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希望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跟蜗牛似的,缓慢的冲开与蕴养着她受损的经脉。

    只是一点点,就可以想象杏儿整个身体是多么的脆弱了,吊着一口气而已,好像轻轻一碰她就碎了一般。

    战常胜心疼的又红了眼眶,如果不是自己脑筋转的快,即便杏儿魂魄归位,就如今这身体也废了,终日与床为伍。

    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嗔怪道,“明明冷漠的人,怎么就这么冲动,真是个笨蛋”

    而一想到这个笨蛋为了自己,真是气都没处撒,只能独自生闷气。

    “杏儿我们一起努力,你一定要回来。不然我没有办法向孩子交代。”战常胜潋滟水润地双眸温柔地看着她道,“还有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回答他的是深夜里一片寂静。

    战常胜垂下眼睑继续万般小心的冲开拥塞的经脉,这个非常耗时、耗费心力。不但被束手束脚,还悠着点,小心点呵护,很快战常胜身上的衣服就被踏湿了,等到松手的时候,他如同水里捞出来似的。

    “呼”战常胜长出一口气,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时间差不多了。”又进入打坐入定中,一股气息在身体内游走,整个身体都感觉到温暖。他的尽快恢复体力,也顺便把身上的衣服给烘干了。

    aaaaaaaa

    丁妈带着孩子们回了家,看着惨烈的现场,惊讶地看着沧溟道,“你来给我解释一下,这饭桌怎么回事”

    沧溟尴尬地挠挠头道,“我爸不小心给一巴掌给拍趴下了。”

    “你们可真是,这饭桌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丁妈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们道,“好了,饭桌英勇就义了,我们吃饭的时候怎么办难不成端这碗蹲墙根儿啊”

    “让我爸从后勤在弄一个呗”沧溟简单地轻松地说道。

    “这是公共财物,不用赔偿吗你可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说的容易。”丁妈气呼呼地看着他道。

    沧溟想说就是赔偿,也赔得起。可是看着姥姥黑着脸,他要是敢这么说一定后被扣上思想觉悟不高的帽子。

    “我爸因为我妈的事情,太气愤了,一巴掌拍下去,就成了这样了。”沧溟一脸无辜地眨眨眼道,“谁知道它这般不中用,一下子就寿终正寝了。”结结巴巴地又道,“咱们再去后勤般一个。”

    “你说的轻松,不要租赁费啊”丁妈没好气地看着他道,“别当我是无知地乡下村妇。”

    这房里的家具可是要租赁费的,每个月两块钱。

    沧溟面对着黑脸的丁妈,好心地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去茶几上吃饭。”

    “不然还能怎么样”丁妈看着趴在地上的饭桌,仔细观察了一下道,“看起来还能修,没有碎成渣渣。”

    “姥姥,我们没有人会修吧”北溟眨眨眼看着丁妈道。

    “我虽然没有亲手动过,可木匠该怎么做难不倒我,明儿我指挥你爸将饭桌给我重新钉好了。”丁妈非常有自信地说道。

    “姥姥其实去后勤换一张也不费事。”沧溟打着哈气说道,显然困了。

    “你这孩子,居家过日子可不能这么过,怎么能将麻烦甩给别人呢”丁妈数落他道。

    沧溟看着丁妈的脸,就知道大事不妙,一个激灵赶紧说道,“我这不是怕我爸不会木匠活儿,本来瞎了在让他给修瘸了。”

    “你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你爸没有信心啊”丁妈好笑地看着他道,“放心吧有我在绝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而且别小看你爸,这现在的男人可都是能,电工、木工、泥瓦工、修理工”

    “希望吧”沧溟意兴阑珊地说道,可不抱多大的希望。

    您老要说我老爸玩儿枪,那是强手,做木匠活,那是我大舅强项。

    “算了,不跟你解释了,明天我们用事实说话。”丁妈微微摇摇头道,“好了咱们洗洗睡觉吧”然后带着孩子洗漱过后,将他们安顿在了炕上,盖好了被子。

    丁妈才去将孩子们脱下来的脏衣服和战常胜的脱下来皱巴巴地军服和应新新一起给洗了。

    在熄灯号吹响之前才干完。

    家里孩子多,造的脏衣服就多,洗起来倒是不费事,都是小件,但却耗时。

    忙活了一天躺在床上浑身的舒坦。

    丁妈侧身看着孩子们,缓缓地闭上眼睛,与孩子们一起进入了梦乡。

    aaaaaaaa

    战常胜运功一小周天后,一扫疲累,满血复活,睁开眼睛,浑身充满了干劲儿,身上的衣服也干了。

    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起身看着依然昏迷不醒地丁海杏温柔滴说道,“杏儿我要离开一下,答应给孩子们做饭的,不能食言了。”低下头十分眷恋地亲亲她的额头道,“我走了很快就回来。”直起身子转身离开,打开门,又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大步流星的朝自家走去,到家时大家都醒来了。

    丁妈一看见他来,立马招手道,“你来的正好,给我解释一下吧”

    战常胜不好意思地看着案发现场,“妈,我太生气了,所以气性大了些。”立马保证道,“以后不会了,再也不拿东西撒气了。”

    丁妈看着他态度良好于是道,“赶紧去找锤子和铁钉,将它修修,不然一会儿怎么吃饭。”

    “哦”战常胜忙不迭地应道,去了客厅找工具。

    洗漱好的沧溟赶紧凑了过去,压低声音急切地问道,“爸,爸,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比我想象的还要坏。”战常胜抽开抽屉道。

    “什么”沧溟陡然拔高声音道。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战常胜拿出锤子和铁钉道。

    沧溟捂着自己的嘴,无辜眨眨眼睛看着他,随后放下手,着急担心地问道,“那我妈”

    “比我想象的严重,却还在我的控制当中。”战常胜信心十足且高兴地说道。

    “呼”沧溟拍着自己的胸脯长出一口气道。

    “先别高兴地太早了,虽然可以救治,不代表一定能醒过来。”战常胜事先打预防针道。

    “我知道,总比坐着干等好”沧溟高兴地说道。

    “常胜,锤子找到了没有。”丁妈子厨房提高声音道。

    “来了。”战常胜望着厨房的方向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