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意难平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妈拽了拽浑身发抖的丁爸,“老头子,你可别吓我啊”

    “啊”丁爸被丁妈给拽的回过神儿来,一脸迷茫地看着她道,“你在说什么”

    “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嘛”丁妈泪眼连连地看着他道。

    “你要我如何接受,我好好的闺女,没有任何的征兆”丁爸沙哑着声音说道,强忍着泪水没有落下来,“我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咱们身上。”

    丁妈闻言抓着他的胳膊使劲儿的捏了捏道,“老头子,为了沧溟他们五个孩子,咱们也得坚强起来,常胜不在”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往好方面想想,人还活着不是吗”说着直起身子展开双臂抱着他,哭着说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倒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为了孩子们也不能。”两人是抱头痛哭。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老两口才抽抽搭搭的整理好自己失控的情绪。

    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也没有点煤油灯,丁爸沙哑着声音开口道,“明儿你去照顾杏儿和孩子们好了。”

    “那启航呢”丁妈抬起手擦擦未干的眼泪道,“你一个大老爷们能照看孩子,而且马上就秋收了,你哪里来的时间。”

    “呃”丁爸被说的一时语塞,沉吟了片刻道,“可你带着启航去,还怎么照看杏儿和沧溟他们。”

    “大的带小的,孩子们一多,反而好照看了。”丁妈不停地抽泣道。

    “要是一直不醒可怎么办啊”丁爸感觉头都快要爆炸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深深的无力感压在心头。

    “这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像正常人一样那么过。咱们得努力不能让这个家散了。”丁妈的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只要杏儿没走,总有一天会醒来的。我们得好好的维护这个家。”

    现如今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人总得有点儿念想。不然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那常胜呢”丁爸无奈地开口道。

    丁妈闻言一愣,随即微微摇头道,“不知道”抬眼看着错愕地他又道,“我是真不知道,他不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哪里知道他想什么”

    丁爸有些气不忿,迁怒道,“关键时刻,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当初真不该嫁”

    “老头子。”丁妈打断他的话道,不满地看着他道,“以后不许你这么说女婿,他就是在又能阻挡的了事情的发生吗”

    “我只是一句气话。”丁爸抖动着嘴唇懦懦地说道,“气他不在身边,几年了连个人影都没有,杏儿一个人带着孩子,我想想就委屈。”

    “说这些干什么现如今又不是杏儿一个人这样,两地分居的多的是。”丁妈看着他又道,“你不是也有过几年没回来过,我不是也要照顾老的,小的。”

    “我就是发句牢骚,又没有说什么”丁爸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不用给我上政治课,大道理我懂只是意难平而已。在常胜面前我不会乱说的。”

    “以常胜的个性,估计更加的自责。他心里比我们还要难受。”丁妈心里难过地说道。

    丁爸轻叹一声,“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们回来了。”丁姑姑抱着丁启航进了门道。

    “怎么现在才回来。”丁妈赶紧爬到窗台上,摸到了火柴,擦亮点亮了煤油灯,放在了炕桌上。

    丁姑姑抱着启航走了进来,一欠身坐在了炕上。

    “启航睡着了吗”丁妈看着他们俩问道。

    “睡这小子精神着呢”丁姑姑将他的鞋给拖掉了。

    小家伙跑到丁妈面前,举着手里的玻璃瓶道,“奶奶看亮亮。”

    “这是我们启航抓的萤火虫啊真好。”丁妈笑着说道。

    “走,咱们洗澡去。”丁妈起身抱着他道。

    “来把玻璃瓶给我。”丁姑姑伸手道,“我们明天睡觉起来在玩儿,姑奶奶给我们启航放在能看见的地方如何”

    “好吧”丁启航点点头道。

    丁姑姑将玻璃瓶放在了炕桌上,估计明儿一早起来,这萤火虫也活不成了。

    不过还可以再抓,乡下就不缺这个,草丛里满都是,很漂亮,随手都能抓住。

    “走了,我们洗澡去了。”丁妈抱着他起身道,看向丁爸道,“老头子,别坐着了,把启航的换洗衣服和包裹他的大毛巾都拿来。”

    “我来,我来。”丁姑姑赶紧起身说道,熟门熟路的找到孩子的衣服,又拿起手电筒道,“我来给你们打手电。”

    两人给丁启航在厨房洗洗澡,将小家伙塞进被窝里,轻轻拍着他,丁启航一会儿就睡着了。

    丁姑姑看着孩子睡了,才有心思问道,“大哥知道了。”

    “嗯”丁爸无奈地点点头道,“明儿让你嫂子带着启航去军营。”

    “带着启航去”丁姑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道,“这不合适吧”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丁妈看着她说道,“你大哥可看不了孩子,你也不可能带着孩子上班,只有我带走了。”

    丁姑姑闻言也无话可说。

    “好了,没事的话,都早点儿睡吧”丁爸起身下炕道。

    大家的心情都不好,也无心再聊,干脆洗漱一番,上炕休息。

    aaaaaa

    红缨和沈易玲回到了家,红缨将东西收拾出来道,“舅妈,您给沧溟他们送东西,我在家做饭。”

    沈易玲看着茶几上不少东西,估计得多几趟。

    正在此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迎新新惊讶地看着她们道,“红缨姐,舅妈,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解放通知了我们,我们得到消息就赶过来了。”沈易玲看着她说道。

    “好了,有话我们晚点说,现在新新来了,正好帮忙把这些东西送到医院去。”红缨指着茶几上的东西道。

    “好的。”应新新点头应道。

    红缨在家里做饭,沈易玲和应新新将病房所需的东西全部送到了病房。

    进入病房,就听见沧溟兄弟俩再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自己在学校里的事情。

    看见她们进来了,立马停了下来,齐声叫道,“舅妈,新新姐。”

    沈易玲看着他们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道,“你们要的东西我们给你们拿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