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真心实意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说你小子,只是将人给救上来,帮她做了心肺复苏,人工呼吸而已。”白开明生气地说道,“你没必要以身相许吧”

    “开明”曲中原看着他低声道,“用词不当”

    “我是理科出身,不当就不当吧”白开明握拳轻咳两声道,“应该这么说,没必要把自己的后半辈子全搭进去。”

    “对”全体人员附和道。

    “如果是为了世俗,那根本不要理会,大家都知道你是为了救人。”曲中原语气轻柔,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们可以给你作证的,不会让你背上轻薄女同志的罪名的。”白开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曲老师,这事多少人看着呢我们现在是被树立的典型,知识青年扎根农村,与当地农村青年相结合。县上还表扬我们来着,不结婚的话,我们两个都要挂牌开大会。”

    郝银锁一句话让大家沉默了下来。

    “这事闹得,到底谁搞得鬼。”白开明气胸脯剧烈的起伏道。

    “甭管谁做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向前走。”郝银锁平静地说道。

    “可是我们为你不值啊”一个个心疼地看着郝银锁。

    “谢谢老师的垂爱,婚期以定,我还是会跟雯雯结婚的。”郝银锁眼眶发红地看着他们道。

    因为他的婚事,如这般全体讨论都说了好几回了。

    他们真的非常爱护自己。

    “不说这个政治婚姻,单单她就让我们诸多不满。”曲中原一肚子火都没地儿发,“我们可以找队长想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总能让你出来的。”

    “我一个男人没事了,可她呢这辈子就完了,挂着破鞋,满大街的”郝银锁实在说不下去,“她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是那混蛋负了她。”

    “你不会因为同情她才。”曲中原担心地看着他道。

    “有点儿吧反正说不清道不明,只想护着她。”郝银锁嘿嘿一笑,傻傻的说道。

    白开明气的直拍炕桌道,“你这个榆木疙瘩脑袋,她现在的脑袋根本就不清楚,她的思想是混乱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明显先天不足的婚姻你要来干什么”

    “就是到时候她清醒了,你怎么办”曲中原心疼地看着这个傻小子道,“你没必要委屈自己吧”

    “咱也是堂堂一表人才。”

    “要相貌有相貌。”

    “要个头有个头。”

    “要学识有学识”

    “我们教出来的孩子能差到哪儿去。”

    “风度翩翩”

    “玉树临风”

    “腹有诗书气自华”

    “你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道,那好听的词跟不要钱似的,砸向了郝银锁。

    郝银锁闻言嘴角直抽抽,真服了这些老师了。

    确实郝银锁跟着这些老师们学习了几年,那真是气质大变样。

    原来是糙汉子、泥腿子,现在的气质更是如清风朗月般让人看着舒服。

    所以他们这些老师才极力反对这门婚事,甚至不惜因为自己的处境而争上一争,可他不想他们冒险。

    自己的孩子那就是好

    “银锁,没有感情的婚姻是痛苦的。”白开明脸色突然和善地说道,“我们不希望你将来后悔,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将就的。”

    “我们承认她可怜,遭遇更是令人同情。可这天下的可怜人多了,难不成你郝银锁都娶回来不成。”

    “老师,您在说什么啊”郝银锁闻言太阳穴直突突道,目光坚定地看着他们道,“我不是善心大发。”

    “别告诉我你喜欢她。”在场的人同时发出惊叹的声音。

    “别忘了你是我们的监工。”

    “你整日里跟我们在一起,哪有时间去认识姑娘。我们还担心你的个人问题呢”

    “就是你们啥时候勾搭上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不会对她一见钟情吧”

    “一见钟情很不靠谱的。”

    “对我知道她的情况,还对她一见钟情。”郝银锁坦白地说道。

    “你这审美观点,怎么跟我们差那么多呢”曲中原看着想战友们道,“你们就没有给银锁上上美术课,解读一下美学,就不会审美这般奇特。”

    “这可不能赖我,你让我画图纸,我绝对是这个”白开明竖起大拇指道,“至于画画,谁有那闲工夫。”

    “歪了,话题歪了。”曲中原提醒道。

    “转回正题,你是铁了心要娶她”白开明板着脸看着他问道。

    “嗯”郝银锁真心实意地点点头道,“是我们会如期举行婚礼,希望老师们去。”

    “银锁你这话可就扎心了,我们能去吗”白开明没好气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郝银锁赶紧道歉道。

    “算了,无心之过。”他们大人有大量地说道。

    “我希望得到你们真心的祝福。”郝银锁恳求地看着他们道。

    “哦那你别想了,这样的婚姻,我们怎么祝福你。”

    “银锁你想过没有,万一她一辈子这样,你会很辛苦的。”曲中原担心的看着他道。

    “辛苦我不觉的,她的生活能自理,家务事一年来的锻炼,大有长进。平常你们能看出她有问题。相反她很纯很真”

    “嘶”他们感觉跟吃了橘子似的,酸的牙都倒了。

    “那她万一恢复了神智,你该怎么办”白开明说出心中最恐怖的事情,“万一有孩子呢牵扯越多越痛苦。”

    “她真恢复过来,那男的已经结婚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知道他是负心汉,恐怕暴打他一顿才能解气。”郝银锁眸光发亮道,“要是一辈子都不清醒呢那我就陪着她过一辈子。”

    “咳咳”白开明摇头失笑道,“听见了吗咱还教出一个情圣。”

    “老师,您就别笑话我了。”郝银锁闻言一下子就羞红了脸。

    “那银锁,话既然说到这儿,我们就不反对了,路说自己要走的,别半途而废。”曲中原理智地说道。

    “别结婚前看着人家纯和真,日子久了,又嫌弃人家蠢和笨拖累了你。”

    “就是别到最后成了一场笑话。”

    “嗯我会好好过日子的。”郝银锁满脸真诚地看着他们道。

    “可我们还是不会祝福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