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有鬼’

作品:《六零俏军媳

    听小九儿这么一说,四个孩子的脸就更垮了。

    “你可真是乌鸦嘴。”国瑛噘着嘴不满地瞪着小九儿道。

    “国瑛,不准欺负小九儿。”沧溟出声道,声音有些严厉。

    国瑛嘟着嘴委屈地说道,“他干嘛扫大家的兴。”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说的是实话。”被国瑛凶的小九儿委屈地说道。

    “好了,好了,这些事情迟早要面对的。”丁妈看着起了争执地孩子们道。

    “我们应该高兴爸爸能回来,说不定能把妈妈给叫回来。”沧溟目光看向弟弟们和妹妹道。

    “能抽出时间回来就好,还有什么好抱怨的。”丁妈一脸欣慰地看着他们道。

    “那爸爸为什么不像高伯伯似的在家,我们随时随地都能看见。”国瑛噘着小嘴儿不满地说道。

    “因为爸爸是干大事情的人。”沧溟非常懂事地说道。

    “你们的爸爸要工作我们得体谅他。”丁妈看着他们出声,好言安慰他们道。

    “走就走呗反正妈妈有我们呢”北溟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战常胜走的时候北溟还小,记忆力只存在照片里,在他的认知里没有爸爸的陪伴,感情没有那么的深。

    所以战常胜在与不在,对北溟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战常胜放开了丁海杏,掖了掖被子,深邃的黑眸满是温柔滴地看着她道,“晚上,我在来陪你。现在我得去打发了臭小子们。”

    孩子们的说话声音不小,他可是听的分明,“有些事,我还得问问。”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道,“我很快就回来。”转身伸手搓搓自己的脸,抬脚朝门口走去。

    孩子们看着从病房里出来的战常胜,从长椅上跳了下来,齐声喊道,“爸爸。”

    “爸爸,您把妈妈叫醒了吗”国瑛仰着纯真的小脸,双眸希冀地看着战常胜道。

    战常胜垂眸看着国瑛那希望的目光,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没有。”

    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双眸迅速的扫过了孩子们的面部,仔细观察他们脸上的表情。

    “啊”国瑛双眸的神采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原来爸爸也不行啊”

    丁妈看着孩子失落的样子,岔开话题道,“常胜吃饭了吗”

    “还没呢”战常胜微微摇头道。

    “那你们在这里陪着杏儿,我去给你做饭去”丁妈站起来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做饭去。”战常胜摆摆手道,目光落在沧溟身上道,“沧溟陪我回家做饭好不好”

    “好啊”沧溟欣然点头道。

    丁妈闻言看着北溟他们道,“那咱们进去陪妈妈好了。”说着伸手拉着丁启航的手。

    丁妈带着剩下的孩子们进了病房。

    战常胜则看着沧溟道,“走吧儿子。”

    沧溟抬眼看着战常胜红红的眼眶出声安慰道,“爸爸,别伤心妈妈一定会回来的。”

    战常胜温柔的目光闪过一道精光,现在他可以肯定儿子知道什么或者是心里有鬼。

    战常胜蹲了下来,平视着沧溟道,“儿子,你是不是”

    “老战看过弟妹了。”高进山走过来道。

    老战人家一家人团聚,他自然回避了,所以去了主治医生齐秀云那里,得到的答案依然是没有起色。

    “嗯”战常胜站起来看着他点点头道。

    “你现在这是”高进山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回家”战常胜神色如常地看着他道。

    “回家”高进山不解地看着他机械的重复道,他不是该陪着弟妹吗

    “我得收拾一下自己。”战常胜看着他解释道。

    “应该的,应该的。”高进山忙不迭地点头道。

    “走吧”战常胜拉着沧溟的手道。

    “嗯”沧溟重重地点头道,垂眸看着爸爸的厚实热乎乎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开心的一笑。

    “老高你不走吗”战常胜看着呆愣愣地高进山道。

    “哦”高进山回过神来道。

    三人出了医院,高进山欲言又止地看着他道,脚步迟缓了许多。

    战常胜停下脚步看着他道,“老高,几年没见,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有什么话就说。”

    “刚才你见弟妹的时候,我去见了主治医生。”高进山担心地看着他道。

    “行了,我知道了,不用说了。”战常胜摆手拦住高进山道,目光向下瞥了一眼沧溟。

    高进山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沧溟,真是说话不小心,有孩子在怎么能乱说话。

    “走走,我们继续走。”高进山立即说道。

    战常胜与高进山在岔路口分开,便拉着沧溟一起回家。

    “咱家没变样儿。”战常胜看着熟悉的院子和家感慨道。

    “嗯和您走的时候一样。”沧溟松开他的手推开门道。

    “咦新新姐不在。”沧溟提高声音道,“新新姐。”随即自言自语地说道,“估计收拾好厨房去医院了,错过了。”回头看着战常胜道,“爸,知道新新姐吧”

    “知道。”战常胜点点头道。

    “爸爸,要不要去洗洗澡,感觉你这衣服,跟拧干的酸黄瓜似的。”沧溟仰着头看着他道,“我来做饭。”

    “你”战常胜目光怀疑地看着他道。

    沧溟食指蹭蹭鼻尖,不好意思道,“太难的不会,下个挂面应该难不倒我。”随即又道,“我这几天一直在跟着姥姥打下手。”

    战常胜想了想道,“好”自己在海底憋了一个月,刷牙水都紧张,就别提洗澡水了。

    突围出来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哪有时间洗澡。

    “我去给你拿换洗衣服。”沧溟蹬蹬跑到卧室,将换洗衣服拿了出来装进了纸袋里,又将洗澡用具放在了脸盆里,从五斗橱里拿出澡票塞给了战常胜。

    战常胜看着像小蜜蜂似的飞来飞去的沧溟,鼻头一酸,杏儿一出事,让他来不及适应,就快速的成长了起来。

    “爸,快去洗澡。”沧溟催促道。

    “嗯”战常胜端起脸盆就出了家门。

    沧溟去厨房忙活着,在战常胜洗澡回来之前,做了西红柿鸡蛋挂面汤。

    “爸,这是海鲜酱、小菜,咸淡自己调。”沧溟指着餐桌上的咸菜和酱瓶说道,坐在他旁边希冀地看着他道,“爸,尝尝我的手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