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算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呵呵”丁海杏摇头失笑道,“你还真打算用这个借口啊”

    “不然怎么办科学无法解释,齐医生了多好的借口为什么不用”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恐怕不能服众吧”丁海杏双眸担心地看着他道。

    “我们一家人一条心,整日里跟你说话,将你给叫醒的。这个大家都知道。”战常胜笑着摇头道,“你昏迷找不到缘由,这醒来自然就玄而又玄了,解释不清了。”轻哼一声道,“留着让他们自己自行想象吧”无赖地说道,“反正找不到原因,你就安心的养身体好了。”

    “对了,让沧溟保密。”丁海杏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这不用你说,沧溟的嘴巴严着呢”战常胜欣慰地笑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丁海杏诧异看着他道。

    战常胜抬手晃了晃自己的右手,丁海杏了然地笑了笑道,“你看得见我画的万字符。”

    “嗯”战常胜重重地点点头道,“如果不是看见那个还真帮不了你。”

    “儿子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投降了吧”丁海杏可是亲眼见证儿子成长的,也许是长子的关系,心思深沉了许多。

    战常胜得意地一笑道,“那小子,我是他老子,三两下就诈出来了。”

    “出息套出儿子的话就那么得意。”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笑而不语,丁海杏反手握着他的手,大拇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摩挲着。

    “杏儿,你在干什么”战常胜垂眸看着自己大手上作怪的小手道,“心思不定,有什么话想说吗”抬眼清澈的双眸凝视着她,“这个程度了,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说呢”双眉轻挑,意味深长地说道。

    “好吧”丁海杏深吸一口气,抬眼神色镇定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会摩斯密码的”

    战常胜闻言,握着的她的手一紧,随即坦然地说道,“跟老景学的。”

    “好了,你的身体还虚,先躺着,我去给你做点儿吃的。”战常胜站起来道。

    “等等”丁海杏紧拽着他的手,眼神游移地不敢与之对视,“你你就真的不问我吗”

    战常胜弯下腰与她平视,目光湛湛,微微一笑道,“说好不问的,等我自己发现不好吗”剑眉轻挑道,“那更有趣不是吗”亲亲她的额头道,“无论你是什么都是我的爱人,我孩子们的妈妈这就够了。”

    “不后悔”丁海杏抬眼凝视着他,目光在的脸上转来转去。

    “不后悔”战常胜眸光深邃坚定地看着她铿锵有力地说道。

    丁海杏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眼底的真诚。

    “好了,好好休息,我给你做饭去。”战常胜亲昵的捏捏她的脸颊道,“看看都饿的瘦了,给你好好的补补。”松开她的手站起来,转身离开。

    “爸妈,我们回来了。”沧溟提着两个空暖瓶进来道。

    丁妈和应新新一人抱着一床被子,丁启航被北溟和小九儿拉着,呼啦啦一下子进来了。

    “嘘”战常胜食指比在嘴边压低声音道,“你们小声点儿,你妈妈身体还虚,别打扰她了。”

    “哦”五个孩子齐齐点头道。

    “东西先放到茶几上,等一会儿我在归位。”战常胜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道,又抬头看了下挂钟,“现在吃饭,正好能赶上第一节课。”

    孩子们一听见上学,脸刷的一下就垮了,国瑛大着胆子说道,“爸爸,我们留在家里陪妈妈好不好。”

    “不好”战常胜看着孩子心有余悸地样子道,“我像你们保证,你们的妈妈不会再无缘无故的一睡不醒了。你们的妈妈一定陪着你们。”上去将孩子们抱在怀里道,“乖,吃饭上学去,我保证你们放学回来,妈妈一定会抱抱你们。”

    “那好吧”沧溟咬着嘴唇不甘心地说道。

    丁妈放下东西,“走走,咱们吃饭去。”拉着孩子们洗手去。

    战常胜进了厨房,看着坐在餐桌前的孩子们道,“你们先吃饭,我给你妈做碗海鲜粥。”

    “嗯”孩子们点头道。

    吃过早饭,应新新和沧溟、北溟将国瑛和小九儿送到托儿所,然后才去学校。

    aaaaaaaa

    丁海杏醒来的消息随着她被战常胜抱回了家,营区内的人一下子都知道了。

    吴忠国终于等来了机会,可以有正面见识战常胜,如果是在酒场上,微醺之际,催眠的机会应该大大的增加。

    这一个月来,他可是天天盼着机会,却苦于没有机会。

    现在要做的就是找高进山,以庆祝弟妹病愈的机会,摆酒庆祝。

    吴忠国踩着点在上班的路上巧遇高进山打招呼道,“老高。”

    “是老吴啊”高进山看着他笑道。

    吴忠国上下打量着他,眼神一瞬不瞬的。

    这样直勾勾的眼神高进山想不注意都难,抬眼看着他道,“老吴,你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

    “老高,有啥好事让你这么高兴。”吴忠国微微一笑问道,眼底算计一闪而逝。

    “弟妹醒了。”高进山进一步解释道,“就是老战的爱人醒了。”

    “知道,知道。”吴忠国忙不迭地点头道,感慨唏嘘道,“这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齐医生说这真是医学奇迹”高进山笑着说道,“老战现在高兴的,这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

    吴忠国抬眼时一道幽光一闪而过,“这是好事,老高咱们一定得贺喜去。”

    “给谁贺喜去”江二号走过来道。

    “你媳妇儿将弟妹给治好了,咱们怎么也得让老战破费、破费。”高进山看着江二号,一副敲竹杠的样子。

    “对”江二号积极响应道,“咱吃大户去。”

    “对吃大户,我可是肖想老战的茅台酒,好久了。”高进山很没出息的吸溜着口水道。

    “你们也太不厚道了吧”吴忠国看着他们二人道,狡黠地一笑道,“怎么说咱们也是老战的娘家,应该为他庆祝,接风洗尘才对,咱们提着菜上去,酒水他出。”

    “还真是文化人,敲竹杠都敲的这么师出有名。”高进山哈哈一笑道,“晚上,晚上咱们吃大户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