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气愤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有什么话就说”丁爸心情超好地看着他道。

    “丁队长,有烦心的事情吗”曲中原想了想迂回地问道。

    “没有。”丁爸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想起来刚才的事情,赶紧说道,“我眼睛红是喜极而泣。”

    “是事情得到解决了吗”曲中原看着开心的他道。

    “嗯解决了。”丁爸点头如捣蒜道,诧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话说这一个月秋收,累得爬不起来,难道我表现的很明显。”

    “不,丁队长表现的不明显,可能是我多关注的吧察觉你有心事,尤其下地休息时,总觉的心事重重的。”曲中原轻蹙了下眉头道。

    “多谢关心,现在没事了。”丁爸笑着说道,“已经雨过天晴了。”

    “那就好,不打扰你了。”曲中原拎着自己的包裹出了大队。

    丁爸走到脸盆架旁,洗了把脸,踏出了大队,站在长廊下,深吸一口气,感觉这湿咸的海风也香甜了,天更高更蓝了,一切都那么美好了。

    还真是多亏了秋收且忙碌的一个月,让他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

    “现在去找知青聊聊。”丁爸自言自语地说道。

    丁爸直接走到了地里,招手让正在拾红薯的凌丹姝过来。

    凌丹姝拍了拍满是土的手走了过来道,“丁队长什么事”

    “这电线杆子已经架到了家门口了,从明儿开始就要往各家各户架线了,你晚上给大家讲讲用电常识。”丁爸看着眼前被晒成小麦色皮肤的凌丹姝道。

    “没问题。”凌丹姝冷冷的应道。

    丁爸看她的脸色,这是有气啊难道是针对我,我好想没得罪这小祖宗吧

    “我不是生你的气。”凌丹姝黑着脸看着丁爸道。

    “哦你要调换工作的事情,我帮你们俩说好了。”丁爸看着她压低声音道。

    “不急”凌丹姝脸色阴沉沉地说出两个字道。

    “咋又不急了。”丁爸纳闷地看着她道,“你前些时候,跟催命似的。”

    “我说不急就不急,你有意见”凌丹姝冷言冷语地说道。

    “没意见,没意见。”丁爸立马表明态度道,看着她又道,“咱可丑话说在前面,那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不急的话要是被人给抢,你可不能怨我不出力。”

    “放心,我公私分明,一个小学教师我还看不上眼。”凌丹姝轻哼一声道,随即看着他又道,“只不过我们走的时候你不能使绊子。”

    “我是那样的人吗”丁爸阴沉着脸道,被这毒嘴的丫头给气的不轻。

    “那就好记住你说的话。”凌丹姝黑着脸转身重新跳入田里。

    丁爸摇摇头道,“这丫头今天吃了炮仗了,一点就炸。”背着手踩着田埂,离开了农田。

    凌丹姝黑着脸回到地里,拿着着小铲子继续翻地,看看有没有遗漏下来的红薯。

    连雯雯凑过来道,“丹姝,你跟队长嘀咕什么呢”

    “没什么”凌丹姝摇摇头道,“村里不是要装电灯了,所以让我给社员们讲讲安用电。”

    “应该的。”连雯雯点点头道。

    “邵勋又去县里了。”凌丹姝漆黑如墨的双眸瞥了她一眼,别有深意地说道。

    “嗯他去公社办正事。”连雯雯蹲在地上抬眼看着她道,“你又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听吗”凌丹姝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道。

    “邵勋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他那么积极想要跳出农门,我居然还怀疑他,这不太好吧”连雯雯双眸清澈地看着她道。

    说实在话农村太苦了,在她的认知里,那农村就是陶渊明笔下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么的诗情画意与自然洒脱。

    而见识到真正的农村生活,恨不得爆粗口,什么狗屁悠然,总算体会了什么叫面朝黄土背朝天,体会了,什么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不说邵勋积极的找门路,想跳出农门,她也想,可是成分是她身上的一道枷锁。

    这辈子别想有所改变了,邵勋能出去的话,未来他们的日子也好过一点儿,想起这个她脸颊泛起红晕。

    “你就不怕他走了,甩了你。”凌丹姝咬着后槽牙气愤地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他。”连雯雯眼神坚定地看着她道。

    就是这个信任的眼神,把凌丹姝给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让她投鼠忌器,束手束脚的。

    明明知道那小子脚踏两只船,勾搭上县知青办主任家的姑娘,可她说什么雯雯都不信。

    真是气的她跳脚,被邵勋两三句好话给哄的找不到北了。

    雯雯反而怪她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害得她干着急使不上力。

    邵勋甚至在她的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雯雯对他死心塌地。

    也是自己自以为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凌丹姝本来想揭穿他的真面目。

    约他出来激将法,让他说出真相,被躲在一旁的连雯雯听见,多好的计策,却功亏一篑,差点儿让在即失去雯雯的信任,失去这个好友。

    让家里知道她办事如此的糊涂,得好好得给她上堂政治课。

    最后还是有以老人家的名义发誓才求得原谅的。她永远都忘不了,那混蛋的得意与嘲讽的眼神。

    真是奇耻大辱

    真希望那小子早点儿摊牌,也可以让雯雯这傻丫头死心,她们也好另谋出路,她在这里是一刻也呆不下去。

    或许她该逼一逼那边,任何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疯狂的。

    平静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寒光,这一次一定要雯雯看清他的真面目。

    aaaaaa

    丁启航跟丁妈玩儿够了自制电话,就要水喝,可见小家伙说了多少的话,口干舌燥的。

    到了该做午饭的时间,丁海杏就负责看着丁启航,丁妈做饭去。

    中午放学沧溟和北溟是一路跑回来的,看见丁海杏坐在平日里常做的沙发上,如释重负。

    丁海杏清晰的看见他们情绪的变化,心中抽疼,“傻孩子,不会了。”承诺道,“我保证不会了。”展开双臂将扑进自己怀里的孩子,紧紧的搂着他们两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