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顶梁柱和屋顶

作品:《六零俏军媳

    “别害怕”丁海杏轻拍着他们的后背道,这一次真的把他们给吓坏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们。”

    “嗯”沧溟重重地点头道。

    “妈妈,我们拉钩。”北溟从她怀里出来,伸出小手指道。

    丁海杏摇头失笑道,“好,拉钩。”乖乖地伸出右手小指,勾住北溟的小手指。

    沧溟也加入了自己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沧溟撤回了手,将斜跨的书包放在茶几上道,“姥姥呢还有启航。”

    “去外面给启航放放风,一上午都关在屋子里。”丁海杏勾唇轻笑道。

    和丁妈不玩儿电话了,就充当丁海杏的陪练员,陪着她在客厅里训练走路。

    “妈咱们中午吃什么”北溟拿着他和沧溟的书包挂在了门口的衣架。

    “面条,等你新新姐回来咱们就下面条。”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奇怪了,我爸呢他怎么没黏着你。”沧溟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

    “你爸走了。”丁海杏看着孩子们说道。

    “走了往哪儿走”北溟不明所以的问道。

    “又去工作了,归期未定。”沧溟轻叹一声道。

    北溟惊讶了一声后,小声地说道,“怎么怎么快就走了。”一个月下来,他亲眼看着爸爸怎么对妈妈的,又怎么对他们的,说句实在话,有爸爸在的感觉真好

    可是现在算什么连告别都没有人就走了。

    “北溟不高兴了。”丁海杏看着明显噘着嘴的北溟道,温柔的又道,“你爸爸是去工作,没有爸爸工作,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生活。”

    “可是可是其他人的爸爸工作不是在家门口吗天天回家。”北溟可怜兮兮地说道。

    丁海杏拉着他的手道,“因为工作性质不一样,所以爸爸不能像其他孩子的爸爸常常回家。”轻轻搂着北溟道,“虽然爸爸不在你们身边,但他是爱你们的,时刻把你们放在心上的。”

    孩子他的爸的工作性质又不能明说,即使说了孩子们也不懂

    “这么说吧我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爸爸没日没夜挣回来的。”丁海杏轻拍着北溟的后背直白地说道。

    “啊”北溟惊讶地看着丁海杏道。

    “这么惊讶,你不会以为吃的、穿的,是大风平白无故给你刮来的吧”丁海杏捏捏他的挺翘的鼻子道,“傻小子不要只看见妈妈在你们的身边,对你们的付出。也要看看爸爸为这个家的付出。虽然你们感觉不到,但必须知道。要不怎么说男人是一个家的顶梁柱呢他撑起这个家。”

    “哦”北溟懂事地点点头道,眨眨清澈明亮的眼睛好奇地问道,“爸爸是顶梁柱,那妈妈是什么”

    “我啊”丁海杏琉璃似的双眸轻轻流转,“妈妈就是屋顶。家要男人撑着,但是得有家给他撑着,才能让你们的爸爸心无旁骛的奋斗事业。”

    “所以妈妈老是说我们是爸爸坚强的后盾。”沧溟笑眯眯地说道,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嗯哼”丁海杏重重的点头道。

    孩子他爸现在不在家,缺失了孩子重要的成长阶段,这是现实客观无法改变的事。

    父亲跟子女的亲近感,是从换尿布、哄睡、抱着洗澡、坐在膝盖上讲故事等点滴累积起来的,孩子除了从母亲的抚摸和拥抱中得到安全感外,也是跟父亲建立连接的关键阶段,一旦错过了,再也没有机会弥补

    丁海杏要做的就是情感上不能缺失,是孩子们与孩子他爸之间的关系纽带。不能让孩子们认为没有这个爸爸,或者干脆是个局外人。

    爸爸可以不在身边,但生活中不能没有爸爸的席位。

    “那我们呢”沧溟看着丁海杏充满好奇地问道。

    “我们是什么”北溟附和道。

    “你们啊像小树,是我和你爸的希望,要成长为未来爸妈的保护伞。”丁海杏笑着揉揉他们俩的小脑袋道,“要努力哦”

    “我一定会保护妈妈的。”沧溟一副小男子汉的样子道。

    “那就多谢沧溟了。”丁海杏笑着揉揉他细软的发丝。

    北溟仰起小脸看着丁海杏道,“走就走吧反正妈妈醒了,我们有妈妈”末了又加了一句,“无论如何爸爸把妈妈给叫醒了,他都是好爸爸”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也不纠正他了,严格意义上也算是。

    丁海杏抬眼与沧溟对视,两人相视一笑,目光同时看向了北溟。

    “我们回来了。”丁妈抱着丁启航推门进来道。

    “哥哥。”丁启航看见沧溟兄弟俩,立马激动地叫道,“奶奶,放我下来。”

    丁妈将他放在了地上,小家伙儿颠颠儿跑到了两兄弟面前,一手拉着一个。

    “行了你们玩儿,我去擀面条。”丁妈卷起袖子道,“面条擀好,估计新新也回来了。”

    “嗯”沧溟拉着丁启航的手道。

    “杏儿,给你下汤面如何”丁妈看着她征询道,“汤面好消化。”

    “好。”丁海杏点头应道。

    如丁妈所说,她擀好了面条,应新新也放学回来了。

    “我回来了。”应新新背着书包进了家门。

    忙忙叨叨的吃完饭,收拾干净后,孩子们就又该上学了。

    丁妈将丁启航给哄睡了,将孩子洗干净的衣服给拿出来,开线的、破口的缝缝补补。

    丁海杏见状,拍了下额头道,“糟了,孩子们的棉衣我还没做呢”

    “我给做好了。”丁妈出声道,“常胜在家一个多月,他照看着你,我就把家里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那太棒了,我偷一回懒。”丁海杏嘿嘿一笑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偷懒,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丁妈气不过抬手捶了丁海杏肩头一拳。

    “痛痛”丁海杏捂着自己的肩头道。

    “装什么装我根本没用力。”丁妈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说在眼眶又红了,鼻音浓重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听到你出事的消息,这心被刀活生生给剜了似的。”食指蹭蹭鼻翼,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妈,妈,我错了。”丁海杏赶紧赔不是道,“我以后不会再拿这件事开玩笑了。”

    丁海杏哄的磨破了嘴皮子,才将自家的母上大人给哄的破涕为笑了。

    “饿不饿”丁妈吸吸鼻子看着她道,“我在给你做点儿好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