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丢魂?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真乖。”齐秀云抬手挨个揉揉他们的脑袋道,“困吗要不先睡一会儿。”

    这里有四张病床,除了丁海杏独占一张,其他三张合并在一起,正好睡的下孩子们。

    “我们不困,我们想跟妈妈说说话。”小九儿和国瑛齐声说道。

    “那好吧”齐秀云弯腰看着他们道,“你们乖乖的,有事情找护士姐姐,护士姐姐就在对门的护士站,叫一声就听到了。”

    “嗯”两人点点头道。

    齐秀云直起身子看着护士道,“这里交给你了。”

    “放心吧齐医生,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护士点头应道。

    齐秀云出去后,护士小姐姐看着他们两个再一次嘱咐道,“门开着,我就在对面的护士站,一叫我就听见了。”

    “好的。”两人痛快地应道。

    在护士也走后,小九儿和国瑛一左一右的趴在病床上,国瑛眼睛紧盯着丁海杏“妈妈,我给您唱歌好不好。”

    “还有我,还有我。”小九儿不甘落后的说道。

    两人一起唱道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下开红花呀。

    打败了美国兵呀。全世界人民拍手笑,帝国主义害了怕呀。

    护士小姐姐闻言,会心一笑,真是可爱的孩子。

    希望病床的人赶紧醒来,别再折磨两个小可爱了。

    小九儿和国瑛,两人唱了一遍又一遍的,国瑛最后趴在丁海杏耳朵旁声音嘶哑地说道,“妈妈,国瑛嗓子干,唱的好累。”

    “我也不唱了,我要喝水。”小九儿指指自己的嗓子道,“三姐,不唱了可不可以。”趴在床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丁海杏娇嗔道,“妈妈我唱了这么久,您怎么还不醒啊”

    “咱们不唱了。”国瑛感觉自己的嗓子火烧火燎的。

    “我们让护士姐姐给我们倒水好了。”小九儿直起身子,转身走出了病房,去了对门的护士站,请护士小姐姐倒了两杯水。

    两个小家伙乖巧地说道,“谢谢。”

    “乖,你们慢慢喝。”护士小姐姐笑着说道,“有事情叫我。”

    “嗯”两人乖乖滴点头道。

    护士小姐姐查看了下仪器,转身出去了,门也没关,有什么事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两个小家伙没事可干,双手托腮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丁海杏。

    小九儿突然叫道,“哎呀”

    “你突然叫什么呢被你吓了一跳。”国瑛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小大人似的说道。

    “三姐,你看妈妈的嘴唇不白了。”小九儿一脸惊喜地说道。

    国瑛垂眸看过去,抬眼震惊地看着他道,“真的呀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告诉大哥。”嘻嘻一笑道,“看来我们唱歌有用耶”

    “等大哥放学,我们一起唱。”小九儿重重地点头道。

    aaaaaa

    高进山他们出了病房,叫上应解放去他的办公室打电话。

    此时正好到了上班的时间,应解放拿着电话想了想拨通了丁国栋的电话。

    至于丁爸还有丁妈还是当面说吧万一吓出个好歹来,他可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丁国栋拿着听筒道,“喂你好,我是丁国栋。”

    “大哥,是我,解放。”应解放握了握手里的听筒道。

    “解放”丁国栋诧异地挑挑眉头道,“真是稀罕了,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吗”

    “大哥”应解放未语泪先流哽咽道。

    “解放,你怎么了听着声音不对。”丁国栋闻言心里一紧道,担心地问道,“你出了什么事了。”

    应解放吞咽了下口水,让自己镇定下来道,“没事,我没事”

    “你没事”丁国栋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好好的打什么电话谁出事了”

    “大哥,你心里要有准备。”应解放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准备谁出事了”丁国栋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张地问道,“别隐瞒,快点儿告诉我。”

    “大哥是杏儿姐出事了。”应解放缓缓地说道。

    “她怎么了你快说啊”丁国栋着急地催促道,“真是急死人了,急性子的人这孩子都生出来了。”

    “大哥也别着急,杏儿姐只是昏迷不醒。”应解放被催的赶紧说重点道。

    丁国栋闻言眼前一黑,身形晃了晃,一手撑着办公桌,稳住了身形道,声音颤抖地问道,“什么叫昏迷不醒这还不叫严重。你给我说清楚了。”火急火燎地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应解放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遍。

    “没有查到原因吗”丁国栋急切地问道。

    “没有原因,在医院里检查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大哥医生的医术绝对没有问题。”应解放拧着眉头说道,军营中的医生可没有遭受到冲击,医术还是有保障的,“这事怎么听都透着古怪。”

    丁国栋手指非常有节奏你轻叩着办公桌,沉思了片刻,抬手捂着听筒小声地说道,“解放,你说人会不会中中”

    “大哥你什么意思怎么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不好说的”应解放听得那个费劲。

    中邪两个字能说吗让接线员听见了还得了。

    丁国栋挠挠头该怎么说呢眼前一亮道,“解放,记得小时候谁家孩子哭个不停”

    “大哥是说”应解放恍然间明白道,“是那个天惶惶地惶惶,谁家有个夜哭郎。”

    玩火要尿床吃耳屎要成哑巴屋子里打伞长不高碗里的饭不吃干净,将来会娶到长麻子的老婆

    这些善意谎言一直在坊间代代流传。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哭儿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起大天光。

    对于父母来说,这安魂咒就如同灵丹妙药般神奇。

    应解放一脸惊讶地说道,“哥,您居然相信这个,这不是那啥吗”丢魂可能吗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人好好的为啥昏迷不醒,这可不就是丢了那啥了”丁国栋仔细想想道。

    “那要怎么做”应解放也压低声音道,“难不成让我半夜三更去十字路口叫叫。”忽然又摇摇头道,“大哥,这根本就不行吗我们好还是要相信科学。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怎么想都觉得大哥这提议不靠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