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聊斋’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摸摸自己的下巴,为难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沧溟,刚才的话太鲁莽了些,可是这个时候不说话,就不是妈妈了。

    丁海杏担心这事该不该告诉他,会不会吓着他了,太玄幻了。

    她这边思绪翻腾时,沧溟又说话了,“妈妈,你怎么不说话了”着急地四处张望道,透过月色,慌乱的眼神看着房间,目光最终落在了病床上的丁海杏依然安详的面容。

    “妈为什么你没醒,我却能听见你的声音。”沧溟眨眨被泪水洗过晶亮纯真双眸道,“妈妈,说话啊”急的带着哭腔道。

    “儿子我在,我在。”丁海杏赶紧出声道。

    “妈妈,这个你那个”沧溟脑中一片凌乱,感觉不够用,“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儿子,我怕吓着你了。”丁海杏飘在他的面前担心地说道。

    沧溟现在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劲儿道,“妈妈我不怕,求你了。”苦苦地哀求道,“妈妈”

    丁海杏深吸一口气,“沧溟把你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

    “哦”沧溟赶紧从睡衣中将自己的珍珠项链拿出来,解开了项链扣。

    沧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床边的丁海杏。

    月色的中的丁海杏只是一个虚影,却看得分明。

    是妈妈沧溟激动地想要扑过去,丁海杏见状赶紧说道,“儿子,别过来。”

    “为什么”沧溟一脸受伤地看着丁海杏道,冲她展开双手,央求道,“妈妈抱抱。”

    丁海杏闻言难过的别过脸,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绪,倾身上前,缓缓的伸出了手。

    丁海杏修长的手放在他肉呼呼的小手上。

    沧溟见状高兴且激动地抓她的手,却穿过了她是手,抬眼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妈妈,妈妈”

    “害怕吗”丁海杏担心地看看他,又看向病床上的自己。

    “妈妈,这是聊斋吗”沧溟双眼放光地看着她说道。

    丁海杏一脸错愕地看着他,她这边担惊受怕的生怕吓着孩子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兴奋。

    “那个儿子,你怎么知道聊斋的。”丁海杏饶有兴致地问道,水光潋滟的双眸满是温柔地看着他。

    “小人书啊”沧溟笑容灿烂地看着她道,“妈妈,您忘了,咱家有56年版的聊斋志异全套,我都看完了。”笑嘻嘻地又道,“好神奇啊妈妈。”伸手好奇的在她的身上穿过来,穿过去的。

    丁海杏闻言满脸的黑线,她这边都快急死了,这小子却高兴的要命。

    这画风不明显和她预想的不一样。

    “行了小子,有这么高兴吗”丁海杏摇头失笑地看着他道。

    “嗯妈妈,你赶紧附身啊这样我就可以抱抱您了。”沧溟一下子跪坐起来,直起身子道,手指着躺在病床上的丁海杏。

    “抱歉儿子,妈妈现在回不去。”丁海杏满眼哀伤地看着他道。

    “这么说妈妈还要一直躺着。”沧溟着急地看着她的虚影,又看看病床上的她道。

    “嗯”丁海杏心里很不情愿,却不得不沉重地点点头道。

    “为什么我看小人书里,那些女鬼们可以随便附身的。”沧溟水汪汪的眼睛里尽是疑问道。

    这要怎么跟孩子解释,丁海杏沉吟了一下抬眼温柔地看着他道,“妈妈试过,回不去。”

    “那只有我能看见您吗北溟、国瑛他们看不见您吗”沧溟又急切地追问道。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

    “这又是为什么”沧溟一脸疑惑地看着她道,伸手去抱丁海杏,双手穿过了她。

    “体质问题。”丁海杏耐心地看着他说道。

    “啊”沧溟一脸的遗憾地说道,。忽然感觉脖颈一凉,下意识的想扭头。

    “儿子,别看”丁海杏挥手将沧溟身后的黑影一下子给打散了。

    医院和病房就是因为聚集很多将要病死之人,故有许多地狱提刑官来光顾,同时也有很多死后停留而未被带到地狱的鬼神也聚集于此

    丁海杏面容严肃地看着沧溟道,“儿子,现在戴上项链。”

    “哦”沧溟乖乖的将项链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等等,妈,我戴上项链就看不见您了。”

    “还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对不对”丁海杏低头勾唇浅笑地看着他道,笑容柔和的如春风拂面一般。

    “妈妈让我戴上项链,是不让我看见他们对吗”沧溟麻溜的将项链戴好了。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现在儿子,记住妈妈的话,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连大姐、北溟他们都不要说嘛”沧溟看着空荡荡的眼前道。

    “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丁海杏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道,“不准告诉第三人。”看着他又道,“你要向妈妈保证。”

    “是妈妈以毛爷爷的名义,我保证不告诉第三个人。”沧溟举起右手发誓道,紧接着趁机说道,“那妈妈您要给我说说话,让我知道您的存在。”

    “你这小子。”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行妈妈答应你。”随即又道,“那沧溟也要答应妈妈,要好好照顾弟弟和妹妹。”

    “嗯”沧溟重重地点头道,怕丁海杏看不见又道,“妈妈我会照顾弟弟们和妹妹,可您也要早点儿回来。”

    “我答应你,想办法早点儿回来。”丁海杏泪流满面地说道。

    “妈妈,你的声音不对”沧溟一脸担心地说道。

    “没事”丁海杏力持镇定地压低声线道,“如果我不跟你说话也不要担心,我是去找回来的办法。”

    “妈妈,您什么意思”沧溟一下子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手在空中抓呀抓的。

    丁海杏看着慌乱的沧溟捂着嘴坦白说道,“我需要向你一样,训练明白吗”

    “吓死我了。”沧溟拍拍自己的胸脯道,笑着说道,“那您要好好的训练,早日回来。”

    “儿子你放心,妈妈有机会就会跟联系的。”丁海杏闷声说道,深吸一口气又道,“儿子,伸出右手来。”

    沧溟乖乖的伸出略显肉呼呼的小右手道,“妈妈,干什么”

    “给你加一道符咒,免得你受他们侵扰。”丁海杏凌空在沧溟的手上画了一个护身符万字符。

    医院对能看见他们来说的沧溟来说还是太危险了,有护身符能保他平安无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