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不脱军装

作品:《六零俏军媳

    送走了齐秀云和老中医,这下子丁妈她们心底的希望彻底给熄灭了。

    丁妈深呼吸几下,强打起精神来,看着她们俩地话道,“听我的话,吃过午饭就走吧不能耽误你们的正常的生活,一辈子的事情,明白吗”

    沈易玲目光看向红缨,怎么办

    “别看红缨,事情就这么定了。”丁妈拍板定案道。

    “后天就是星期天,我过了星期天在走。”红缨看着丁妈请求道,“好不好,姥姥。”

    “那好吧”丁妈看着红缨说道,“说好了,不许变卦。”

    红缨在心里腹诽道我敢吗,嘴上却道,“是我星期一就走,可以了吗姥姥。”

    “乖这事还轮不到你们,有事情的话,我不会和你们客气的。”丁妈看着她们说道,“小九儿和国瑛呢怎么不见他们。”

    “他们送到托儿所了。”沈易玲看着丁妈说道,“入秋开学,正好满三岁了。”

    丁妈闻言就更有信心照顾杏儿和孩子们了。

    “您来了,那爸怎么办”沈易玲担心地问道。

    “没关系,这不马上就秋收了,你姑姑要下基层蹲点儿,还是咱杏花坡,有时间照顾他。”丁妈看着她说道,“正好趁此机会,你爸也学学家务,现在放心了吧”

    “我爸要学做饭、洗衣服”沈易玲脑中想想那画面,浑身的恶寒,打了个轻颤。

    “怎么就不能学了,我当了一辈子的老妈子。”丁妈语气不忿地说道,“现实摆着,他不学也得学。那食堂里的大师傅,不都是男人嘛”

    沈易玲闻言一脸的惊愕,佩服地看着丁妈道,“有道理。”

    “他是队长,蹭饭肯定没问题,可这事不是一天、两天,脸皮再厚,也不能一直蹭饭吧”丁妈轻叹一声道,“还是他老人家说的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沈易玲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做饭去。”

    丁妈看着红缨道,“把孩子给我,你留下看着你妈,我去帮忙。”

    “还是我去吧”红缨抱着孩子站起来道。

    “虽然我来过,也不知道家里变样了没,我先去熟悉一下。”丁妈有理有据地说道。

    红缨无法反驳,抱着怀里的启航,看向丁妈说道,“启航我抱着好了。”

    “别,这小子怕生,留在这儿一会儿准闹起来。”丁妈走过来看着红缨说道,伸着手说道,“到时候你可看不住他。”

    “奶奶。”丁启航伸着手看向丁妈叫道,“抱抱。”

    丁妈将孩子抱了起来,然后跟沈易玲一前一后的走,留下红缨独自守着丁海杏。

    红缨走到病床边,坐在椅子上,双手托腮地看着宁静安详的她道,“妈,姥姥抱着启航来看您,还要亲自照顾您,不想姥姥累的话,您要早早的醒来”对着丁海杏唠唠叨叨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丁妈带着孩子和沈易玲做好了午饭,应新新和沧溟领着北溟回了家。

    分开吃过午饭,沈易玲就搭着顺风车回家了。

    孩子在围着丁海杏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上午在学校发生的事情,直到上课时间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医院里有留守的红缨,丁妈哄着丁启航睡了,开始收拾家里,洗洗刷刷的,忙碌着。

    aaaaaaaa

    战常胜站在甲板上,看着刚刚跳出海平面的旭日,一点儿欣赏的意思都没有,此时心里是翻江倒海,着急着恨不得马上靠岸。

    “怎么不多睡会儿”t长走过来,看着挺拔玉立地战常胜道,“话说在海底咱们可是精神高度紧绷,一个囫囵觉都没睡,我当时就想如果能逃出升天,一定要睡他个昏天黑地。”

    “那你怎么不继续睡了。”战常胜瞥了他一眼,视线继续落在海面上。

    “生物钟到点儿就醒了。”t长无奈地一笑道,上下打量着他道,“看样子你恢复的不错。”

    “你也不差,能自己走出来了。”战常胜扭头看向他道。

    “这脚跟踩在棉花上似的,深一脚浅一脚的。”t长摆摆手道,“比不上你。”诧异地看着他压低声线道,“话说,老战你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精神。”被围困时,最后大家基本都趴下了,就他还精神奕奕的,突出重围时,是强撑着一口气,强烈的求生欲,拼死奋力一搏,杀出来的。

    “强撑而已。”战常胜谦逊地说道,转移话题道,“他们呢弟兄们如何”

    “得到医生的报告,有十个人,已经不适合在上艇了。”t长直接拉着战常胜道,“走走,你嘴皮子利索,给我安慰安慰他们去,没出息的家伙们,正哭天抹泪呢”

    战常胜闻言满脸黑线,什么叫我嘴皮子利索。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哭出来就好了。”战常胜非常理解地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哪能掉猫尿呢”t长咋咋呼呼地说道,“这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应该高兴的。”

    说话中,t长将战常胜进了船舱,一进去就看着他们十个挣扎着从床上下来。

    t长看着他们赶紧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躺下,躺下。”

    “t长,我们找你有话要说”他们不甘心地说道。

    “我命令部躺下。”战常胜直接下令道。

    他们条件反射的,砰砰部躺了下去。

    躺下去,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个个面容好不尴尬。

    战常胜走了两步,站在过道的正中间道,“想找我们说什么啊咱们就这么说,大英雄们想找我喝庆功酒,恐怕现在不行。”言语中带着浓浓地调侃意味。

    视线一一扫过他们,语气温和地说道,“不是有话想跟我们说啊怎么现在不说了。哑巴了”鼓励地看着他们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

    “报告,这一次我们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按道理该论功行赏吧”他半撑着身子,看着战常胜委屈地说道,“我们不要奖赏了,只求将让我们继续留在艇上服役。”

    “没错。我们坚决不要。”十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声音沙哑气势却直冲云霄,充分表达自己意愿。

    “你们不是天天嚷着宁愿在水面舰艇,也不愿意在那狭小憋屈的潜艇中工作。”战常胜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们道。

    “那只是一句戏言,我们不愿意离开潜艇。”十个人又齐声高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