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进不去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我姐,什么时候能醒。”应解放急切地追问道。

    “这个我不好说也许明天,也许十天、半个月,也许”齐秀云为难地看着应解放道,“心里要有准备。”

    “怎么会我上船的时候,我姐还特地给我做好吃的来着,人好好的。”应解放失控地看着他们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告诉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解放,你吓着孩子们了。”高进山揪着应解放的领口,直接将人给拉出去了。

    高进山出了住院部就甩开了应解放道,“你小子,我们都不敢在孩子们面前失控,你居然这般的不理智。你吓着孩子们我看你如何像你姐夫交代。”

    应解放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哭诉道,“我现在也没法向姐夫交代,我怎么向舅舅、舅妈、大哥、大嫂交代。”眼泪如溃堤般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很快地上就积了一滩水。

    “别这样”高进山深吸一口气,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这个当舅舅要这样的话,怎么去安抚沧溟他们四个。”重重地捏着他的肩膀道,“大人已经这样了,你不能再让孩子们也跟着你哭的稀里哗啦的吧”

    “嗯”应解放闷声应道,站起来,鼻音浓重地说道,“失陪一下。”他得去卫生间洗洗,不然这幅面孔怎么见外甥们与外甥女。

    “去吧”高进山点头道,哭出来也好,憋在心里,别憋出毛病来。

    应解放跑到厕所在水龙头下,好好的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

    凉凉的水扑在脸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aaaaaa

    小沧溟他们仰着头,听着大人们的话,迷迷糊糊的,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大哥,他们说的什么意思”小北溟侧头看着沧溟问道,“不是不妈妈没事了”

    “应该没事了吧他们不是说妈妈一切都好。”国瑛插话道。

    “可是他们没说妈妈醒来了啊”小九儿扁着嘴可怜巴巴地说道。

    “小九儿你想挨打吗”国瑛挥舞小拳头说道。

    小九儿缩着脑袋,委屈巴巴地说道,“你没听见吗我说的事实。”

    “你还说。”国瑛气的直跳脚。

    “国瑛,不准你欺负小九儿。”小沧溟出声说道,直接将小九儿给拉到了身后。

    “大哥,你看他说的什么”国瑛气不过道。

    小沧溟仰起头看向齐秀云道,“齐阿姨,我们能进去看妈妈吗”

    “可以。”齐秀云低头看着他们柔声说道,说话中推开了病房的门,让孩子们进去。

    小沧溟他们或许听不懂,但是应新新听的非常清楚,得到结果后,就呆呆的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的,如雕像似的。

    齐秀云和方巧茹进了病房,江二号见状,病房他一个大男人不好进去,所以转身出去找高进山了。

    齐秀云与方巧茹见四个孩子围在病床边,妈妈,妈妈叫着。

    听的方巧茹和齐秀云两人心里酸酸的如针扎一般难受。

    小沧溟抬眼看着齐秀云怯怯地问道,“齐阿姨,我妈妈为什么还不醒。”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的,倔强的不肯掉下来。

    “这个”齐秀云走过去,蹲下来与之平视道,“沧溟,阿姨在想办法,我们要耐心等待好吗妈妈一定会醒的。”

    “那就是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小沧溟敏锐地抓着她的话说道。

    “我们要抱有希望一定会醒的。”齐秀云安慰他道,只不过这干巴巴的言语苍白的很

    当然收获的是孩子们嚎啕大哭,劝都劝不住。

    aaaaaa

    丁海杏从黑暗中醒来,四周白茫茫的,寂静无声,摇摇脑袋一时间分不清这是哪儿

    清晰的听见了孩子们的哭声,着急的不得了,寻声飘了过去。

    拨开层层迷雾清楚的看见了下面的状态,这是医院自己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孩子们围着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心疼地她赶紧说道,“别哭,别哭,我马上就来。”也不管他们是否能听到,当然他们也听不到。

    丁海杏凌空盘膝而坐,手中掐着指决,红唇轻启两个字,“合魂。”

    丁海杏的两个分身朝病床飘了过去,然而就在附体的那一刻,却被狠狠的给弹了出去,“该死”两魂无法钻进自己的身体里,伸手摸过去,像是隔着一层无色透明的结界似的。

    丁海杏手中黑色的黑雾加大,幽幽的泛着绿光,朝它挥了过去,娘的,就是砸也要砸开它,打在结界上面,连个火花都没有,好像被吸收似的。

    双手轮流出击,裹挟着强大力量的黑色的气团攻击结界的一点。

    原以为能打开一个缺口,却发现攻击了这么久,眼前的结界连一个波纹颤动都没有,却将她给累趴下了,喘着粗气。

    要知道能让她累着的事情很少,当然除了救孩子爸,将自己给累惨了。

    丁海杏还就不信邪了,既然这样不行,那就是换一种方式。

    凝神静气,积聚力量,指尖窜出九幽冥火,“走”

    火如狰狞的野兽一般带着獠牙窜向来了结界,很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大有火烧连营的架势,可结界依然是无动于衷,没有丝毫变化。

    幸好行动之前吃了两枚九转紫金丹,不然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可是现在有力气又如何,依然毁不掉眼前的屏障。

    “嘿嘿”丁海杏勾起唇角发出一声冷笑道,“我还就不信邪了。”

    结果还没等她进行下一步行动,刚才挥出去的拳头,甚至九幽冥火,全部报复到自己的两魂上,吓得她使出浑身解数应对。

    这才知道刚才挥出去的力量有多恐怖,盘膝而坐全力的应对,一时间无暇顾及外面。

    aaaaaa

    江二号出了住院部,找到了高进山道,“老高,解放呢”

    “情绪稳定了,去清洗一下,不然怎么孩子们。”高进山声音低沉道。

    “现在怎么办”江二号紧皱着眉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高进山叹声道,“这事难办啊”

    “弟妹好照顾,有齐医生和护士们。”高进山紧抿着唇,深吸一口气又开口道,“关键怎么安抚弟妹的家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