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痛哭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妈唠唠叨叨的说着丁启航的趣事,小姑子突然回来了,自己做的铁锅炖鱼,生怕不够,在单位食堂哪儿能吃的好,随即起身又加点儿海鲜。

    丁妈重新坐下来,又絮叨起小孙子的事情,老半天丁姑姑都没有回应一下。

    丁妈侧目看过去,丁姑姑直愣愣地看着灶膛里的火。

    火映衬着丁姑姑的红扑扑的,也遮不住她脸上的哀伤。

    丁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拍拍丁姑姑的肩头道,“小姑子,我说话呢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嫂子不是一直在夸启航聪明吗”丁姑姑扭头看着她说道,“自家的孩子是个宝,对吧”

    “小姑子,你没事吧”丁妈关切地看着她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丁姑姑唇角勾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她,摊开双手,夸张地说道。

    “你这次回来古古怪怪的。”丁妈双眸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个遍。

    “哪儿有古怪。”丁姑姑别过脸,死不承认道,又追问道,“嫂子,我回来了,这晚饭够吃吗”

    “看看,还说没事”丁妈挪了挪凳子,面对着她道,“我刚才就又向锅里加了两条风干鱼,这么大的动静你都没看见,要说没事,能让我信服吗”食指点着她道,“别编瞎话,老实交代,出了什么事了,让你魂不守舍的。”

    丁姑姑起身给自己倒了些凉白开,咕咚咕咚灌了大半杯,走过来,将凳子用脚摆正了,面对着丁妈坐了下来。

    丁姑姑低垂着头看着手中的玻璃杯子,不停的摩挲着杯口。

    抿了抿唇,心里琢磨着这话该怎么说

    “你这个样子让我好害怕,你要说什么事”丁妈紧张地看着她说道,心情随着她起伏不定,“你要说什么痛快点儿,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吗”看着如雕像般的她又道,“还是有人又纠缠你了。”着急上火地说道,“什么事,你说啊说了我才能知道,该怎么做啊”

    丁姑姑听着她越说越离谱,终于抬眼瞥了她一眼,眼神游移地说道,“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是什么大事情有什么不好开口的,看你严肃的样子,闹得我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丁妈拍着胸脯,故作轻松地说道,紧接着催促道,“快说吧我等不下去了”一脸的着急。

    “有件事要跟嫂子说,希望你做好心里准备。”丁姑姑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说道,“嫂子”闭了闭眼睛,眼眸下垂,叹声道,“你是很坚强的人,我希望你挺住,嫂子比起大哥来,嫂子你的接受能力应该比大哥要强。”红着眼眶抬眼看着她道,“所以我决定先告诉你。”

    整的这么严肃,到底什么事丁妈尽量让自己心态放平和了,看着她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了,我准备好听了,不管是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说吧”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工作上的难题吗”大拇指向外指指道,“谁欺负咱了,我让国栋给你报仇去。”

    “不是,不是我的事情。”丁姑姑闻言微微摇头道。

    “跟你无关”丁妈皱着眉头道,“那到底谁的事情吗你快说嘛快被你给急死了。”

    丁姑姑红着眼眶抬眼凝视着她,坦白道,“是杏儿出事了,现在昏迷不醒。”

    丁妈闻言大脑一片空白,呆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哆嗦着嘴唇道,“小姑子,你你”

    “找不出来原因,什么时候醒也不知道。”丁姑姑垂下眼眸闷声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丁妈机械地看着她说道。

    “侄媳妇和红缨已经去了军营,问过主治医生了。”丁姑姑抬眼看着她难过地说道,闭了闭眼,眼泪唰的一下子流了下来。

    “那我们去大医院,不行了去京城,我就不相信查不出来。怎么会没有原因呢这总得有个说法吧”丁妈激动地说道,疯了似的摇晃着脑袋,“怎么会这样”眼泪夺眶而出,流个不停,“你一定是骗我的。”哆嗦着手,紧抓着丁姑姑的手,力道之大,让丁姑姑倒抽一口冷气。

    丁妈抓着她疯也似的说道,“小姑子,快说,这不是真的,你骗我的。”

    “嫂子,我也希望这是假的。”丁姑姑看着发髻散了,披头散发的丁妈心痛地说道,“可是”丁姑姑说不下去,难过的只想大哭一场。

    丁姑姑吸吸鼻子,力持镇定地又道,“我知道这件事一时间很难让人接受,嫂子,我们没有伤心的时间,得为沧溟他们几个想想。”

    丁妈闻言手捂着嘴,“呜呜”的哭的不能自已。

    丁姑姑也跟着泪水肆意横流,一时间小小的厨房内,都是姑嫂两人的哭声。

    “嫂子。”丁姑姑抬起手臂擦擦双眼道,抽抽搭搭地说道,“这事怎么告诉我哥。”

    “我来说。”丁妈抬手粗鲁地擦擦眼泪道,抽泣道,“我们想办法,将杏儿给叫醒了。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昏迷不醒的。”说着、说着又眼泪汪汪的,这泪控制不住又流了下来。

    “老婆子,我们回来了。”丁爸抱着丁启航进了院子。

    “奶奶,饿饿。”已经快一岁的丁启航已经会说简单的字,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了。

    厨房内的姑嫂两人闻言,慌里慌张地又擦擦眼泪。

    丁妈提高声音道,“饭马上就好。”声音沙哑难听。

    “哟老婆子,明悦的车子在家,她这是回来了。”丁爸看见院子中的自行车惊讶道。

    “是啊我回来了。”丁姑姑高声说道,“听这语气,大哥不希望我回来是吧”

    “你可真会给我扣帽子。”丁爸走到脸盆边,放下怀抱着的丁启航。

    爷孙俩蹲下来,丁爸抓着小家伙的手,摁进了水盆里,“瞧瞧你的小手脏的,一会儿让你奶奶看见了,一准又数落咱们俩。”

    “嘻嘻”丁启航回给丁爸的是一个露着小玉米的牙齿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