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彼此守护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肉身里面血肉、骨骼、经脉都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变得更加的坚韧,力量也在不断地增加中。

    丁海杏黑眸轻闪,凝望着看着贪婪如孩子似的吸收灵气的他,微微一笑,手中指决快速变换,“走”一个小小的聚灵阵悬空在他的头上,飞速的旋转,将灵气高度凝聚,让他有多大能力,就吸多少。

    全身心的投入的投入打坐中的战常胜对外界一无所知,不断的吸收灵气为己所用。

    而肉身被灵气冲刷着,在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让他内心雀跃不已,只有真正的强大才能保护杏儿,才能不让家人担心。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内充斥着庞大的力量,攥紧拳头,感觉能挥出雷霆万钧之势。

    战常胜在太阳跃出海平面那一刻,他睁开了双眼,眼中精光闪烁。

    紧张且担心地看向丁海杏,胸口起伏松了口气,看向她的黑眸湛亮,漆黑的眼底仿佛有火焰燃烧似的。

    他眉目含笑地注视着丁海杏,微微点头,她经过刚才一番简短的修炼,一扫之前的脆弱与憔悴,感觉是枯木逢春似的,精神焕发。

    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看起来清雅出尘,多了份难以言表的气质。飞扬的嘴角显露出他此时快乐的心情,整个人都散发着俊朗的神彩。

    丁海杏凝望着他,清晰的看见他眼底的变化,神情慌乱地他。她的心被狠狠的震了一下,他真的怕失去自己。然而当重新看见那样明朗的笑容,觉得那是冬日阳光都比不上的灿烂与美丽。

    “看够了吗”丁海杏看着他黏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娇嗔道。

    “没有,永远都看不够。”战常胜双眸如猎豹似的极具侵略性地看着她,好像只有将她拆解入腹,才能放心。

    唉这个不让省心的人

    他倒是会倒打一耙,也不知道谁不让人省心。

    丁海杏看着他望向自己眼巴巴,不舍的眨眼的模样,心头微动,“为了你我一定好好的保重自己”

    “我也是”战常胜重重地点头道。

    两人很有默契的一笑,彼此守护着对方。

    “什么味道,这么臭。”战常胜嗅嗅鼻子道。

    “你的嗅觉也太不灵敏了吧你掀开你的衣服看看。”丁海杏食指指着他道。

    战常胜掀开衬衫一角,看见皮肤上黑乎乎,油腻腻,黏答答的泥巴,闻之令人作呕,“这是什么”轻轻晃了晃身子,感觉衣服都黏在了身上,“我全身上下不会都这样吧”

    “你说呢”丁海杏说着手指轻轻一挥,念了一个清洁咒,朝他眨眨眼,“现在看看。”

    “啊”战常胜垂下头,惊讶地发现,那些臭乎乎,黏答答的东西都没有了,浑身清爽的很。

    战常胜看到的是骨体荣华焕发,光芒四射。最为明显的是肌肤更是变得白润如玉一般光滑,比女人的肌肤还白皙,嫩滑。

    抬眼惊讶地看着她道,“怎么做到的。”

    “清洁咒。”丁海杏水润的双眸看着他浅笑道,特意挥挥自己食指。

    战常胜眼波流转,竖起食指点点道,“杏儿是不是用它经常洗衣服。”

    “嗯哼”丁海杏笑着点点头道,“如果不这样,你就没有军装可穿了,早就被我给洗坏了。”

    没办法缺衣少食的年代,不勤俭节约都不行,艰苦朴素的作风代代传。

    “刚才那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我身体里排出来的吗”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嗯洗髓伐骨”丁海杏抬眼凝视着干脆地说道。

    “汉武记黄眉翁指东方朔曰“吾三千年一反骨洗髓,三千年一剥皮伐毛。吾今已三洗髓,三伐毛矣。””战常胜惊讶地说道,嘿嘿一笑道,“我也成仙了吗”

    丁海杏摇头轻笑道,“还早着呢洗髓伐骨,其中的经,指经脉;髓指骨髓。也说成洗髓伐骨、伐骨洗髓等。意思是排除身体和头脑中所有内部杂质废物,对经脉全面进行的一次清理,可以让你的体质变得更加强壮,全身的契合度更加强。”语气非常柔和,琉璃一般清澈的漂亮眼眸锁住他的目光。

    “我说笑呢”战常胜那双漆黑深幽的眼睛温柔的望着她道,“我记得书里写着伐毛洗髓,古时神话传说,谓仙人涤除尘垢,脱胎换骨。”

    “嗯你连先天之境的门还没有摸到呢”丁海杏那双如黑曜石般清透明亮的双眸紧紧地看着他道。

    “先天之境”战常胜满是疑惑地看着她道。

    一抹清浅的笑容从丁海杏嘴角溢出,“人在母胎之中的时候,仅凭母亲生命营养,完全不接触五谷杂粮,此为先天之源,所以人们经常用纯净这个词语来描述刚刚出生的婴儿。

    但是当人出生之后,由胎息变成了口鼻呼吸,自然而然的就从先天转为到了后天。

    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后天空气包括食物中的杂质与毒素就会在身体慢慢累积,等到年老的时候,身体各项机能退化,各种疾病随之而来,这就是人生老病死的原因与整个过程。

    而以前练武和修道之人,终其一生所追求的,就是想让自己的身体重新回到母胎时的状态,那就是先天之境。”

    “万里长征只迈了第一步。”战常胜通透地说道。

    “嗯”丁海杏双眉轻挑点点头道。

    “真的能长生不老、羽化成仙”战常胜深邃的双眸眨了眨,天真地问道。

    “怎么你想长生不老”丁海杏清透的目光凝视着他,饶有兴致地问道。

    “嗯”战常胜摇摇头道,“不想很无趣的。”

    “终其一生能跨入先天之境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长生不老就更别想了”丁海杏话锋一转笑容温暖地说道,“但是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延缓衰老,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

    “老不老,我一个糙老爷们才不在乎呢”战常胜目光不移动半分地看着丁海杏道,“你在乎吗”

    “我”

    丁海杏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是国瑛地声音从门外传来,“爸,开门”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双手向下压压,无声地说道,快躺下,躺下。

    两人因为红缨的关系都会唇语,所以丁海杏立马躺倒,抓着被子盖上。

    战常胜拉开椅子,猛地想起什么,立马转身回头看向丁海杏道,脸,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