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0章 够狠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爸连连摇头道,“原来啊他是把那个咱们骡子上的尾巴扯下来一根。一头栓在了就那个中药铺子里,称重量那个指甲盖大小的,小铜铊子上。另一头拴在他的大牙上,”咧开嘴,指着自己的牙又道,“把那个铜铊子慢慢慢慢地吞到胃里去了。”

    “哎哟啧啧”红缨看着连连摇头。

    “还真是个狠人。”丁海杏摇头失笑道,“为了回城,真是豁出去了。”

    “你成功倒也好,现在这被人当场戳穿多尴尬啊”红缨好笑地说道,“接下来呢”

    “这时间一长那个骡尾巴就断在了那个食管里了。”丁爸绘声绘色地说道。

    “这不坏菜了,那铜铊子还不掉到胃里去了。”红缨担心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丁妈附和道。

    “这个必须得开刀吧”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嗯”丁爸点点头继续道,“大夫说那个胃粘膜把那个铜铊子给包上了。”他手比划着又道,“在他吞的时候,把那个食管、胃呀啥的,都给划破了,这时间长了,都成了溃疡了。这幸亏开刀及时,不然说不定小命都没了,就是不死也得落个残疾。”

    丁海杏听老爸重重地叹息,“别告诉我,这还不算完。”

    “开刀就开刀吧总不能让人给活活疼死吧”丁爸叹息道,“这我们钱也交了,刀却开不了。”

    “为什么”红缨挑眉问道。

    “这孩子贫血,来到这儿吃不惯乡下饭菜,弄了个营养不灵。”丁爸已经给磨的没脾气了,“大夫说要不准备好血浆,这根本没有办法做手术,可这医院里的血库,偏偏储备的没有多余的血浆,哎呀真能把人给气死。”接着又道,“所以我只好赶着骡车回来,拉上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去检查完血型后,谁能献就献一点儿。”

    “这真是”丁海杏彻底的无语了。

    “明摆着都想早早地办个病返回城呗”丁妈也无奈地说道,“甭管孩子出于什么目的想干什么可人在这里,又是知青总不能让他出事吧总算没事了,人有惊无险的度过了难关。”

    “别着急了,以后这事越来越多的。看开点儿。”丁海杏宽慰他们道。

    “这也太离谱了,想要回城光明正大的回,这算怎么回事”红缨生气地说道,“害的人家提心吊胆的,这要是出了事,这责任谁担啊真是太自私了。”

    “算了事情已经解决了,这事就不提了。他也受到教训了。”丁爸摆摆手道,“病愈后,他老实了很多。”

    “咱们县医院水平还行吧”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问道,“那些医生可都遭受冲击的。”

    “还行医生都陆陆续续上岗了,这种事情一般人也不行啊”丁爸挑眉看着她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怕出医疗事故。”丁海杏担心地说道,“最简单的,羊毛可别在一只羊上一只薅。”

    “没有,我们去了那么多人,那小子是o型血,大众的很,有五个人给他输血。”丁爸摇头轻笑道,“再说了,稍微有点儿医学常识都知道的,血型一样才能输血,一次性输血不能超过多少。”

    “你真是瞎操心。”丁妈好笑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自嘲地一笑道,“可能吧”

    “姥爷、姥爷,后续呢”红缨八卦兮兮地问道。

    “还能怎么着,这事捅破了,老老实实的面朝黄土背朝天。”丁爸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一圈折腾下来,受了罪,也没成事。”

    “真是自己作践自己。”丁妈也唉声叹气地说道,“不过那孩子也可怜,你说都手术开刀了,他们家大人,愣是没来看孩子一眼。你说当父母的忙,没时间,其他亲戚也没有嘛”

    对于长辈们来说,手术开刀那可真是天大的事情,无论手里有什么事,都会放下来看孩子的。

    “不说了,不说了,只要他踏踏实实的不惹事,咱就不管了,吃一堑长一智,想必不会在折腾了。”丁爸摆摆手道。

    “这谁知道呢”丁妈谨慎地说道。

    “只要别折腾咱,随他怎么折腾,我盼着他赶紧走。”丁爸真是给这些孩子折腾怕了。

    “今年咱们这儿有新的知青加入吗”丁海杏好奇地问道,“这一毕业,就得下乡。”

    “没有。”丁爸摇摇头道,“咱们渔村小,新下乡的知青轮不到咱。”笑了笑道,“其实不来也好,没有麻烦事。”

    aaaaaaaa

    “杏儿有个事先给你报备一下。”丁妈犹豫了片刻说道。

    “什么事”丁海杏看着老妈为难地样子笑了笑道,“妈,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告诉你银锁后天结婚,所以”丁妈一拍大腿道,“嗨我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银锁结婚,我给他做了两床被褥。”赶紧又解释道,“棉花、被面、被里都是他的。咱们做囍被讲究的家庭和睦,人丁兴旺、儿女孝顺,所以他找来,这事不好拒绝。”

    “我当什么事呢”丁海杏笑了笑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也希望他幸福。”

    “呼”丁妈长出一口气道,“那就好,不然的话背着你总觉的对不起你似的。”

    “我没关系,真的。”丁海杏笑容温暖地说道,“我已经大踏步的向前看了,还怎么揪着过去不放呢”

    “婶子我来了。”

    丁海杏的话音刚落下,院子里传来郝银锁的声音。

    “啊”丁妈飞快地看了丁海杏一眼,提高声音道,“银锁,你等着我把东西给你拿出去。”

    “哪儿能让婶子拿呢”郝银锁笑着说道,“我进来拿好了。”

    “妈”丁海杏故意提高声音道,随即摁着丁妈的手,朝她微微摇头。

    丁海杏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郝银锁的耳朵里,脚步轻轻顿了一下随即扬起笑脸道,“婶子,是杏儿姐回来了吗”

    丁海杏朝丁妈扬眉轻笑,压低声音道,“听声音心情不错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