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诛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别为你的自私自利,毫无担当涂脂抹粉。”凌丹姝看着他,就感觉恶心的想吐,“从未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我不要脸,你们凌家才最最不要脸,连爷爷怎么死的,还不是替你们凌家死的。你们心安理得的继续享受着的高官厚禄,是连爷爷拿生命换的,你们才是用连爷爷的血染红自己的官帽子。”邵勋双眸阴鸷地看着她,恶意满满地说道,“我现在都怀疑,你本可以不用下乡,却非要来,是带着目的来的,就是监视雯雯,怕她恢复记忆,对凌家不利。”冷哼一声道,“谁才是不要脸,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只是做了人之常情而已。比起你们凌家所做的,真是小巫见大巫。不要告诉我你爷爷是个好人,身在体制内,别告诉我清清白白的,什么样的黑手段没见过,乌鸦别笑猪黑,在生死关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你胡说,我爷爷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凌丹姝双眸通红朝着他吼道。

    “哈”邵勋嘲讽地看着她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爷爷和连爷爷同时接受隔离调查,为什么你爷爷平安无事回来,连爷爷却没了。他们俩共事多年,有问题的话,也应该是一起。只有傻子才看不出里面的猫腻。哦”轻蔑地看着她道,“只有故意装傻的人才看不出吧”

    如此一波接一波的激烈的言辞砸蒙了凌丹姝,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喃喃自语道,“不是的,爷爷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

    “不是”邵勋微微摇头,努着嘴道,“自己骗自己而已,可好玩儿。”一步步地靠近她,凌丹姝则一步步朝后退,“事实摆着呢稍微想象就知道了,谁拿到了好处,谁家破人亡。”

    砰的一声,凌丹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撑在地上,脸色煞白地看着邵勋,狼狈地说道,“不是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不是”

    邵勋嘴角划过一抹得意地微笑,这么不经打,啧啧这些年来的积聚在胸中的恶气终于出了,没有什么比打击她心目犹如神祇般的爷爷更有用了。

    果然是攻心为上。

    “是你杀了我爷爷,我要杀了你。”连雯雯赤着脚,拿着跳水的扁担冲了过来,抡起扁担砸向了邵勋。

    幸好连雯雯先喊出了声,让邵勋有了防备,轻松地躲了过去,回头看着披头散发的连雯雯,“雯雯你干什么我是邵勋啊”

    “我要杀了你”连雯雯手中的扁担继续抡起来,“你杀了我爷爷”

    “雯雯你清醒点儿,我是邵勋。”回答他的是砸过来的扁担。

    邵勋看着不认识自己,嘴里念叨个不停,如中邪似的连雯雯,意识到了只怕是疯了。

    邵勋身手说的上灵巧,然而疯子不可理喻,更何况拼尽全力的连雯雯。

    所以邵勋结结实实的挨了两扁担,可真是疼啊没砸骨折算他运气好。

    跟疯子讲不清的理儿,邵勋躲避着她抡过来的扁担,向门口跑去,就这么被连雯雯狼狈的打跑了。

    哐当一下,连雯雯手里的扁担掉落在了地上。

    光着脚走到凌丹姝身边坐在地上抱着她温柔地说道,“乖,丹姝乖,我把坏人打跑了。”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丹姝我很能干吧”一副乖巧地求表扬的架势。

    凌丹姝双臂紧紧的抱着她哇哇大哭了起来,“雯雯,他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乖,不哭,不哭”连雯雯笨拙的擦擦她的眼睛道。

    “呜呜”凌丹姝哭的更加痛了,她现在的认知受到了严重的冲击,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加上雯雯的样子,质朴的如孩子一般,那纯真的眼神。

    他们俩说话这么大的声音,房间的隔音又不好,她不能听不到的。

    现在这样,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任凌丹姝在聪明,在坚强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受家里里人保护很好的孩子。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心里提防给冲垮了。

    丁爸出海回来,听见社员的议论,回了家看着丁启航,把丁妈给派来看两个丫头了,哭的稀里哗啦的,“你们俩在干什么怎么都在地上坐着,不嫌脏啊快起来,快起来。”

    女孩子的事情丁爸不方便出面,瓜田李下,要避嫌嘛所以丁妈就来了。

    “啊”连雯雯被丁妈的声音给吓得躲到了凌丹姝身后。

    “雯雯那丫头咋了,不认识我了。”丁妈摸摸自己的脸调侃道,“我没那么面目可憎吧”

    “哎呀雯雯你咋光着脚,多冷啊快进去,快进去。”丁妈看着赤脚的连雯雯立马说道。

    凌丹姝闻言立马抓着连雯雯起身,用门头上挂着的扫帚,扫扫身上的土,然后拉着她进了屋,坐在八仙桌旁边的长凳上。

    “丹姝快弄点儿热水让雯雯洗洗脚,穿上鞋,这已经入冬了别冻着了。”丁妈提醒她道。

    凌丹姝闻言赶紧拿着洗脸盆倒热水,兑入些凉水,放在连雯雯的脚边,然后蹲下来给她洗脚。

    连雯雯笑得跟个孩子似的,“嘻嘻好暖和。”

    凌丹姝给她洗洗脚,拿着擦脚布将脚擦干,又拿来鞋,蹲在地上给她穿上了。

    “丹姝,我肚子饿了。”连雯雯摸摸自己的肚子道。

    “我给你做饭,你先上炕去,炕上暖和。”凌丹姝扶着她进了卧室,脱了外罩将她安置在炕上。

    连雯雯抓着她道,“丹姝我要吃铁锅炖鱼。”

    “好好好,铁锅炖鱼。”凌丹姝诱哄着她道,“乖乖睡觉,醒来鱼就好了。”

    “嗯”连雯雯乖巧地点头道。

    凌丹姝出了卧室,丁妈走上前看着她就问道,“怎么回事”声线压的低低的就问道。

    “我也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凌丹姝将事情小声地说了一遍。

    “这样子也好,忘记了就不会有痛苦。”丁妈神色平静地说道,“幸好没有嫁给人面兽心的家伙,不然这辈子就完了。”拍拍她的肩膀道,“丹姝,也别难过,凡是往好里想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