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报喜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用,不用。”丁海杏指指自己笑道,“我觉得身体挺好的,我现在不是做月子,一天吃个四五顿。”

    “可是你都瘦了,看看脸颊都凹进去了。”丁妈心疼地看着她道。

    “哪有”丁海杏捏捏自己脸颊道,“您看分明肉肉的。”

    “真不用加餐”丁妈不放心地问道。

    “不用,我一点儿都不饿。”丁海杏满脸笑意地看着她道。

    “我来帮您吧”丁海杏看着丁妈重新拿起针线道。

    “不用,你歇着吧”丁妈看着她的手道,“话说你这手灵活吗别扎着自己了。”

    真是扎心了,丁海杏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僵硬的很看来得尽快恢复。

    aaaaaaaa

    丁国栋在单位好容易挨到了中午下班,先骑着车子去了高中,告诉红缨,她妈妈醒了。

    “真的舅舅。”红缨捂着嘴不敢相信地看着丁国栋。

    “真的你妈给我打的电话。”丁国栋高兴地重重点头道。

    “我现在请假回家。”红缨激动地说道。

    “别激动,别激动,星期天回去也成,不着急。”丁国栋双手向下压压道,“人已经醒了,说话语气都正常,身体检查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好吧”红缨闻言只好应道。

    “好了,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你知道,就别在担心了。”丁国栋看着她笑道,“你赶紧吃饭去吧”

    “嗯舅舅,再见。”红缨朝他挥挥手道,目送他离开,才回宿舍拿上饭盒去了食堂。

    丁国栋回到了家,“我回来了。”

    “正好,洗手吃饭。”沈易玲从厨房探着脑袋看着院子里正支自行车的丁国栋道,话落转身进了厨房。

    “等一会儿再吃。”丁国栋转身走过来道,“我们去爸妈那里一趟。”

    “干什么”沈易玲提高声音道。

    “杏儿醒了,去告诉爸妈一声这个好消息。”丁国栋走到门口说道。

    “真的吗”沈易玲一脸狂喜激动地看着他道。

    “真的,杏儿给我打电话了。”丁国栋笑着说道。

    “你等一下,我将炉火封一下。”沈易玲麻溜的将锅端下来,然后将茶壶放上去,封住煤球炉。

    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挂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道,“我们走吧”沈易玲说着推上自行车。

    两人锁上门,骑车去了老房子,沈母打开门,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道,“这大中午你们怎么过来了,吃了吗”

    “妈,没吃呢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就急忙过来了。”沈易玲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高兴地宣布道,“妈,杏儿就是我小姑子醒了。”

    “那可是太好了,这下子亲家母终于放下心里大石头了。”沈母高兴地说道,转身看向屋内喊道,“老沈,老沈,杏儿醒了。”

    “我听见了。”沈校长带着老花镜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道。

    “你们快进来,给我们详细说说。”沈校长招手道。

    丁国栋夫妻俩将自行车推进院子里,支好了,跟着关上院门的沈母一起进了房间。

    沈校长听完了丁国栋叙述,顿时感慨道,“这真是让人没想到,多亏了亲家一家不放弃。”

    “是啊无论是我妈,还是孩子们只要有时间就在杏儿面前唠叨。”丁国栋欣慰地说道。

    “看样子,当妈不管什么时候这心里还是最挂心孩子,有这般强烈的信念,一定会醒来的。”沈母唏嘘道。

    “不管怎么样,杏儿醒了。”丁国栋开心地说道。

    “这个星期天你有时间吗”沈易玲看着丁国栋问道。

    “有时间。”丁国栋想了想道。

    “那咱们一家去看看小姑子吧”沈易玲提议道。

    “好啊”丁国栋忙不迭地点点头道,“杏儿出事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去看看了,后来就下乡蹲点儿了。也是杏儿打电话打的是时候,我昨儿才回来。”

    “爸妈,你们吃了吗”沈易玲看着二老道。

    “我们吃过了,怎么你们还没吃饭”沈母站起来道,“我给你们做去。”

    “不用,不用妈,易玲已经做好饭了,是我急着来向你们报告好消息,才急忙过来的。”丁国栋站起来道。

    “妈,我做的面条,卤已经做好了,回去水开了,下面就可以了。”沈易玲跟着站起来道,“爸妈,我们走了。”

    “走吧我送你们。”沈母起来跟着他们俩道。

    “妈,留步,留步。”丁国栋看着她摆手道。

    “我也要关院门的。”沈母看着他好笑地说道。

    丁国栋无话可说,被沈母给送了出去。

    夫妻俩骑着车子回了家,吃过饭丁国栋上班去,沈易玲则在家里翻译资料。

    这几年赋闲在家,沈易玲本身会英语、俄语,现在又开始学习别的语种,至于老师吗

    作为大学的校长的老爸,还能找不出几个靠边站的老师。

    沈易玲苦笑,没想到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居然又重回学生时代,很不错的感觉。

    aaaaaaaa

    傍晚将国瑛和小九儿接回来,一看见战常胜不在了。

    我勒个老天,两人双倍哭声,真是差点儿把房顶给掀翻了。

    家人轮番哄,都没哄住了。

    “国瑛,小九儿你们俩就继续哭,咱们吃饭去。”丁海杏从沙发站起来道,“沧溟,扶着我去吃饭。”

    “哦”沧溟和北溟赶紧过来一左一右的扶着丁海杏。

    丁海杏看着明显哭声减小的两个人道,“我说过,吃饭时间不吃饭,过期不候,可是要饿肚子的。”

    “新新姐,带我们洗手去。”小九儿立马哽咽的说道。

    “哦好”应新新立马拉着他们两个去脸盆架洗手,顺便洗下脸。

    丁海杏一发话,俩人老实了,乖乖的洗手坐在餐桌前,吃饭。

    安安静静的吃完饭,国瑛和小九儿走过来拉着丁海杏的手,扁着嘴道,“妈妈,您还生气吗”

    “没有,我没有生气。”丁海杏搭着他们的手站了起来,“走,我们客厅说话。”

    丁海杏搭着他们俩,去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将他们搂进怀里,温柔地看着他们道,“喜欢爸爸”

    “喜欢”两人重重地点头道。

    “虽然爸爸不在我们身边,你们可以写信给他表达自己对爸爸的思念之情。”丁海杏伸手轻轻揉着孩子们的脑袋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