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胖揍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真是晓之以理,晓之以情,不答应分手,简直就成了千古罪人,且罪无可恕。

    “不说话就知情识趣点儿,离开邵勋。”杨柳轻蔑地看着连雯雯道,“喜欢他,就是要让他幸福不是吗你现在能给他什么除了拖累还是拖累。”

    连雯雯让自己冷静下来,抬眼看着她道,“你有什么不同”

    “我当然不同了,我可以让他跳出农门,成为城里人,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杨柳倨傲地说道,“这些我都能帮他做到,你能吗你喜欢他就不要成为他的绊脚石。你明白这个道理,我等着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连雯雯闭了闭眼,该来的总会来,放开了拳头,眸光闪过冷芒,“你好大的口气,知道我们为什么上山下乡,这是党的政策,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农村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你却让他跳出农门,很明显违背国家的现行政策。其心可诛。”勾唇轻笑,一字一字地说道,目光逼视着她厉色道,“你凭什么大包大揽的保证他进城,就凭父辈手中那些权利吗狠斗私字一念闪,灵魂深处闹革命,你这都不是一念闪了,而是公开的以权谋私了。不知道这个应该怎么算”

    杨柳目光游移地躲避着她的视线,心里毛毛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被人家反将一军,对方不应该被吓唬着,羞愧难当吗

    怎么会驳的她哑口无言的,输人不输阵,梗着脖子辩解道,“你胡扯我们才没有以权谋私,邵勋是凭本事自己考进去的。”

    “你觉得你的话能骗得了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连雯雯神情冷漠地看着她道,“不知道那些好勇斗狠的人知道后会不会兴奋的如打了鸡血似的。”

    “你你”杨柳向后退了一步。

    “我怎么了”连雯雯面带微笑地看着她道,“我难道说错了。”同时她的心里在滴血,他居然喜欢这样一个头脑空空无知的蠢货。

    成分真的就成了横亘在两人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了吗

    原来的山盟海誓、白首不离都成了一场笑话

    真是可笑

    她简直比自己还猖狂,杨柳瞪着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一个h五类分子这么嚣张。

    我根正苗红,我怕她干什么

    杨柳硬气起来道,“好你个狗崽子,猖狂什么你爷爷f党f革命,还是徒,已经被枪毙了,你凭什么跟我争。”

    连雯雯闻言脑中一片空白,拼命的摇着头道,“不是不是我爷爷才不是叛徒,我爷爷没死,没死,没死,你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档案上写的清清楚楚的。”杨柳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非常快意地又道,“你爷爷死了,死了”

    “没死,没死。”连雯雯双眸猩红,直愣愣地看着杨柳,朝她扑了过去。

    一下子骑到了她的身上,又打掐又拧的扯头发,简直把农村老娘们打架管用的招数都用上来了。

    红色的呢子大衣,如在驴打滚似的,沾满了沙子。

    编的溜光水滑的麻花辫散了,白围巾好像被蹂躏了一般。

    “我叫你胡说,我爷爷没死,你家才死人了。”

    “救命啊”杀猪般的哀嚎在沙滩上响了起来,“救命。”

    杨柳没有想到她突然发难,猝不及防的被摁倒在地,失了先机,只能双臂护着自己漂亮的脸蛋儿。

    邵勋这些日子很为难,他想跳出农门,又忘不了年少时的情感,在感情与现实中摇摆不定。

    今儿进城又想去找杨柳,想尽早的敲定工作事宜。结果人不在,他却莫名的松口气,搭着顺风车回来。

    上工已经晚了,也不想面对雯雯,本想去海边溜达溜达散散心,却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想也没想的上去揪着连雯雯的后衣领将她给甩了出去。

    “杨柳你没事吧”邵勋赶紧将她给扶了起来。

    杨柳看见他如看见主心骨似的,跺着脚哭哭啼啼地说道,“邵勋,你看看她把我打的。”

    “你怎么来这儿了”邵勋着急地看着她问道。

    “你看看这衣服,这围巾,都是沙子,还怎么穿啊”杨柳扯着自己的衣服道,“我买的新衣服穿上专门来让你看看,好看不”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结果现在”

    “不哭,不哭”邵勋轻言轻语都哄着她。

    狼狈的躺在沙滩上的连雯雯心是彻底的凉了,垂着双眸,无知无觉地看着沙滩。

    村民们听到杀猪般的叫声,急急忙忙地赶到,就看见现在这般样子。

    凌丹姝走过来见状,赶紧将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连雯雯给扶了起来。

    “雯雯,你怎么样了”凌丹姝关切地问道。

    “丹姝,告诉我,我爷爷是不是死了。”连雯雯慌乱地抓着凌丹姝的双臂道,“快告诉我”激动地朝她吼道,“快说”

    “你想起来了”凌丹姝脱口而出道。

    “真的死了,真的死了。”连雯雯嘴里机械的喃喃自语道,两眼一黑,倒在了凌丹姝的身上。

    “雯雯”凌丹姝担心地叫道,拍拍连雯雯的脸颊也不见她醒来,看着社员们道,“来帮帮忙,我把她背回去。”

    “你行吗”山杏看着凌丹姝说道。

    “我可以的,麻烦你了。”凌丹姝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那好吧”山杏和村里的大婶上前一左一右的架着连雯雯,放在了半蹲着的凌丹姝的后背上。

    凌丹姝背着她步履轻松地朝家里走去。她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关心那对儿狗男女。

    凌丹姝没有时间关心,可社员们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这邵勋跟连雯雯不是在处对象吗这跑出来的女人是谁”

    “看那女的搂得那么紧,还用说吗”

    “又一出陈世美呗”

    “咱们村怎么竟出些负心汉”

    “呸呸怎么说话呢这话传出去,咱们大队的汉子,还怎么娶媳妇。”

    “对对,他根本就不是咱们大队的,他是知青。”

    “不是说知识分子,文化水平高,怎么也这么不要脸。”

    “你们没听过,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

    “就是、就是,还没咱们乡下人知道廉耻为何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