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建议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场面别提多尴尬了,战常胜紧闭自己的嗅觉,看着他们道,“训练不合格的,早餐前所有人一百个俯卧撑,外加打扫宿舍外的公共区域一周。”然后看着狼狈不堪他们道,“机会我给你们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们自己了。”

    东倒西歪的人,勉强自己站稳了,声嘶力竭地吼出来道,“是”砰地一声又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食堂内,景海林路过操场时,看着有的人被抬出场地,抬眼看着眼前的黑脸的战常胜道,“是不是练的太狠了。”

    “你不会又要替他们说好话吧”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道,“我现在庆幸是早饭前训练,如果吃完饭”快速的摇摇头,简直是灾难性的后果。

    “不过用得着连坐吗”景海林小声地说道。

    “知道什么叫集体精神吗”战常胜瞥了他一眼道,放下筷子忽然正色起来道,“你觉得我小题大做,这又不是战场,想不通为什么我告诉你,军队需要文武双的孤胆英雄,但是不要忘了,军队属于一个集体,是一个团队,团结作战,相互配合,是他们必须学会的基本技能。只有集体力量,才是最强最有力的力量。看着他们因为眩晕,丑态百出,刚才有些人居然还笑得出来,这么不顾战友,没有团队精神,你说该不该罚。”

    “呃”景海林被堵的哑口无言的。

    “眩晕症是先天反应,每个人的耐受力本来就不一样。练这么惨,还要受罚。”景海林压低声线道,“不能延缓执行。”一抬眼看着战常胜的黑脸立马怂道,“这话当我没说。”

    “噗嗤”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我有这么吓人,这么就”

    “很得意啊”景海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老景。”战常胜看着他道,“你是海军,你应该很清楚,百人同操一艘艇,就好像是百人同操一杆枪,任何人都不能出现疏漏,一个人出错就可能会给潜艇带来灭顶之灾,正所谓一百减一不等于九十九,而是等于零。零代表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艇毁人亡,永远葬身海底。”目光直视着他道,“你说不这么训练行吗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行行,你是对的,算我多嘴了。”景海林忙将手举在胸前道。

    “话说,你也是穿军装的,怎么训练出来的,这些简单的道理你怎么不懂。”战常胜诧异地看着他道。

    “我回来穿上军装,直接教书了,这些训练我还真没参与过。”景海林想起来食指点着他道,“训练还是被你给练的。”

    “你当时可真够惨的。”战常胜不厚道的笑了。

    “谁像你,变态的体力。”景海林白了他一眼道,突然觉得自己毫不幼稚,又笑了起来。

    战常胜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说道,“老景他们是军人,明知不敌,也要冲锋在前,要敢于向敌人亮剑。只有具有亮剑的精神,他们才称得上真正的军人,军队不需要懦夫”挠挠头道,“这么给你说吧你对待你的那些科研数据,也是能模模糊糊、模棱两可吗”

    “当然不能了,绝对的严苛,分毫不差。”景海林立马摆着脸色说道。

    “呵呵”战常胜微微一笑道,“那你就更该理解我了,你的数据不容出错,那么我训练的战士也不容有失,这是在对他们的生命负责。”

    景海林看着他轻笑,双手抱拳道,“你这嘴,我真是佩服、佩服。以后我不提建议了。”

    “是不提这种幼稚的建议,有些有建设性的建议该提还得提。”战常胜微微一笑道。

    “那可别嫌我说话刻薄。”景海林事先声明道。

    “这话真耳熟。”战常胜双眸轻转,想起来自己这话曾向总部首长说过。

    “哎我看这边生活条件不错,不把弟妹和孩子接过来吗”景海林看着他问道。

    “不了,这边房子太小了,我家孩子多,根本就住不下。”战常胜想了想摇头道。

    “这事,你不用跟弟妹商量的吗自己做主能行吗不怕弟妹事后让你跪搓衣板啊”景海林笑容贼兮兮地说道。

    “你还是那个斯斯文文的知识分子吗我怎么看着像菜市场的大妈”战常胜看着他打趣道。

    “还不是被你给影响的,我学坏了。”景海林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战常胜打呼冤枉道。

    “好了,不跟你磨嘴皮子了。”景海林收拾空饭盒道,“我得给我家那口子送饭了。”

    “怎么嫂子又熬了一夜,你怎么不劝着点儿,没日没夜的,身体怎么受得了。生病了反而耽误了工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战常胜担心地说道,“没想到嫂子工作起来比你还狠。”

    景海林紧皱着眉头说道,“我家那口子主攻的是电子系统,这属于潜艇的神经网络,而这个就目前来说是咱们的短板,与国外的差距很大。”随即又替爱人高兴说道,“能从事她擅长的领域,她高兴都来不及,可不是开足马力。在学校让她闲置了好几年,快把她给憋坏了,看见那些器材,如饿狼似的,双眼冒绿光。”

    景海林站起来看着他笑道,“放心吧没有熬夜,雪荔是一大早早早起来去实验室。”摇头轻笑道,“有你坐镇我们敢不好好休息。”

    “这才对嘛身体好才能更长久。”战常胜勾唇笑着点头道。

    “好了不跟你聊了。”景海林转身离开。

    战常胜将饭盒底儿扒拉扒拉完,起身去洗了洗饭盒,正式开启一天的训练。

    aaaaaaaa

    “妈,妈,爸爸的信。”沧溟拿着信兴冲冲地跑进屋子道。

    “快拆开,看看信上写的什么”丁海杏放下手中的毛衣道。

    沧溟麻溜的撕开信,抽出信,打开看了两眼,猛然抬头激动地说道,“妈,我们可以和爸爸团聚了。”

    “真的吗”国瑛从沙发上蹦起来道。

    “你爸说什么了,这么高兴”丁海杏却神色如常地说道。

    沧溟赶紧说道,“爸说他们搬家了条件好多了。”

    “往下看。”丁海杏看着他努努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