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奸诈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我就尝尝我儿子的手艺。”战常胜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的挂面汤,轻咬了下唇瓣,抄起筷子低头吃了起来,“我儿子就是做的好。”

    “那是”沧溟微微仰着下巴骄傲地说道,“爸快吃,不然面就糊了。”

    “嗯”战常胜夹起了小菜,熟悉的味道在口腔中炸开,让他的鼻头酸涩了起来。

    双眸雾蒙蒙的,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

    “爸,怎么了,不好吃吗”沧溟见状问道。

    “不是”低垂着头的战常胜眨了眨眼,摇头道,“好吃”说着唏哩呼噜的将挂面带汤,吃了个干干净净。

    一碗汤面下肚,感觉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我来洗碗。”沧溟站起来将战常胜面前的空碗和筷子收走了。

    战常胜将海鲜酱拧上盖子和小菜一起端着放进了碗柜里。

    然后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一只手搭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餐桌上,食指非常有节奏的轻叩着餐桌。

    微微眯起眼睛水池前儿子的背影,突然开口道,“沧溟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沧溟将洗好的碗筷甩了甩上面的水,放在了碗柜里。

    这小子还挺镇定的,战常胜在心里腹诽道,真是超出自己的想象。

    “儿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战常胜目光围绕着他道。

    沧溟转过身来,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战常胜道,“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瞒着您。”

    “真的没有”战常胜狐疑地看着他道,眼神犀利如刀逼视着他道,“关于你妈妈的。”

    “我妈妈的”沧溟躲避着他的视线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

    小子还跟我保密。战常胜目光凝视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国瑛他们是希望我叫醒妈妈,而你却希望我把妈妈叫回来。不解释一下吗”察觉他神色大变,继续步步紧逼道,“我说没有叫醒妈妈时,国瑛他们都是一脸的失望,而你的眼神是果然如此”

    沧溟一脸惊慌的看着他,被戳穿的他慌乱举着手摆摆道,“我我”吭吭哧哧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眼前的境况。

    战常胜目光如炬地看着他的右手,快如闪电的出手,轻轻地抓住了沧溟的右手手腕,“你手心儿里的是什么”

    沧溟赶紧攥紧自己的手,战常胜松开他的手,好笑地说道,“儿子,你这么做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有是不是太晚了。”凌空画了一个万字符,“手心儿里怎么会有这个,还闪着金光,这是什么”

    沧溟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吞吞口水道,“爸您看得见。”

    “这有什么奇怪的,在你手心儿里金光闪闪的,瞎子都看得见。”战常胜一脸奇怪地看着他,话落琢磨一下道,“你的意思是别人看不见。”目光落在他身后的水池突然又说道,“也洗不掉吗这又什么意义吗”转缓口气温柔滴说道,“不能告诉爸爸我吗”声音温润如玉悦耳好听。

    “不能说,这是秘密。”沧溟摇头如拨浪鼓似的道。

    “这是你跟妈妈的秘密。”战常胜肯定地猜测道。

    “您您怎么知道的。”沧溟脱口而出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懊恼地捂着自己的嘴。

    又觉的自己太傻,放下手,偷偷瞄着战常胜道,“爸,这可是你自己猜的,绝对不是我告密的。”小声地嘟囔道,“我可不是小人,更不是蒲志高。”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赶紧安慰他受伤的心灵道,“是是是,这事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发现的。”看着沧溟偷偷松口气,嘴角微翘道,“想让我保守秘密可以告诉我实情。”

    “我答应过妈妈不能说的。”沧溟态度坚决地说道。

    “不说啊”战常胜努努嘴道,“那等你妈回来,我就说你告的密。”

    沧溟瞠目结舌地看着他道,“爸您怎么耍无赖啊”噘着嘴嘟囔道,“我总算知道北溟那无赖样儿像谁了”

    “你说什么”战常胜双眉轻挑看着他道。

    “北溟、国瑛、小九儿想看我手中的万字符”沧溟将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道。

    战常胜绷不住脸上的笑意道,“原来这个叫万字符啊”心思微转道,“那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驱鬼用的。”沧溟说完又是一脸的懊恼,抬眼鼓着腮帮子看着他怒气冲冲地说道,“爸你太奸诈了。”

    为了套儿子的话,我容易吗这么的幼稚。

    敛眉沉思按照沧溟的线索,杏儿之所以能出现在海底,不会是他想的是个鬼吧

    可这也太扯了吧简直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可是要怎么解释,人昏迷不醒,却又在千里之外救了他。

    这太玄幻了吧

    战常胜抬眼看着沧溟,只有这小子能解释了,“儿子,你告诉爸爸,我们才能一起把妈妈带回来,我们是一家人,应该一起努力对吧不能让你妈妈独自一个努力吧”

    “没用的爸爸。”沧溟一脸沮丧地说道,“姥姥用了各种叫魂的方法,都没将妈妈给叫回来。”嘀嘀咕咕地又道,“虽然我知道姥姥的办法很苦靠谱,可是我希望她能成功,结果,唉”

    战常胜吐出一口浊气,“儿子,都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吗”

    沧溟将见到妈妈的事情详细地告诉的战常胜。

    “爸,您别看我说的很聊斋,可我说的都是真的,起先我也以为自己在做梦,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沧溟摊开右手道,“可手心儿里的万字符做不了假,确实是妈妈凌空画在我手上的。”

    战常胜松了口气,终于解释了杏儿如何在千里之外救他了,原来用了离魂之法。

    这个傻瓜心又一阵阵的抽疼。

    “你妈说要训练才回来,是不是受伤了。”战常胜紧张担心地问道。

    “这我看不出来。”沧溟摇摇头道,“医生说妈妈的身体没问题啊”

    战常胜闭了闭眼,压抑着心里的烦躁,那就是灵魂受伤了,所以才不能归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