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不省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个强势的凌丹姝也同意”红缨好奇地问道。

    “对啊维护连雯雯跟护崽子似的。特看不起乡下人,怎么可能让她嫁给泥腿子呢”丁海杏秀眉轻挑道,印象深刻想忘记都难。

    “拧也没办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拦不住的。”丁妈叹声道,视线落在红缨身上道,“红缨啊这以后找对象,可得长点儿心。”

    “姥姥”红缨羞涩地低下头,不好意思道。

    “当着自家人的面可不是害羞的时候,一辈子的大事,咱可得瞪大眼睛好好的考察、考察。”丁妈严肃地说道。

    “妈,妈。”丁海杏朝丁妈微微摇头道。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丁妈摆摆手道,“还是说她们吧她们有能力跳出农门,为什么不走啊”

    “我从连雯雯的档案资料中,得知她家的成分不太好。家里的人全都没了,只剩下一个哥哥,想要跳出农门,只成分一关,就过不去。真是难于上青天。”丁爸缓缓地说道。

    “爸您这说法保守了。”丁海杏挑眉道,“照爸这么说凌丹姝是为了她才下乡的。”

    “嗯具体的我不知道,就像你们说的,凌丹姝处处维护连雯雯,也不知道两家有什么渊源。”丁爸摇摇头道,“能陪着她下乡,留下来陪着她种地,这么护着她,人现在看来挺好的。”

    丁海杏笑而不语,谁知道呢

    丁妈点头道,“你不知道这一年他们过的很辛苦,原来白白嫩嫩的手都磨成了老茧子,白皙的皮肤都晒成了小麦色了,跟咱们乡下的姑娘差不多了。真是比男人都坚韧。”

    “爸,您同情她们,怎么不同情同情咱们,咱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丁海杏不满地嘟着嘴道,“怎么我们干得,她们就干不得了。”

    “你这丫头,真是小气。”丁爸好笑地看着她道。

    “那俩丫头,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对她们好。”丁妈眨眨眼一脸不解地说道,“我也纳闷了。”

    “是不是我们不在你们身边,所产生的移情作用啊”丁海杏好笑地说道。

    “嗯还真有可能。”丁妈重重地点头道。

    “哎爸,你说那些男知青咋地啦还没有女人的承受力打吗”丁海杏眨眨清澈的双眸问道。

    “是啊”丁爸点点头道,“四个男知青,已经走了俩了。”

    “还有谁这么神通广大的。”红缨好奇地问道。

    “还有耿泰立。”丁爸微微摇头道,“走的是生病的路线,年前刚走的。到咱这里正好一年。”

    “其他两人不蠢蠢欲动”丁海杏可不相信,他们能稳如泰山。

    “也想走来着,甚至往肚子里吞东西,差点儿把小命给搭进去。”丁爸微微摇头道,“这些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让我彻底的无语了。真是为了回城啥事都干的出来。”

    丁妈摇头失笑道,“把自己给折腾了一圈,也没走成啊你说这是图啥咧”轻叹口气道,“咱们乡下就那么不好,那城市里乱糟糟的,城市贫民还不如咱呢”

    “妈这不一样,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丁海杏轻笑道,“在城里生活惯了,怎么甘心在乡下生活,而且户口落户在乡下,而且这关系到以后结婚生子的问题,让他们这么过下去能甘心吗头脑热血只能一时,不可能靠着热血一辈子。”

    “谁啊这么傻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红缨好奇地问道。

    “蒋卫生。”丁爸轻轻说出三个字来道。

    红缨惊讶道,“在船上的时候,他可是积极分子,怎么最先临阵脱逃。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这有啥不明白的,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让他认清了事实呗”丁妈叹声道,“就像刚才杏儿说的,激情热血只能一时,谁还能靠着口号过一辈子。这柴米油盐,那一项你不得自己来挣。见识过乡下的苦,怎么不怀念城里的好呢”

    “其实走了也好,天天这样做也吓得我们心惊胆战的。”丁爸拍拍自己的胸口道。

    “怎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丁海杏担心地问道,“他们难为你们了。”

    “那倒没有,他自己折腾自己,可把我们给吓坏了。”现在想起来那惊心动魄的一刻,丁爸感觉还心跳加速。

    “怎么了那小子做了什么然你们脸色都白了。”丁海杏看着二老担心地问道。

    “蒋卫生那小子,起初刚来,激情还没过去,倒也老老实实的上工下工的,夏收龙口夺粮,可把他们给累坏了,那手心儿比镰刀给磨的血呼啦差的。打那时起就开始偷奸耍滑了,时不时的生病。不过人也聪明,挣够自己的口粮,饿不死得了。”丁爸叹声继续说道,“在入冬后,尤其是邵勋结婚后进城,对蒋卫生的刺激更大。那天出海前,赵建业又来给蒋卫生请假,说他又病了。”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病就病吧反正他哪天没有不病的,反正冬季吗出海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所以我也就没在意,到了中午出海回来,没过多久,赵建业就找到家里来,说蒋卫生胃疼的直冒冷汗,满床打滚,把吃的东西,全都给吐出来了。”吞吞口水,压下心里的恶心、

    红缨端起眼前的玻璃水杯,灌了两口。

    “爸,继续,继续。”丁海杏催促道,说着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

    丁爸也端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润润嗓子继续道,“我立马跑到知青点儿,看情形,当时啥也顾不得和赵建业一起驾着骡车给送到了县医院。”掰着手指说道,“又抽血化验、有拍片子。折腾了一圈,你们猜最后怎么着了。”

    “姥爷,您就别卖关子了,我们那儿能知道啊”红缨撒娇道,“快说,快说。”

    “爸,您就别让我们猜了,您就快说吧”丁海杏点着炕桌催促道。

    “哎呀这孩子是真有主意。”丁爸暗自摇头道,抬眼看着她们拍着自己胸口又道,“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宁可忍着疼,他也不说实话。”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最后还是大夫在那个片子上,看出了端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