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倒打一耙

作品:《六零俏军媳

    凌丹姝背着连雯雯朝家里走,山杏不放心,跟在身边扶着连雯雯,生怕她掉下来,也能搭把手。

    凌丹姝将她背回了家,放在了炕上,轻轻拍着她的脸颊,却怎么叫都叫不醒连雯雯。

    山杏见状干脆地说道,“我去找赤脚医生。”蹬蹬向外跑去。

    眨眼间的功夫就将赤脚医生给带来了。

    “医生,快看看她为什么怎么叫都不醒。”凌丹姝着急地说道。

    “别慌,别慌,让我看看。”他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说叔,您快点儿中不中,您这个样,费得把人给急死不可。”急脾气地山杏催促道。

    “你快点儿。”凌丹姝耐着性子说道。

    “慌什么”他把把脉,然后拿出针灸的针,给连雯雯人中扎了一下。

    “嘤咛”一声,连雯雯醒了过来。

    “醒了,醒了。”山杏高兴地说道,夸赞道,“叔,您还真有两下子。”

    “没有两下子,怎么当赤脚医生啊”他自得地说道。

    “你先别笑了,怎么我叫雯雯没有反应啊”凌丹姝着急地快哭了,手在连雯雯眼前晃了晃,“你看这眼珠子都不转了,这是怎么了吗”

    “我看看。”他靠近连雯雯仔细检查了一下道,“她这是受了刺激,关闭心门,得了失心疯了。”

    “那要怎么办”凌丹姝紧张地问道。

    “这心病还须心药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他无奈地说道。

    “你是医生,你怎么不知道怎么治,你还当医生干什么”凌丹姝气的口不择言地说道。

    “我念在你年龄小,又因为关心则乱,所以我不跟你计较。”他好脾气地说道,“向她这样,你就是到了那个医院都没用,甚至到京城也一样。”话落看向山杏道,“走了,人已经醒来了,就没有咱们的事情了。”

    他和山杏就这么走了,留下了她们俩。

    无论凌丹姝怎么叫连雯雯都没有任何反应,双眸暗淡无神,没有一点儿神采。

    “雯雯,没有了他,你还有我们啊没必要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吧”凌丹姝在炕前来回的踱着步,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一点儿都不像你,当年那个鲜衣怒马少女哪儿去了我们不为那个混蛋男人伤心好不好。”她跪在炕前紧紧地抓着她冰凉的手道,“求求你给个反应好不好,你这样吓着我了,我怎么给家里人交代。”双眸含着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可惜任凌丹姝说破了嘴皮子,连雯雯没有给她任何的反应,一个眼神都没有,双眼呆滞的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气的凌丹姝有气没地儿撒,恨不得将邵勋给大卸八块。

    “雯雯,我们平和的谈一谈。”邵勋站在院子里喊道。

    “平和”凌丹姝腾的一下站起来,抬起手背粗鲁的抹了抹脸上的泪,“他还有脸说平和,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杀气腾腾的冲了出去,双眸猩红的瞪着邵勋怒骂道,“你个混蛋,你还敢来。”

    邵勋轻皱了下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我来找雯雯的。”

    潜台词那就是我跟你说不着,别在这里碍眼。

    “你还有脸提雯雯,你明知道她不能受刺激,狗男女还敢刺激雯雯。”凌丹姝怒指着大门道,“你给我滚。”

    邵勋闻言担心地问道,“雯雯怎么了”眼底还留着一丝挣扎与懊悔,“她出什么事了快告诉我。”

    毕竟多年的情谊,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割舍的。

    “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雯雯就不劳你费心。”凌丹姝讥诮地看着她道,“现在来找雯雯干什么来解释有必要吗”挑眉看着他道,“还是来求原谅哈”冷嘲热讽道,“我只是庆幸雯雯没有嫁给你,在嫁你之前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如果婚后的话,那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带着恶意揣测道,“还是来算账,我家雯雯打了你的宝贝疙瘩。”轻蔑地看着他道,“就凭你能过我这一关吗”火大的又道,“赶紧有多远滚多远,我们再也不想看到你。”眼底凝结成冰道,“我就看看你成为城里人后这日子会过的有多么的好”嘴角划过诡异的弧度,真是懒得跟他费口舌。

    想将他摁死在泥里,容易的很

    邵勋不怕连雯雯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对他形不成任何的威胁,他怕的始终只有凌丹姝一个。

    她背后的势力碾死他入碾死一只蚂蚁般的简单。

    “凌丹姝你知道吗”邵勋黑眸轻转冷静地看着她道。

    “你想说什么”凌丹姝看着他微微眯起眼睛道,“有话就说,没有的话就给我滚。”

    “雯雯之所以变的这么惨都是因为你的自以为是,愚不可及。”邵勋嗤笑一声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你完有能力带着她和我跳出农门,可你没有这么做。你眼睁睁的看着她从娇嫩的鲜花变成乡下的狗尾巴草。”邵勋冷嘲热讽地看着她道,“你不是一直在担心我们俩吹了,不正好称你的心,如你的意了。”眼神游移了一下,握紧拳头道,“你有什么权利指责我,是你的自私自利,毁了我和雯雯的未来。”大声地斥责道,“雯雯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别把自己摆的那么高贵。”

    “呵呵”凌丹姝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的笑话,怨我”她指指自己,随即眼神冷冽地看着他道,“我自私,我妨碍了你和她的幸福,我应该成你们,我应该以权谋私,助你们跳出农门。”她摊开双手道,“我的手没有磨成茧子,粗糙的跟砂纸一样,我难道没在乡下,没有面朝黄土背朝天。”

    “所以才说你傻手中的权利不知道为自己争取。”邵勋不满地看着她道,“你们的脑袋都坏掉了。”

    “这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凌丹姝微微摇头,“如果这么昧着良心这么说,可以减少谴责,你随意。”嘲讽地看着他道,“明明是自己意志不坚定,偏要赖在别人的身上,邵勋你能,我服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