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叫魂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沧溟这些事要保密啊”丁妈弯着腰看着他谨慎地说道,诱哄道,“沧溟这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妈妈就醒不来了。”

    沧溟神色僵硬的扯扯嘴角,姥姥这是拿他当三岁小孩儿了。

    却还是重重地点头道,“放心吧姥姥,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末了又加了一句道,“为了妈妈。”别过脸轻轻叹口气,这是为了哄姥姥。

    丁妈哄住了沧溟,拍了拍他的脑袋道,“乖,去找北溟他们吧我杀鸡去。”

    “姥姥,我还是帮您吧”沧溟跟在她身后道,“北溟他们在给妈妈汇报工作呢有新新姐看着,不用我。”

    “那好,去拿个碗过来。”丁妈解下被吊在晾衣绳上的大公鸡道。

    “哦”沧溟蹬蹬跑进屋里,很快就端着碗出来。

    “把碗放在水槽里。”丁妈吩咐道。

    沧溟乖巧地将搪瓷大碗放在了水龙头下的水槽里。

    丁妈一手拧着挣扎不已的大公鸡,一手拿着宽片大菜刀,刚想动手,想起来沧溟还在,抬眼看向他道,“沧溟先去一边待着。”别吓着孩子了。

    沧溟看着丁妈纯真的一笑道,“姥姥,您动手吧我不怕。”

    丁妈不确定地看着他道,“真不怕”

    “嗯”沧溟点头如捣蒜道。

    “那我可动手了。”丁妈拿着菜刀,手起刀落,抹了鸡脖子。

    动作真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鸡血刷的一下子流了下来,滴到了碗里。

    挣扎不已的大公鸡,动静越来越小,直到不动弹了。

    “沧溟把碗放到一边儿,别让北溟他们看见了,晚上我们再用。”丁妈嘱咐他道,边说边鸡爪上捆着的绳子解开,提着鸡就进了厨房,此时炉火上的水已经烧开了,麻溜的先给鸡退毛,然后开膛破肚。

    沧溟则将盛着鸡血的碗,放在了景哥哥家里,用硬纸板盖着,

    现在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学习,景家去的人自然就少了。

    从景家出来后又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水槽,将里面的鸡血冲干净了。

    “有人在吗”通信兵站在月亮门口喊道。

    “来了,来了。”沧溟赶紧跑了出去,走到月亮门道,“叔叔,有我们的信吗”

    “有”通信兵从绿色的背包里掏出信递给了他道,“沧溟拿好了。”

    “谢谢叔叔。”沧溟声音甜甜地说道。

    “不客气,我还要去给别人送信。”通信员笑着说道。

    “叔叔,再见。”沧溟朝他挥挥手道。

    沧溟目送他离开,低头看着手里的信,“景哥哥来的。”说着将信给拆开了。

    在厨房的丁妈提高声音道,“谁来的信”

    “信里说什么了”丁妈好奇地问道。

    “没说什么。”沧溟拿着信走进了厨房,“说是国庆不能回来了,让我们在找几本专业书籍给他。”

    “那就寄给他好了。”丁妈点点头道。

    沧溟犹豫了一下说道,“姥姥,那个我妈的事要告诉景哥哥吗”

    “这个”丁妈闻言顿住手,抬眼看着他,双眸游移了一下道,“别告诉他好了,刀枪无眼的免得分心。你妈现在这样,他回来也无济于事。等他什么时候休探亲假了,也就知道了。”

    “那好听姥姥的。”沧溟点头道,“我这就去景爸爸的书房找书和写回信。”话落转身抬脚就走。

    “等一下”丁妈叫住了沧溟道。

    “什么事姥姥。”沧溟扭过头来看着她道。

    丁妈看着他琢磨了下道,“哦你景爸爸、景妈妈也是几年不回来了。”

    “是啊他们和我爸一样,都在干大事。”沧溟骄傲且自豪地说道,双眸晶晶发亮。

    “去吧”丁妈意兴阑珊地挥挥手道。

    小孩子有着英雄情结,哪里知道英雄背后家人的牺牲。

    丁妈在心里叹口气,将剥好的鸡,放在案板上,拿着菜刀,砰砰切成了块儿。

    晚上吃鸡汁汤面配上从食堂买来的烧饼。

    “这不年不节,怎么想起来杀鸡了。”北溟好奇地问道。

    “咱家的大公鸡被杀了,谁打鸣啊”国瑛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

    这家里的鸡都是国瑛和小九儿抓虫子喂它们,夏日里在路灯下抓蛐蛐回来喂鸡。

    路灯下的地面上黑黢黢一片一片的蛐蛐儿,都是活蹦乱跳的,一脚下去备不住就会踩死好几个。

    国瑛和小九儿拿着啤酒瓶子,一晚上能将四个啤酒瓶子给抓满了。

    用蛐蛐喂鸡,鸡吃得可是肉,养的胖胖的,下蛋也多。

    “我早上叫你起来。”小九儿立马说道。

    “我要大公鸡。”国瑛嘟着嘴难过地说道。

    “姥姥在给你养一只好了。”丁妈也没想到只是杀了只鸡,闹得外孙女这么不高兴。

    “鸡养大了就是要杀着吃的,哪里来的舍不得。”沧溟没好气地看着国瑛道,“矫情。”一双清澈的双眸,贼溜溜的一转道,“你如果不想吃鸡肉的话,给我们分分好了。”

    “不要。”国瑛立马说道,到碗里的肉,哪有让出去的道理。

    “姥姥,要养两只,这样杀了一只,还留一只。”国瑛提出要求道。

    “好好好,养两只。”丁妈摇头失笑地看着她道。

    小孩子嘴巴说着心疼,下嘴吃肉的时候,可是吃的比谁都香。

    aaaaaa

    到了午夜,天黑漆漆的,天空没有一丝星光,也没有月光。

    丁妈悄悄地起身,摸着枕头边的手电筒打开,推推睡在旁边的沧溟道,“沧溟,沧溟。”

    “姥姥,什么事”沧溟睁开眼揉揉眼睛道。

    “鸡血呢鸡血你放哪儿了”丁妈小声地问道,生怕惊醒了熟睡的启航。

    鸡血沧溟闻言一个激灵彻底的醒来,坐起来道,“姥姥你等着。”说着将衣服穿上。

    丁妈也穿上衣服,下了炕,打着手电跟在了沧溟的身边。

    丁妈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就带着丁启航回家睡觉,而沧溟不放心姥姥一个人,所以自告奋勇来陪老人家,没想到大有收获。

    两人在深夜里,打着手电跟做贼似的,先去景家将鸡血给拿了过来。

    丁妈端着鸡血站在自家大门口,食指蘸着鸡血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驱邪避灾,驱邪避灾杏儿你快回来,你快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