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心痛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会傻笑。”丁爸捏捏丁启航小巧的鼻子道。

    丁妈收拾好情绪,走出来看着他们道,“你们这是去哪儿了看看这衣服脏的。”

    “山杏带着在沙滩上玩儿呢”丁爸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说道,“一会儿吃完饭洗洗澡不就得了。”

    “天凉了,你就不怕孩子受凉啊”丁妈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在厨房洗,把火烧的旺旺的。”丁爸一脸谄媚地笑道。

    丁启航肉呼呼的小手抓着丁妈的衣摆道,“奶奶,饿饿”

    “好咱们马上开饭。”丁姑姑端着饭菜出来,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姑嫂两人趁他们爷孙俩洗手的时候,整理情绪,且商量了一下,杏儿的事情吃完饭再说,不然的话,这饭就别想吃了。

    “来,奶奶抱,咱们去吃饭。”丁妈伸手抱着丁启航坐到了石桌前。

    “鱼,鱼”丁启航看见鱼手指着激动地说道。

    “好好,我们吃鱼。”丁妈低头闷声道。

    丁妈一口鱼,一口小米粥的喂丁启航。

    丁爸和丁姑姑两人边吃边聊,丁爸狐疑地看着她道,“我说明悦,你今儿不对劲儿。”

    “我哪儿不对劲儿了。”丁姑姑停下手中的筷子,低头看看自己道。

    “我问你话,你怎么回答的磕磕巴巴的。”丁爸看着她问道,“怎么心不在焉的。”

    “哦工作上没什么好说的,还不是那些事情,夏收完了有秋收,没什么变化。”丁姑姑言不由衷地说道,紧接着说道,“吃饭,吃饭。嫂子做的饭好吃,我可真是想死了。单位那大锅饭,跟猪食似的,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大吃一顿,解解馋。”

    “好好,不打扰你吃饭了。”丁爸冲她无奈的一笑地说道,一副真拿你没办法。

    丁爸说着将自己碗里鱼腹上的肉夹了一块给她道,“好好吃,这个最入味儿了。”

    “哥,我够吃了。”丁姑姑将肉夹进嘴里,闷头说道。

    “你们今儿古古怪怪的。”丁爸目光落在丁妈的身上道,“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

    丁姑姑下脚踢了踢丁妈,丁妈回过神儿来,抬眼看着丁爸道,“我怎么怪了。”

    “平时你都跟启航说这,说那的,今儿成了闷嘴的葫芦,不怕烫着孙子啊”丁爸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平时为了怕饭菜烫着丁启航,老婆子总是逗着孙子说话,一来为了凉凉饭菜,二来,孙子正是学说话之际,多多训练。

    “今儿启航不是饿坏了吗只顾着喂他了,先填饱我孙子的肚子。”丁妈抬眼看着他,轻扯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只是这笑容勉强且苦涩,只不过丁爸没有注意。

    “奶奶。”丁启航张着大嘴叫道,“啊”

    “来了,来了,吃鱼肉。”丁妈赶紧将夹好肉塞进了丁启航的嘴里。

    丁妈忙着喂孙子,丁姑姑则忙着吃饭,丁爸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吃饭喽

    安安静静的吃完这顿饭,姑嫂两人收拾干净后。

    丁爸抱着丁启航在院子里玩儿。

    丁妈甩着湿漉漉的手看着丁爸道,“把孩子给小姑子,我们出去走走。”

    丁姑姑冲着丁爸怀里的丁启航拍拍手道,“来启航,给姑奶奶玩儿去。好久没有抱咱家启航了。”说着将启航给抱了过来。

    丁姑姑抱着孩子朝外走,看着丁妈说道,“嫂子和大哥还是在家吧大哥累了一天了。”

    “出去。”丁启航指着院门奶声奶气地说道。

    “好好好,我们出去玩儿,咱们去看萤火虫好不好。”丁姑姑看着怀里的小家伙道。

    “好”丁启航是只要能出去,有的玩儿,去哪儿都一样。

    丁姑姑抱着小家伙,朝外走,将空间留给了大哥、大嫂。

    “那好吧”丁妈想了想道,也对,在外面说,万一老头子情绪失控,让人看见了也不好。

    “看来是真的有事啊”丁爸看着她们两个道。

    “有事跟你说。”丁妈也坦白道,目送丁姑姑和孩子离开,回头看着丁爸道,“咱们屋里说话。”

    老两口一前一后的进了屋里,外面虽然还亮堂堂的,屋里已经暗了下来,不过不影响视线。

    “要说什么”丁爸盘膝坐在炕上抬眼看着她道。

    丁妈跟着上炕,将腿盘起来看着他说道,“事情很严重,老头子你要有心里准备。”

    “啥事啊有那么严重。”丁爸看着她不以为然地说道,仔细想想,扒拉扒拉全家人,没有从事什么危险工作啊

    “嗯”丁妈别过连,紧绷着双唇点点头道,她怕自己开口说话,这眼泪会止不住流下来。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丁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侧颜说道,胡乱地猜测道,“什么事,是跟孩子们有关吗”

    明悦这回来,看着也没什么事,只有在外面的孩子们了,丁爸这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是杏儿出事了。”丁妈低垂着头闷声说道。

    “杏儿”丁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说道,“你确定没说错,她在军营里待着能出什么事”开玩笑道,“难道老蒋反攻大陆了,她可是海防一线。呵呵”

    丁妈回过头来,抬眼看着他轻声说道,“杏儿不明原因的昏迷不醒。”

    丁爸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一双眼睛慢慢的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如遭雷劈似的,僵立在当场。

    “是真的,小姑子今儿回来是专门说这件事的。”丁妈眼眶里的泪打着转转地看着他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说了一遍,“易玲已经过去了,亲自确认过了,红缨也请假了。”

    丁妈看着老头子呆愣愣的样子,“你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吗”

    丁爸红着眼眶看着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听谁在造谣吗哪有这样咒自己闺女的。”

    “我倒是希望他们吓唬我们,开的最为恶劣的玩笑,甚至是希望这是造谣,可是”丁妈捂着嘴,抽抽搭搭地说道,“老头子这是真的。”

    “老头子,老头子。”丁妈看着如雕像般的丁爸,轻声叫道,见他没有反应,又拽拽他的胳膊道,“老头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