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害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j长站在夹板上看着码头上的排场,有些懵,舰队一号都出动了,亲自来接,我这舰上到底载着的什么人啊

    时间不给j长多想,战常胜他们下了舰艇,简短的欢迎他们回家后,就被拉到了海军总医院。

    战常胜随着救护车到了医院,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跑到了一号黑色小轿车前。

    等一号下来后,战常胜敬礼道,“一号”

    “小战这么急着跑过来干什么不去医院检查。”一号笑容温和地看着战常胜道。

    “一号,我请求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战常胜说出自己的请求道。

    “打电话”一号微微轻蹙了下眉头道,“检查完身体再打电话如何”

    他接到上边的通知,小战的爱人现在可是昏迷不醒,为了让他安心检查,所以这消息还是等检查完再说,他怕他有些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战常胜双眸锐利地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的面部,敏锐地察觉他表情的变化。

    战常胜面容冷峻地看着他道,“我家里是不是出事了请告诉我实情”言语非常的急切。

    “好吧我告诉你,希望小战你有心理准备。”一号看着战常胜沉声说道,“接到上面的通知,你的爱人现在昏迷不醒。”

    战常胜闻言瞳孔骤缩,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低垂着眼眸遮住眼中的痛苦,双手缩在衣袖中,紧紧地攥着。

    “小战,小战。”一号轻轻地叫道,和蔼地双眸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即使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能感受道他身上浓浓的哀伤,仿佛一下子抽走了精气神似的。

    轻叹一声,他们这些人对得起一切,却唯独对不起自己的亲人。

    战常胜闻言抬眼看着他,黑眸深邃浓烈似墨,薄唇不染半分血色,“我想问一下,昏迷的时间。”

    一号有些诧异地看着战常胜道,“这个具体时间我不知道,昨儿早上发现的。”

    战常胜胸部剧烈的起伏,他现在无比地肯定,杏儿的昏迷与救他们有关,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我现在可以请假回家吗后续的工作我已经交代清楚了。”战常胜指甲抠着手心,保持着理智道。

    “上面的意思是你检查完身体,就可以乘着巡航的护卫艇回家。”一号非常开明地说道,顺嘴又说了一句道,“可以不等检查报告。”

    “好”战常胜即便心里在怎么着急也没办法拒绝,该有的程序必须走。

    他们这些人为了采集科学数据,必须接受全身检查。

    战常胜在医院内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检查,然后被舰队一号给送上了护卫艇,踏上了北上的归途。

    战常胜将自己关在船舱内,卸下了坚强的伪装,蜷缩着坐在了地上。

    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枪炮死亡时,他都无所畏惧,而这一次他感觉彻骨恐惧,深深的惧意啃噬着他的心灵。

    颤抖着唇瓣祈求道杏儿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

    aaaaaa

    就在战常胜着急地向家里赶的时候,丁妈送走了沈易玲,又送走了红缨。

    独自一人扛起了家里的重担。

    好在孩子们懂事,大的带小的,尽量不给她添麻烦。

    尤其是沧溟仿佛一夕之间就长大了,照顾弟弟们和妹妹,懂事的让人心疼。

    启航也适应的很好,有哥哥姐姐陪他们玩儿,很快就不黏她这个奶奶了。

    而丁妈在红缨临走之前,尽心尽力的照顾丁海杏,经常的擦身子,换衣服,按摩身体。

    就像丁妈说的,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丝毫没有因为丁海杏的缺席,而乱套了。

    当然更盼着丁海杏突然某一天就醒来了,为此他们努力着,不间断的跟丁海杏唠嗑。

    “姥姥您又想干什么”沧溟看着丁妈从鸡笼里抓出来的大公鸡。

    院子里不但种菜,丁海杏还养了鸡,基本上鸡下的蛋,够他们一家人食用。

    “给你们炖鸡吃。”丁妈神色镇定理所当然地说道。

    沧溟靠近丁妈悄悄地说道,“姥姥您还在试着给我妈妈叫魂啊”

    丁妈一下子捂着沧溟的嘴,惊讶地看着他道,“你咋知道的。”

    “呜呜”沧溟摇着头后退两步,“呸呸”嘟着嘴道,“姥姥,一股鸡毛味儿。”屏住呼吸,跑到了水龙头下,冲了冲自己的嘴,感觉还是有味道,回屋拿起口杯,刷了刷牙,才感觉没有味道了。

    丁妈单手抓着大公鸡的两只翅膀,大公鸡不甘心被捉还死命的挣扎着,发出咯咯凄惨地鸣叫。

    丁妈利落的从兜里拿出麻绳,将大公鸡的两只爪子给捆结实了,直接挂在了凉衣绳子上。

    “我不是故意的。”丁妈回头正好看见刷好牙的沧溟道。

    “我知道。”沧溟不好意思地说道。

    丁妈去水龙头下洗洗手,然后抓着沧溟走到僻静处,小声地问道,“你咋知道叫魂的。”

    “我见您在大姐走的那天晚上,午夜时分,手里拿着我妈的衣服,走到大门外连叫七声我妈的名字,嘴里念叨着杏儿不怕,不怕,赶紧回家吧回家。”沧溟清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地看着她,压低声音道。

    “可惜不管用。”丁妈非常遗憾地说道。

    当然不管用了,沧溟在心里腹诽道,妈妈的魂魄需要训练,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被这骗小孩子的玩意儿,给叫回来的。

    “那姥姥您抓大公鸡干什么”沧溟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不会再试试吧”

    “对啊叫魂的方法很多,我打算都试一下,说不定蒙着哪个就管用了。”丁妈双眸闪闪发光地看着沧溟道。

    沧溟闻言眼睛瞪脱了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姥姥,你不会像书里写的给我妈喝符水,吃香灰吧”

    “怎么会话不能乱说,这饭也不能乱吃”丁妈态度坚决地说道,“我可没那么傻。”

    沧溟闻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要不伤害妈妈的身体,随姥姥折腾吧

    其实他心里也期盼姥姥这叫魂管用,妈妈就回来了。

    他现在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度日如年,明明才过了三天,仿佛一辈子似的。

    沧溟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祈求妈妈早点儿回来,这样姥姥就不用辛苦的想尽办法叫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