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修炼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沧溟看着手心儿里,流光溢彩闪着金光的护身符,兴奋脸红彤彤的。

    “妈妈,教我,教我。”沧溟激动地说道,“我学会了就可以帮妈妈了。”

    “傻孩子”丁海杏笑容分外温柔滴看着他道,“好等妈妈回来教你。”食指却戳不着他的额头,轻轻地叹口气道,“儿子,修炼很辛苦的,要有毅力啊”

    “有”沧溟眼神清澈且坚定地说道,“我的毅力您不是看见了吗”

    “这个更加的艰苦,可不是你晨练那么简单。”丁海杏声音有些严厉地说道。

    “不怕,再艰苦都不怕。”沧溟挥舞着小手臂道,“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丁海杏闻言莞尔一笑道,“有志气,妈妈回来一定教你。”话落食指放在鼻翼,深深的吸口气,又催促道,“赶紧睡觉吧不然明天起不来了。”

    可是沧溟却不想睡,好不容逮到了妈妈,机灵地说道,“可是妈妈这个万字符,怎么跟的标志好像。”

    丁海杏闻言好笑地看着他,也不点破他,“你还知道的标志啊”

    “景爸爸的书房可是有好多二战的书籍。”沧溟好心地提醒妈妈道。

    丁海杏摇头失笑,耐心地给他讲解,万字符与标志的不同。

    这一说足足讲了半个小时,丁海杏无奈地看着他道,“真的不行了,乖乖的睡觉。”

    “哦”沧溟乖乖的躺了下来,揉揉眼睛道,“妈妈您可要早点回来,我们等着你。”

    “嗯”丁海杏微微弯腰,在他的额头上印下无声的一吻。

    “妈妈,你是不是偷偷亲我了。”沧溟突然睁大眼睛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丁海杏直起腰垂眸诧异地看着他问道。

    “我感觉温度突然低了。”沧溟抬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也就是刚才丁海杏亲过的地方,仔细思索了下道。

    “嗯五感灵敏的小子。”丁海杏笑容温暖地看着他说道,“好了,闭上眼睛,快点儿睡吧”叮嘱道,“盖好被子。”心疼的她现在连给孩子盖被子的能力都没有。

    “哦”沧溟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看着丁海杏的方向道,“妈妈,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盖被子。”

    丁海杏无言捂着自己的嘴,眼中的泪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他睡着后,心里中意念一起,闪进了空间。

    “谢天谢地,还能进入空间。”丁海杏松口气道,“在这里炼魂要容易的多,最起码灵气充足。”

    丁海杏飘到了雪山顶峰,盘膝而坐,微微闭上双眸,心中默念着九幽炼魂术的功法,进入忘我的状态。

    精纯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如洪流一般朝她涌来。

    浓郁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得出来聚集起来浓浓的泛着青色的雾气,疯狂的涌入她的灵魂。

    心念一动,体内灵气运转,汹涌强大的灵气被迫随着功法沿着灵魂游走。

    由于灵气过于霸道与强大,很快丁海杏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灵魂遭受着如凌迟一般的钝痛。

    而她痛却高兴着,因为她能清晰的感受着自己丹田内单线的灵气,转变成龙卷风似的气旋疯狂的冲刷着她的灵魂,与涓涓流水般的灵气相比,这龙卷风的运转速度明显快多了,且效果更好,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灵气随着经脉汇入丹田,温顺且安静沉寂下来。

    丹田内的灵气越积越多,忽然如气旋一般快速的旋转起来,并开始如龙卷风似的反向的冲刷着灵魂。

    在丁海杏魂魄外隐隐的发出一道道灵光,而在这一瞬间,她的心神与灵魂的修为却实现了大踏步的跨越。

    灵力更是由量变转向质变,不断的提升。

    在灵力里外双重的冲刷下,丁海杏的灵魂不停的得到淬炼,灵魂隐隐的闪烁着淡淡的鎏金光芒。

    在丁海杏安静的待在空间中炼魂的时候,外面则热闹的很。

    aaaaaa

    鸡叫三遍,北溟他们都爬了起来,红缨一个个给他们穿上了衣服。

    “奇怪了,大哥怎么还不醒。”穿好衣服的国瑛食指戳戳沧溟略显婴儿肥的脸蛋道。

    小九儿爬过来道,“是啊平常这个时间早就醒了,通常是他叫我们起床的。”

    “对啊通常比我们醒的还早,今儿怎么回事”北溟皱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单手托腮看着沧溟道。

    “哎呀”国瑛突然大声地叫道。

    “怎么了,怎么了”红缨被吓了一跳,担心地说道。

    “大哥不会像妈妈一样,一睡不起吧”国瑛一脸惊悚地说道。

    “怎么可能”红缨嘟着嘴道,“我们别自己吓唬自己。”

    “那大哥为什么”

    小九儿哭哭啼啼地说道,“我要大哥,我要妈妈。”

    “妈妈”沧溟蹭的一下坐起来道。

    “大哥”北溟他们三个看着他,齐齐的叫道。

    “哦”沧溟迷迷糊糊的应道,他的心思还沉浸在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梦啊”

    “大哥,你做梦了,梦见妈妈了。”北溟闻言希冀地看着他道。

    “嗯”沧溟下意识的点头道。

    “妈妈偏心,我就没有梦见她。”北溟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

    “我也没有梦见。”国瑛哭丧着脸道。

    小九儿更干脆,本来已经止住泪的他,又决堤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梦见妈妈。”沧溟看着他们三个赶紧说道。

    “那你刚才”北溟满脸不相信地看着他道。

    “我刚睡醒,头脑还迷糊着呢”沧溟低垂着双眸,还特地的摇摇头。

    “我也想妈妈了。”北溟他们三个齐齐看向安详的躺着的丁海杏。

    “妈妈你怎么还不回来。”三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道。

    想起妈妈,三个小家伙又哭了起来,眼泪又哗啦啦夺眶而出。

    沧溟现在仔细回忆着昨晚的事情,摊开右手,看着上面的万字符,高兴地笑了起来,不是梦,不是梦,笑着哭了起来。

    “沧溟你想哭就哭,不用憋着。”红缨拍着他的肩头说道。

    这真是美丽的误会,沧溟是喜极而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