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自责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哭泣、生气、愧疚、自责、憎恨自己在艇上这些负面情绪将他给淹没了,战常胜清楚知道在怎么伤心,都无济于事,只能徒增烦恼而已。

    战常胜走到病房门口,清晰的听见里面传来稚嫩的童声。

    “孩子们每天都对着弟妹说话,希望能唤醒弟妹。”高进山赶紧解释道,心里酸涩不已。

    战常胜心头沉重地抬起手,轻轻地推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围着病床的孩子们,最终视线落在了丁海杏的身上。

    安详地如睡着了一样,甜美的睡颜在如血的残阳下,泛着美丽的橘红色的光泽。

    面容在夕阳下更加的绝美,但他的视线却突然模糊了起来。

    再也看不到她清澈眼神中的星辰大海,也看不见她如冬日暖阳般的笑容,甜美的、娇俏的、娇嗔的,沉静的她

    “叔叔,你找谁”小九儿抬眼看着门口高大的男人。

    战常胜看着他眉心的殷红,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小九儿。

    微微眨了眨眼睛,将眼中的泪花给逼了回去,微微弯着腰语气温和地看着小九儿道,“我是”

    “爸爸”沧溟回头看清站在门口的男人后,激动地说道。

    沧溟转身飞扑了过去,“爸爸”

    北溟和小九儿站起来看着他,和扭过身子的国瑛一脸的迷惑地看着战常胜,眼底满是疑问,这是我们的爸爸

    战常胜垂眸温柔地看着沧溟道,“我回来了。”

    北溟他们三个上上下下将战常胜给打量个遍,和照片上的感觉不太一样。

    但大哥叫他爸爸,那应该是我们的爸爸了。

    以前爸爸在他们心里只是一个名词,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眼前,三人磨磨蹭蹭地靠进了战常胜。

    国瑛大胆地直视着战常胜,稚嫩地童音质问道,“你是我们的爸爸”

    都说闺女肖父,还真是不错。

    战常胜抬眼看着如自己缩小版的闺女道,“是”

    “爸爸”国瑛他们三个扑到了战常胜的身上。

    “爸爸”丁启航摇摇摆摆地走过来,仰着纯真地笑脸看着战常胜道。

    “这是启航”战常胜诧异地看着抓着自己裤腿的丁启航道,比送回来之前胖了不少,也高了不少。

    “这是国良舅舅家的孩子。”沧溟解释道。

    “爸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国瑛扭头身体轻颤地看着病床上的丁海杏,泪如雨下地说道,“妈妈她”

    “我知道,别哭,别哭,有爸爸在呢”战常胜心里难过地看着他们道,是他把孩子们的妈妈给弄丢了。

    “哇哇”丁启航看见国瑛掉眼泪,大哭了起来。

    战常胜赶紧哄小家伙,“乖不哭,不哭。”诧异地说道,“不是在奶奶家吗”

    “姥姥来了。”北溟看着哭的哇哇的丁启航皱起眉头。

    言外之意,所以丁启航也跟着来了。

    “来了,来了,奶奶来了。”丁妈听见哭声急忙忙地走了进来,望着熟悉的背影,试探性地叫道,“常胜”

    丁妈从水房端着脸盆走进来,脸盆里是她刚刚给丁海杏洗好的衣服。

    “妈,是我,我回来了。”战常胜回身看着丁妈道,红着眼眶,一脸自责地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杏儿才成这个样子的,是我没有照顾好她。”

    “说什么傻话,这事跟你有啥关系跟你隔着十万八千里呢”丁妈哆嗦着手将洗脸盆放在了脸盆架子上,甩着湿漉漉的手,看着他“别什么责任都往自个身上揽。”反而宽慰他道。

    这样让战常胜的心里更加难受,他清楚的知道内情缘由。

    “对不起妈”战常胜紧紧地咬着唇瓣愧疚地说道。

    “走啦孩子们跟我出去,让你爸爸、妈妈说说话。”丁妈湿漉漉的手拉着孩子们道。

    “我们要留下来。”国瑛紧紧地抱着战常胜的大腿,不松手。

    “我们出去,让爸爸跟妈妈说说话,说不定就把妈妈给叫回来了。”沧溟松开了战常胜,拉着国瑛说道。

    “真的吗”国瑛不太相信道,“我们跟妈妈天天说话,也没见妈妈醒来。”推着战常胜道,“爸爸你赶紧和妈妈说话,可我也没妨碍着他们啊为什么要出去。”

    战常胜听着一双小人的对话,漆黑似墨的双眸,划过一抹精光,随即又沉入大海一般,再也没泛起任何的涟漪。

    “叫你出去,就出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沧溟一手拉着国瑛,一手拉着已经停止哭泣地丁启航,只不过那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

    两人就这么被沧溟给拉了出去,丁妈则拉着北溟出了病房,体贴的为战常胜关上了房门。

    丁妈拉着孩子们坐在了走廊上的长椅上。

    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战常胜抬起重重地脚步走到了病床边,弯着腰双眸痛苦地看着她。

    缓缓地抬起手,畏畏缩缩地伸过去,粗糙地手指轻轻勾勒着她精致的面容,温柔地轻声说道,“杏儿,我回来了,醒过来,看看我好吗”脸埋在了丁海杏的颈窝处,肩膀微微耸动,泪水打湿了她的领口,哽咽道,“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我怎么办”

    战常胜现在是既生气、又自责,愧疚,更加心疼她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幅样子。

    aaaaaa

    走廊里,北溟皱着眉头道,“里面怎么没有声音”

    “爸、妈在说悄悄话,当然没有声音了。”沧溟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紧闭的木门道。

    “我们去偷听一下好不好。”国瑛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道。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些都白念了。”沧溟板着脸数落她道。

    “好吗不去就不去呗”国瑛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可是我好想爸爸能叫醒妈妈。”小九儿嘟着小嘴难过地说道。

    “我看还是不要抱希望的好”北溟沮丧着小脸说道,“我们努力了这么久都没成功。”

    北溟的话,让大家从见到战常胜的喜悦中,一下子给打回原形。

    “爸爸也不知道走不走了。”小九儿看着沧溟他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