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保证完成任务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大哥,快走。”北溟喊他道。

    “好,走走。”沧溟跟着应新新还有北溟去晨练,身后跟着小九儿与国瑛两个小尾巴,至于丁启航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

    北溟边跑边问道,“你跟那个”不太好意思地说道,“你跟爸在嘀咕什么”

    “没说什么”沧溟矢口否认道。

    “大哥你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还说没什么”北溟伸出双手在嘴边画出大大的弧度道,“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我高兴是爸回来了。”沧溟机灵的说道,妈的事情还是先别说了,免得这小子嘴不严,也不知道妈能叫回来。到时候又水漫金山了。

    “回来又有什么用,咱妈不是还没有醒来。”北溟情绪低落地说道。

    沧溟看着他难过的样子,“二弟,其实”

    “你们哥俩在嘀咕什么”跑在最前面的应新新回头看着落后很多的沧溟他们俩道。

    一下子将沧溟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

    “哦这就来。”沧溟和北溟抬眼看着前方的应新新加快了脚步。

    aaaaaaaa

    战常胜拿着锤子和钉子,在丁妈的指导下,叮叮当当的捶了一通,将被一掌捶趴下的饭桌给修好了。

    丁妈双手撑在饭桌上,试着晃晃,结果纹丝不动,看着战常胜夸道,“干的不错。”

    “是妈指导的好。”战常胜谦虚地说道。

    “行了,既然饭桌摆弄好了,赶紧做饭吧他们饿了肯定嗷嗷叫。”丁妈催促道。

    “是,妈”战常胜洗洗手,从绳子上拿下蓝白相间的格子围裙,麻溜的系上。

    “妈,你忙吧今儿说好我给孩子们做饭的,我可以独立完成的。”战常胜看着丁妈道。

    “那好,眼见着天气要转凉了,孩子们的棉衣拆洗了,还没做呢”丁妈拧开水龙头洗洗手道。

    “妈,孩子们麻烦你了。”战常胜不好意思地说道。

    “说什么傻话,我可是孩子的姥姥,你当我这姥姥是白当的啊”丁妈摇摇头看着他道,拿起搭在绳子上的毛巾擦擦手道,“行了,你忙吧”

    “妈,咱们早餐海鲜粥,蒸虾饺如何”战常胜征求她的意见道。

    “没问题。”丁妈点点头道,然后出了厨房。

    战常胜摆开架势在厨房里给孩子们做饭。

    丁妈回到卧室将棉花和衣服的表里拿出来。

    顺便看着还睡得香丁启航,这小子跟小猪似的,能吃能睡,一点儿也不闹人。

    孩子们长的快,该放边的放到最大限度,实在不行了,接上一节。

    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比缝缝补补又三年好多了。

    等孩子们回来,新鲜热腾腾的饭菜就出炉了。

    “回来正好,赶紧洗手吃饭去。”战常胜眉眼带笑地看着他们道。

    “爸爸,这真是您做的”国瑛看着热腾腾的虾饺不敢相信地说道。

    “当然了,爸爸的手艺,不比咱妈的弱”沧溟给小九儿洗好了手,两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道。

    战常胜抱着丁启航洗洗手,抱着他坐在曾经是沧溟的餐椅上。

    大家洗好了手都坐下后,目光都看向了丁妈。

    丁妈也不废话,很干脆地说道,“吃饭,”

    “嗯”国瑛吃下一个虾饺道,“好好吃啊”

    “好吃你们就多吃点儿,我做的管饱。”战常胜慈爱的目光一一扫过孩子们道。

    吃完饭,应新新和沧溟洗碗刷完筷子,收拾干净,背上书包该上学的都上学了。

    “爸爸,送我们去托儿所好吗”国瑛拉着战常胜手摇摇道,“我也想像别的小朋友似的,被爸爸送到托儿所。”眼神带着希冀和羡慕。

    “我也要,我也要。”小九儿拉着战常胜另一只手道。

    “国瑛,小九儿别胡闹,”沧溟板着脸看着他们两个道,“我送你们去托儿所。”

    “不要,我要让爸爸送。”国瑛噘着小嘴儿可怜巴巴地说道。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送你们去。”战常胜低头看着他们三个道。

    “爸”沧溟气呼呼地说道,抬眼看着战常胜使使眼色。

    “我心里有数。”战常胜朝他点点头道,一左一右两个国瑛和小九儿说道。

    战常胜抬头又看向丁妈道,“妈,我送完孩子们直接去医院,您在家带着启航好了。”随即又道,“妈,您就别跟我争了,听我的安排。”

    “好午饭我来做。”丁妈看着他们说道。

    “行。”战常胜就不在争执这个,因为他还有报告要写。

    有关于这次潜艇被围,在海底的经验教训。

    所有的数据都在自己的脑子里,必须整理出来科学的数据,为以后的训练打下基础。

    “走吧孩子们。”战常胜拉着孩子们道。

    此时电话却响了起来,“叮铃铃”

    “我来接,我来接。”国瑛松开战常胜颠颠儿的跑到茶几处,“喂你好,我是国瑛。”

    听筒里的人听见稚嫩的童音,一愣,随即笑了笑道,“你是国瑛啊帮爷爷叫你爸爸听电话好吗”声音特意放的很柔和。

    “好的,爷爷请稍等。”国瑛嘴甜地说道,然后将听筒递给了战常胜道,“爸爸找您的。”

    战常胜接过电话道,“您好,我是战常胜。”

    低沉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道,“小战,是我。”

    “首长”战常胜闻言立马站直了,笔挺的如青松一般。

    “小战,你的爱人如何了”听筒里的关心地问道。

    “谢首长关心。”战常胜随即说道。

    “这个小战,跟我客气什么”他关切地又道,“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是”战常胜眼波流转琢磨了一下道,“虽然我爱人的情况不太好。不过我找到了救治的办法。”

    医生都宣判死刑了,如果杏儿醒了,得师出有名。

    不然的话没办法解释,所以这话得留有余地。

    “那就好。”他非常高兴地说道,“小战,艇上的人恢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所以你只有一个月的假期。”听筒里的人话锋一转道,“但是人休假,工作不能耽误。这次算是歪打正着,非常具有战略意义,打破了常规的潜艇,潜伏海底的极限值。我需要完整的工作汇报。”

    “是保证完成任务。”战常胜铿锵有力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