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灵光一闪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种无力感,就是想要帮忙也无从下手,直接淹没了战常胜,气的他一掌拍在了餐桌上。

    “啪”的一声,餐桌应声被他给拍的趴下了。

    沧溟张着大嘴,目瞪口呆地看着战常胜。

    “那个它太不结实了,咱换个新的。”战常胜特尴尬地说道,垂眸看看自己的手,也没有想到这么大的手劲儿。

    “那个儿子,咱们去客厅。”战常胜站起来拉着沧溟出了餐厅,坐在了客厅地沙发上。

    战常胜看着呆愣愣的他担心地看着他道,“沧溟、沧溟。”厚实的大手在他眼前晃晃,别给吓着了。

    “哦爸。”沧溟双眸放着绿光激动地说道,“爸,您好厉害。”低着头抓着战常胜的手翻来覆去的看,“怎么做到的,那可是木头做的,搬起来都沉甸甸的。”

    战常胜微微摇头,这小子我还担心吓到他了,没想到这么兴奋,“你不害怕吗”

    “您怎么跟妈问一样的问题”沧溟惊讶道,“我有那么胆小吗”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我是谁我是谁的儿子”

    “臭小子”战常胜伸手弹了他个爆栗道,一脸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爸,妈妈变成鬼我都没怕,您这是小意思啦”沧溟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只是没想爸爸这么强。”

    “我看起来很弱吗”战常胜指着自己惊讶道。

    “跟妈妈比起来很弱。”沧溟实事求是地说道,一点儿也没顾及他老子的面子。

    “呃”战常胜被堵的哑口无言。

    沧溟纯真的目光看着他道,“爸,您呢您怕妈妈吗会不会像白蛇传里的许仙啊他出家了,白娘子被压在了雷峰塔下。”

    “不怕”战常胜深邃地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无论如何你妈都是我的爱人。”

    再说了我心疼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怕呢气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让她以身犯险。

    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我说儿子你在家都看的什么书怎么连许仙都蹦出来了。”

    “出了我妈的事情,我这些天都在看关于类似的书籍。”沧溟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掰着手指说道,“搜神记、云笈七签、左传昭公二十五年、玄怪录、袁枚续子不语关于魂魄的篇章”接着又道,“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这个也没法子佐证,人有三魂七魄,是道教的说法。人的精神分而可以称之为魂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在古人眼里,魂负责主管人的精神灵魂,而魄负责主管人的肉体生理。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挠挠头又道,“按照我妈的这个情形来说,她的命魂还在,人体的七魄同由命魂所掌。命魂又称为人魂,或者色魂。人类生命就是从此命魂住胎而产生的。命魂住胎之后,将能量分布于人体中脉的七个脉轮之上。而形成人的七魄。魄为人的肉身所独有,人死之后,七魄随之消散,而命魂也自离去,生命即以此告终。

    人的命魂,透过七魄中的天冲灵慧魄主思想,主智慧。透过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动。通过精英二魄主身体主强健。唯中枢一魄,乃为七魄的中心。人的命魂就依附于七个脉轮之上。我感觉天魂和地魂出了问题,她说要像我一样训练,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沧溟不知道,战常胜明了,不是训练应该是修炼,打坐入定,怕儿子理解不了,干脆说训练。

    现在不能归位,那只能让自己强大,修炼了。

    战常胜伸手搓搓自己的额头,该怎么才能帮到杏儿。

    “爸,想什么呢”沧溟看着陷入沉思中的战常胜道。

    “在想怎么帮你妈。”战常胜轻叹一声无奈地说道。

    沧溟双手托腮重重地叹口气道,“我也一直在想,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干巴巴的等。”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真是气死我了。也不知道我妈怎么训练,要是知道怎么训练,说不定能帮上忙。”

    “你说什么”战常胜灵光一闪,猛地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沧溟道。

    “我说我很生气。”沧溟眨眨眼看着他说道。

    “最后一句,你刚才最后一句。”战常胜急切地看着他问道。

    被他这么催着,沧溟挠挠头道,“我说什么来着”越急越想不起来,“我说啥来着,训练”眼睛一亮道,“我想起来了,我妈要训练,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

    “帮忙帮忙”战常胜咬着后槽牙道,“该怎么帮忙”挠挠下巴仔细地思索道,忽然眼前一亮道,“儿子你说人有三魂对吧”

    “嗯”沧溟点点头道,“天魂、地魂、命魂。”

    战常胜轻捻着手指,眼波流转道,“杏儿修炼的话,修的应该天魂、地魂,那么命魂”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抬脚就朝外走去。

    “爸”沧溟在后面追了上去,却发现爸爸身影如风一样,离他越来越远,直至变成黑点,看不见。

    沧溟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追上战常胜。

    战常胜行动力如风一般,甚至带动了地上的落叶飘了起来,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病房。

    砰地一声将病房门给推开了。

    吓的房间内的一跳,丁妈诧异地看着他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妈,没事”战常胜神色如常地说道,毕竟还没有确定的事情,别到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过战常胜有信心,因为在逻辑上说的通。

    战常胜说着走到了病床边,弯腰抓着丁海杏的手,真气从指尖探出,转瞬间探入杏儿的身体内。

    果然杏儿体内有真气似有若无一般,跟断了气似的。

    战常胜眼底迸发一丝狂喜,差点儿又老泪纵横,既然是修炼,那么三魂都要修炼。

    听儿子的意思,三魂都要练,不能让她跛脚吧肉体不知道是否能撑得住强大的灵魂。

    现在战常胜依然抓着杏儿的手,抬眼扫过他们,目光最终落在了丁妈身上道,“妈,你带着孩子回家吧以后我来守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