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小心翼翼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爸”国瑛他们围过来,挂在了战常胜的腿上。

    “乖”战常胜垂眸看着他们几个道。

    丁妈摇头道,“常胜你刚回来,肯定累,还是我们吧先休息两天,这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妈我这次搭着顺风船回来,早在船上休息够了。以后杏儿的事情我亲力亲为。”战常胜双眸认真地看着她道,“这些天您既要照顾杏儿,又要照顾孩子们,肯定比我还累。所以您还是休息一下。”拳头捶捶自己的胸口道,“我年轻力壮。”言语轻松地又道,“妈,杏儿是我的爱人,照顾她是应该的。”眼神坚定地望着丁妈,又重重地说道,“无论杏儿什么样子,我都会照顾她一辈子”

    丁妈捂着嘴,深呼吸几次,平稳了心绪道,“常胜放心,不会耽误你的工作的,我闲着没事,杏儿有我这个妈呢”言外之意不用你费心,她不会拖你的后腿的。

    战常胜感动地看着丁妈,有些话不用明说,先将人支开,“妈,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您就更应该让我多照顾一下杏儿。”

    这么一说,丁妈也再无从辩解,“好,我们走,杏儿交给你了。”

    “爸、姥姥。”沧溟喘着粗气扶着门框,声音嘶哑地叫道。

    “沧溟,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丁妈看着跑的脸红彤彤的他道,“看你跑的满头大汗的。”

    沧溟喘着大气,结结巴巴地说道,“我”

    “把气喘匀了再说。”丁妈走过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道。

    沧溟气息均匀后,站直身体说道,“哦我爸走得太快了,我这不是着急追嘛跑的有些快。”眼神看向战常胜使使眼色。

    战常胜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和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

    真的沧溟眼睛亮过星辰,激动地看着他。

    试试看吧战常胜无声地说道,这个事情谁也不敢打包票,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沧溟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轻轻叹了一声,这事真是干着急也没用。

    战常胜鼓励地看着他,打起来精神来,好过起先的无力,总算有了努力的方向,总比无计可施的好

    “你们父子俩在打什么哑谜”丁妈一双眼眸在他们两人身上转来转去的。

    “没什么。”战常胜和沧溟同时说道。

    丁妈看着他们俩满脸疑惑地说道,“古里古怪的。”

    战常胜看着窗外的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趁机赶紧说道,“妈,天色不早了,孩子们困了,您带着孩子睡觉吧”

    “走吧孩子们跟我回去睡觉。”丁妈看着挂在战常胜腿上的三个孩子道。

    “不要,我要跟爸爸在一起。”国瑛执拗地说道。

    “我们也要。”小九儿和丁启航抓着战常胜紧紧的。

    “你们这些孩子,你看看这里哪儿睡得下你们。”丁妈看着他们三个真是啥脾气都没有了,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孩子又没做错,几年没见亲近战常胜她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就怕女婿跟孩子们生分了。

    “姥姥,我跟你走。”北溟抓着丁妈的手道。

    “还是北溟乖,你们也赶紧的跟我走。”丁妈伸出手来道。

    “不要,我们走了,爸爸要是在跑了呢”国瑛可怜兮兮地说道。

    “不会,爸爸不会走,我保证明儿一早,国瑛还能看见我。”战常胜举起左手道,“而且我保证你们明天早上能吃到我做的饭。”他伸手拍了拍国瑛的小脑袋。

    “真的,爸爸会做饭”国瑛仰着脸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这个我可以保证。”沧溟出声道,看着他们三个道,“我数到三,跟我走。”

    “不用数了,我跟大哥走。”小九儿立马识趣地说道,说话中拉着国瑛的手。

    战常胜眼底有丝意外的看着沧溟,这个大哥做的很有气魄嘛看把弟弟们和妹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沧溟则直接抱起了丁启航,“跟哥哥走好不”

    “好”丁启航伸手揽着沧溟的脖子乖巧地答应道。

    “我回来了。”应新新提着两个暖瓶站在门口道,看着他们的架势道,“你们这是”

    “新新姐,把暖瓶放下,我们回家,这里交给我爸了。”沧溟看着打回来热水的应新新说道。

    战常胜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一脸的疑惑,“她是”

    沧溟介绍道,“爸这是应太行,应伯伯家的女儿应新新,这些日子帮了不少的忙。”

    战常胜闻言了然点点头,这个杏儿在信里提都没有提,估计家里是真的出事了,嘴上把应太行给骂的狗血淋头的,却在他家遭受冲击后,还是将孩子留下来照顾。

    真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谢谢你。”战常胜看着她真诚地说道。

    应新新摇摇头道,“那个,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多亏了战妈妈才有我们的今天。”

    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沧溟,沧溟赶紧解释道,“她随着景哥哥叫我妈。”随后就道,“新新姐,将暖瓶放下,我们回家。”

    “哦”应新新将两个暖瓶放在床头柜上。

    丁妈带着孩子们都离开了,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战常胜松开了丁海杏的手,将关上的房门插了起来。

    转身回来,拉了一张床过来,上了空床,盘膝而坐,将她的手温柔的抓在手里面。

    凝神静气,体内的真气释放出来,缓缓地延绵不断地探入丁海杏的体内。

    战常胜动作很清,因为他不知道这般贸贸然的进去是否会对杏儿造成伤害。

    自己的真气只能随着丁海杏似有若无的灵气小心翼翼的游走在她的身体的奇经八脉,果然身体遭受了重创,有些经脉有堵塞的现象。

    战常胜的脸憋的通红,额头已经起了密密麻麻的汗

    不是真气不够用,他现在的内力深厚且霸道,他得小心地控制着。

    怕一个不慎伤着她脆弱的经脉,每每多走上一步,就是胜利。

    冲开穴道就让战常胜振奋不已,证明自己的路子是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