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回娘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啊”沧溟往下一看脸垮了下来,“爸爸说,还是让我们在这里安心的住着,那边的条件不比上这里。”

    “爸爸什么意思”国瑛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道。

    “意思我们依然见不到爸爸。”沧溟咬着下嘴唇说道,“妈,您不觉得可惜吗您就同意。”

    “你爸信上这样说,就是有他自己的考量。我为什么要反对”丁海杏抬眼看着他说道。

    那边的生活条件真不如这里,而且算时间明年,不已经是今年了就该差不多了该下水了,虽然核潜艇的服役时间要再四年后。

    以他的性格可不会一直去造船的,那不是他的专业,迟早会退出来的。

    所以啊前些年都忍过来了,哪儿差这一年,不着急。

    “妈妈,我们去好爸爸好不好,正好放寒假了。”小九儿缠着丁海杏的胳膊道。

    “没有地址,我们怎么找爸爸。”丁海杏赶紧毛衣针收好了,别扎着小家伙了。

    “啊”小九儿一脸的失望。

    沧溟赶紧看了下信封,果然没有地址,只有代号。

    丁海杏摇头轻笑道,“接了你爸多少信了,还不知道嘛”

    “这不是说搬家了,还以为能有个地址了,结果白高兴一场。”沧溟轻叹一口气,把剩下的信看完,“妈,爸爸想您了,也想我们了,让我们好好的过日子。”

    “你爸的腔调。”丁海杏莞尔一笑道。

    “你们还不给你爸写信去。”丁海杏看着他们几个道。

    小家伙们麻溜的去书房拿着纸笔出来,给爸爸写信。

    “妈,过年我们去哪儿”沧溟好奇地问道。

    “你们想去哪儿”丁海杏重新拿上毛衣笑着问道。

    “咱们去姥姥家过年呗在这里又没意思。”沧溟抿着唇说道。

    “怎么了,跟小朋友玩儿的不愉快。”丁海杏停下手,抬眼看着他们道。

    “那倒不是,就是玩儿不到一块儿,爸爸不在总觉的跟他们格格不入似的。”沧溟一脸烦恼地说道。

    丁海杏明白,孩子的情绪反应着某些大人的态度。不是所有的人都那么友好,虽然跟他们在利益上不起冲突,但想找事的,什么借口都有。

    可这能有什么办法,孩子们之间的矛盾,由孩子自己解决好了,大人下场就会使事态扩大,不好收场。

    “那你们呢是想在这里过年,还是去姥姥家”丁海杏看着他们问道。

    “去姥姥家,我们答应去看启航的。”小九儿立马说道,“启航不知道还哭不哭了。”

    “那么久了,谁还哭啊”沧溟笑道。

    丁妈住满一个月,看着杏儿的身体真的没事了,就和丁爸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了。

    丁启航当然不愿意走了,好不容易有这么多的哥哥、姐姐可以陪他玩儿,一下子要离开。

    那可真是哭声震天地,哭的丁爸心软了,不行的话就让丁妈和孩子继续留下好了。

    丁妈态度坚决,抱着孩子就走,哭就哭吧

    就这么把丁启航给抱走了。

    “妈,咱们什么时候走”北溟停下手中的笔问道。

    “你们说呢”丁海杏很民主地说道。

    “我们想早点儿去。”北溟皱皱眉头道,“反正在这里也没意思。”

    “你们的意思呢”丁海杏看着孩子们道。

    “去找姥姥。”小九儿点头如小鸡叨米似的。

    “我们放寒假就走好不好,妈。”北溟更干脆道。

    “好啊好啊”国瑛附和着点头道。

    “那新新姐怎么办”北溟担心地问道。

    “新新姐放假就去找人家爸爸和哥哥了。”沧溟立马说道。

    “对哦”北溟点头道,突然又问道。“那我大姐呢”

    “大姐放假跟咱一起走呗这还不简单。”国瑛立马说道。

    “好,等你们放寒假咱们就回姥姥家。”丁海杏高兴地宣布道,食指点点他们道,“现在赶紧写信,在走之前,我们把信寄出去。”

    “是”孩子们应道,低下头开始写信。

    “我回来了。”应新新推门进来道。

    “信寄出去了。”丁海杏抬头看姥姥她一眼,继续打毛衣道。

    “嗯”应新新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孩子趴在茶几上,“你们在干什么”

    “新新姐,我爸来信了,我们在回信。”国瑛快人快语地说道,接着又问道,“新新姐,下个星期就放寒假了,你是不是要去找新华哥。”

    “嗯”应新新笑着点头道。

    “放寒假我们要去姥姥家。”国瑛又说道。

    “是吗战妈妈。”应新新抬眼看着丁海杏道。

    “嗯”丁海杏点点头,停下手中活儿道,“对了,新新见到你爸别说我昏迷的事情。”

    “嗯嗯”应新新忙不迭的应道,“不说,反正已经过去的事情了。”

    “对”丁海杏笑着说道,将毛衣收起来道,“晚上想吃什么”

    “妈做什么,吃什么”小九儿乖巧地说道,小嘴跟抹了蜜似的。

    “哎呀”北溟突然拍着大腿道。

    “怎么了”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我们走解放舅舅怎么办”北溟担心地说道,小脸忧心忡忡的。

    “你可真是一惊一乍的吓死个人。”沧溟没好气地看着他道,“看看字都写错了。”

    “你解放舅舅工作忙,去年休了探亲假,今年估计不可以了,所以只有我们。”丁海杏看着他们道,“今年我们走陆路。”反问道,“你呢”

    “我还是走水路。”应新新笑着说道,“直达的,不然还得倒车。”

    “那好,到时候我们去送你。”丁海杏看着她笑了笑道,说着朝厨房走去。

    “我帮您。”应新新跟着进了厨房道。

    aaaaaaaa

    眨眼间就到了寒假,丁海杏将拿着大包小包的应新新送上了轮船。

    转天没有巡航的应解放又将提着大包小包的丁海杏和孩子们给送上了公共汽车。

    要倒一次车,还真有些难为丁海杏一个人带着孩子们了,好在有红缨接应,从从容容的倒车,踏上了回杏花坡的长途车。

    又因为不是节假日,所以长途车人还不算多,反正有座。

    车子吗几年了还是老样子,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