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赖皮打法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大姐,我没事。”沧溟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右手,低垂着头,双眸迸发着浓浓的喜悦,激动地轻轻颤抖着手说道。

    “没事就好,我们要相信妈妈一定会醒的。”红缨看着他们鼓励地说道。

    “嗯”沧溟重重地点头道,根据昨儿晚上的聊天,人没事,妈妈在努力训练,肯定会回来的。

    沧溟拿过衣服,麻溜的穿上,起身斗志昂扬地说道,“走了,走了,我们训练去。”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了鞋子。

    沧溟看着北溟他们三个道,“下来,我们去洗漱。”说着拉着北溟从床上蹦了下来。

    红缨则把国瑛和小九儿抱下了床,拿着暖水瓶,带着孩子们拿上洗漱用具,一起去水房洗漱。

    洗漱回来,沧溟走到病床前眸光晶亮地看着丁海杏亲亲她的额头道,“妈妈,我们等你回来。”直起身子大声地又道,“妈妈,我们去晨练了。”

    “我也来。”北溟站在病床的另一侧道,吧唧在丁海杏额头上道,“妈妈你快回来。”

    国瑛和小九儿个头有些矮,垫着脚也够不到,红缨抱着他们在丁海杏的脸上亲了一下。

    “现在可以了走了吧”红缨一脸宠溺地看着他们道。

    “大姐,还有你呢”沧溟仰着小脸看着红缨说道。

    红缨指指自己不好意思道,“我还要来啊”

    “当然了,亲亲妈妈,让她早点儿回来。”沧溟重重地点头道,一脸乞求地看着她道,“大姐,你不愿意”

    “大姐”北溟他们三个也仰着天真的小脸看着红缨要求道,“亲亲。”

    “好好好”红缨一副拿他们没办法的样子,答应道,弯腰在丁海杏的额头印下一吻。

    红缨直起身子看着他们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好”沧溟脆生生地应道。

    一行人出去后,先去了护士站,告知护士姐姐来照顾妈妈。

    红缨带着他们去晨练,回来后红缨去做饭,孩子们陪着丁海杏。

    饭做好了,红缨来叫孩子们回家吃饭。

    院子里水龙头下,小九儿诧异地看着沧溟道,“大哥,你怎么不洗右手啊”

    “哦我的手很干净,不用洗。”沧溟紧攥着右手道。

    “骗人。”国瑛噘着小嘴说道,“妈妈说了饭前便后要洗手。”指着沧溟的拳头道,“你为什么不洗手。”

    “大哥,你干嘛一直攥着拳头啊”北溟一脸奇怪地看着他道,双眸贼溜溜的一转道,“是不是藏着好东西呢”说着扑向了沧溟。

    沧溟比北溟大,单纯的身高优势就碾压北溟了,手举的高高的,哪儿能让北溟得逞呢

    沧溟不敢洗手,他怕把妈妈给他画的护身符给洗掉了,所以坚决不能洗手。

    “大哥你为什么不洗手,是不是真像二哥说的藏着好东西。”小九儿眨眨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沧溟道。

    沧溟下意识地将手背到身后道,“没有,没有,我能藏什么东西”

    “大哥,你的动作更可疑哟”北溟一脸严肃地说道,摊开手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你的手伸出来。”

    “没什么”沧溟坚决地摇头道。

    “大哥,你不乖的话,我们可就”北溟目光看向国瑛和小九儿,使使眼色。

    国瑛和小九儿两人同时点点头,在北溟一声令下,“上”

    三个小家伙将沧溟团团围住,北溟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大哥,缴枪不杀。”

    沧溟挥舞着拳头,视死如归道,“绝不”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我哦要看看大哥拳头里攥的什么宝贝。”北溟伸着手,如猫爪一样,可爱的紧。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对你们不客气了。”沧溟紧张地看着他们三个道。

    单单就是身高就比不过沧溟,还别说,沧溟习武,北溟他们三个就更没胜算了。

    所以北溟朝国瑛和小九儿使使眼色,国瑛和小九儿秒懂,两人扑向了沧溟。

    国瑛从背后抱着沧溟的上半身,将两条胳膊也紧紧地给裹住了。

    小九儿更干脆,直接抱着他的双腿,坐在沧溟的脚丫子上。

    这下子全身都不能动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沧溟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们,“你们这是无赖。”

    “我们就无赖了。”北溟抓着他的右手使劲儿的掰着他的手指。

    “你们”沧溟生气地看着他们三个道,紧紧的攥着拳头,北溟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掰开自己的手指,哼就你们还不够力道,恐吓地看着他们道,“我可要生气了。”

    小九儿抬头看着费劲力气也掰不开手指的北溟,积极地出谋划策道,“二哥,挠痒痒啊”

    “哈哈”结果不言而喻,北溟还未动手挠痒痒,沧溟自己先笑了起来,右手的拳头自然就很容易的被北溟给掰开了。

    沧溟又笑又气地说道,“你们就仗着我不敢出手是不是”

    “什么吗这拳头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藏的。”北溟嘁的一声说道。

    “没有”沧溟一脸惊讶地看着他说道,“你什么都没看见。”

    “是啊是啊”国瑛忙不迭地点头,抬眼看着他嘟着嘴说道,“大哥,你是不是逗我们玩儿呢”

    沧溟低着头看着掌心中金光闪闪的万字符微微一笑,他们居然看不见,真是白担心了。

    抬眼严肃地看着他们道,“你们跟谁学的这种无赖的打法。”

    “这还用学啊我们肯定打不过你,只能死缠烂打了。”北溟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道。

    “你还得意”沧溟板着脸说道,“看来没有人管着不好好训练,要加大训练量。居然想得出这种赖皮打法。”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北溟不服气地说道,“这是妈妈说的。”

    “那妈妈还说过,实力碾压一切,不学好。”沧溟食指指着他道。

    “彼一时,此一时。”北溟噘着嘴辩解道,眼看着他又要开口,“大哥,大哥,赶紧洗手,我们饿了。”

    红缨好笑地看着他们兄弟俩争执,还真是有理有据的,催促道,“你们快点儿,舅妈等着咱们呢”

    沧溟白了他一眼,心情超好地洗洗手,转身看着他们道,“吃饭”

    餐桌上,北溟扭着头看着沧溟压低声音道,“你凭什么管我”

    沧溟看着他一字一字地说道,“因为我是你哥。”末了朝他咧嘴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