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1章 害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深秋早晨窗外还黑漆漆地,病房外走廊上的晕黄的灯光透过房门上的玻璃射进来,让房间内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

    “什么话”战常胜闻言抬眼着急地看着他道,“有什么话就快说,你要急死我吗”

    沧溟抬眼凝视着战常胜小声地说道,“我我妈是不是怕你。”

    “怕我”战常胜闻言一愣,眼神游移躲避着他的目光,坚决地摇头道,“怎么可能为什么要怕我你胡说什么”

    “我妈的心中的秘密暴露了,本来是我和妈妈的秘密,都怪您给拆穿了。要怎么跟您解释,自己丢魂了。”沧溟埋怨他道,“再说了,人鬼殊途啊天道就是天道,不会为谁改变的。”一脸严肃地说道,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儿不嫌母丑,我妈变成什么样儿都是我妈。”叹口气又道,“您就不同了,成人的世界好复杂的。没见那话本小说里”摇头晃脑地拉长声音道,“痴心女子负心汉。”

    这些日子他们父子里钻研不少这类书籍,对天道存有了敬畏之心。以前他们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战常胜闻言满脸黑线,“混小子。”嗤之以鼻讪笑道,“以后啊给我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神鬼志怪小说。把脑袋都看傻了,带着脑袋看书。你爸我是那些做白日梦的书呆子吗你妈永远是我的爱人,是我孩子的妈。”

    “哦”沧溟噘着嘴嘟囔道,“可爸,您是军人,应该知道军纪严明,何况这三界之内各有各的纪律。”

    一句话把战常胜给噎了个半死,好半天没喘过气来。

    沧溟看着他黑如锅底的脸色,赶紧摆手道,“爸,我说的当不得真的。”尴尬的,“呵呵”一笑。

    “你妈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战常胜脱口而出道。

    “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沧溟摸摸自己的耳朵道,忽然想起来严重抗议道,“爸,我妈不是孙猴子。”

    “我只是比喻。”战常胜紧紧地抓着丁海杏的手,低声呢喃道,“她救了那么多人,天道不会这么残忍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救人”沧溟闻言一头雾水道,“我咋不知道我妈救谁了”

    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沧溟知道,所以战常胜直接说道,“呃你不赶紧回家,北溟他们应该醒了。”

    “爸,您这回避问题的态度也太明显了。”沧溟满脸黑线地看着他道,“我虽然小,但我不傻。您明明说了救人,可我妈大门都没出救谁去”

    这有个难缠的儿子也是头疼,战常胜无奈地看着他道,“你就当没听见不好了。”

    “可是我明明听见了,怎么能当没听见呢”沧溟直视着他道。

    “这个我们还是等你妈醒来再说好了。”战常胜避而不答道,挥手催促道,“你还是赶紧回去帮你姥姥吧”

    “爸您觉得我妈能回来吗”沧溟双手托腮沮丧地说道,一次次希望到绝望都没有信心了,“我再也没听见妈跟我说话。”一脸难过地说道,“我甚至怀疑那是我出现的幻觉。”出神看着右手手心儿里的万字符。

    “这个还能假啊”战常胜指着他的右手手心道。

    “那为什么还不回来。”沧溟自言自语地说道。

    “时机未到,总之你妈一定会回来的,她可舍不得你们。”战常胜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一定要有信心。”

    “嗯”沧溟看了看窗外启明星起身道,“爸我走了。”

    “你走吧”战常胜跟着站起来道。

    “爸,不用送我。”沧溟看着他摆手说道。

    “我把门插上,想在试一次。”战常胜看着他说道,将他送出去,然后熄灭了灯,房间内陷入了黑暗,挡不住他锐利的视线。

    战常胜坐在病床前拉着她的微凉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颊,声音分外温柔滴说道,“杏儿,你回来吧你身上有什么秘密我都不会问只求你回来。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好,鬼也好,你都是我的爱人,抓住就不会在放手。”

    这个呆子还真信儿子胡说八道。

    “真的不问”

    细弱的嘤咛声,从丁海杏的红唇中缓缓地溢出。

    “杏儿”战常胜激动地将丁海杏抱进怀里,力气之大仿佛要将捏碎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痛痛你轻点儿,现在的我脆弱的很,浑身跟散了架似的。”丁海杏趴在他的肩头,略带沙哑地声音在他耳边细若游丝般的呢喃道。

    虚弱的丁海杏连说话都费劲儿。

    “好好好,我轻点儿。”战常胜赶紧松开点儿道,将她轻柔地托在自己的怀里,“你掐我一下,杏儿掐我一下,这不是在做梦吧”

    “我浑身无力,现在根本就掐不疼你,连握拳的力气都没有。”丁海杏轻扯唇角,困难地提醒他道,“你去拉开灯,不就看清楚了,在不,你自己掐自己好了。”言语中浓浓地调侃。

    战常胜闻言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回了床上,赶紧将房间的灯给拉开了。

    一转身就看见她拿清澈如秋水般的双眸看着自己,勾起的唇角露出如冰雪融化的笑容,一扫他心中的苦闷与烦躁与不安。

    战常胜的双眸瞬间模糊了,疾步走过来,坐在病床前,双手小心翼翼的托着她的苍白瘦弱的手,感受着她掌心的温度,“你醒了太好了。”泪如断了线珍珠似的落了下来,“杏儿,你知不知道你快吓死我了,我以为永远要失去你了。”

    “别哭我这不是没事了。”丁海杏虚弱地说道,眉眼间尽是笑意,双眸神采奕奕。

    丁海杏现在虚弱的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想要轻拭他脸上的泪都不可以。

    空间中的丁海杏进入忘我的炼魂状态,不知时间,不知外面的一切,等体内的灵气充沛,时间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缓缓地睁开了双眸,魂魄有种说不出的舒爽,等她内视后,更是莫名的一惊,此时魂魄内精纯的灵气竟然比炼魂之初多了十多倍。

    这下子应该可以回归本位了吧丁海杏闪出空间,就听见他们父子俩的对话。

    这还是真是个难题,她要怎么跟战常胜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