丹姝见她吃光光了就问道,“雯雯,知道我是谁吗”

    “丹姝,你真逗,问这么简单的问题。”连雯雯哈哈一笑道。

    “那能说说我家有什么人吗”凌丹姝轻声诱哄着她道。

    连雯雯掰着手指数凌家的家庭人口。

    “那还记得邵勋吗”凌丹姝紧张地盯着她说道。

    “他是谁”连雯雯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凌丹姝提在嗓子眼儿的那口气放了下来,不记得好,不记得就不会痛苦了。

    “那你还记得爷”凌丹姝突然住口,转移话题道,“吃完了,我洗碗筷去。”

    端起空碗筷快速地离开,她到现在都无法静下心来,甚至他的话影响了她,让她对自己的爷爷产生了怀疑。

    她不知道现在该相信谁只能先照顾好雯雯,先稳住了,才能想办法。

    “对不起,现在不能告诉你真相。”连雯雯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aaaaaa

    丁爸看着黑着脸进门的丁妈,心里咯噔一声,“怎么了,事情很糟糕”

    “男人都不是东西。”丁妈一欠身坐在了炕上道。

    “你这打击面太广了。”丁爸看着她催促道,“快说,俩丫头那边情况如何”

    丁妈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说,重重的叹口气。

    “这样也好,起码痛苦少点儿。”丁爸听完唏嘘道,接着叮嘱道,“你这些日子多去照看着她们点儿,别出什么事,告诉丹丫头,雯丫头身边不能离人。”

    “嗯这还用你说。”丁妈重重地点头道,突然想起来道,“这事既然已经捅开了,那混蛋肯定没脸在这儿住了,他如果要走的话,你会压着他不让走吗”

    “我压的住吗”丁爸自嘲一笑道,“人家走的是上层路线,拔根汗毛都能压死我。”随即又道,“留他在这里干嘛还不够碍眼的。”想起来又道,“对了,这事你跟丹丫头说说,听听她的意思”

    “老头子,你这是推卸责任啊”丁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总不能他们神仙打架,我这小鬼躲都来不及,还上赶着往前凑。我那不是勇敢,是傻帽知道吗”丁爸没好气地说道。

    “你有理。”丁妈叹声道,“只是可怜了那俩丫头,看着雯丫头,我就想起咱家杏儿。”

    提及女儿丁爸眼神分外柔和道,“还提那糟心事干什么杏儿现在很幸福。”

    “奶奶,饿了。”坐在炕上玩积木的丁启航奶声奶气地说道。

    “快去,快去,给我的乖孙做饭。”丁爸催促道。

    “好好,做饭。”丁妈目光落在丁启航地小脑袋上,“咱们吃面条好吗”

    “好”丁启航重重地点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