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昏迷不醒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他们一路步履匆匆地到了医院,就看见江二号在病房外走来走去的。

    高进山走进意外的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江二号看着他说道。

    “怎么样齐医生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吗”高进山急切地问道。

    “还没出来呢”江二号也着急地说道。

    “那咱们去那边谈谈”高进山指指外面道。

    “嗯”江二号点了点头道。

    “新新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江叔叔聊两句。”高进山看着孩子们说道。

    “嗯”应新新拉着孩子们乖乖地坐在走廊外的长椅上。

    高进山与江二号出了住院部,站在树下。

    江二号看着他问道,“查了吗怎么好好的人变成了这样”

    “我上班后带着亲自查了。”高进山神色凝重地看着他道,拧着眉头道,“房门没有遭到破坏,没有外人进去的痕迹。”

    “想也知道,咱们这里是军事之地,等闲之人进不来。”江二号努着嘴道,轻抚额头道,“会不会是内部人干的”抬眼看着他猜测。

    “那目的呢”高进山看向他征询道,“齐医生没有检查身上有外伤了吗”

    “这倒没有,没有一点外伤。”江二号点头道。

    毫无头绪,高进山头疼地说道,“这不就得了,如果是外人,不可能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

    “那怎么会昏迷不醒呢”江二号奇怪地说道。

    “我也纳闷了,凡是讲究因果吧”高进山烦躁地扒拉扒拉头道,“还有一点儿我很奇怪,弟妹人是躺在书房的。按理说来,妈妈不都是跟着孩子一起睡的。”

    “啊”江二号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

    “别惊讶。”高进山轻轻地绞着手指说道,“我更惊讶,这也是为什么怎么想都解释不清。”

    “那你问过孩子们吗”江二号询问道。

    “这还用问啊老战不在家,孩子又那么小,妈妈不跟孩子睡,跟谁睡。”高进山理所当然地说道,“尤其国瑛和小九儿还小,更离不开妈了”

    “那她大晚上的去书房干什么”江二号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

    “这就是我怎么想都想不通的地方。”高进山面容严肃地看着他道。

    “这个只有等她醒来才能知道。”江二号抬眼看着他说道,伸手揉揉眉心道,“现在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人一直不醒的话,我们要怎么通知老战。”

    “他人在哪儿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联系。”高进山为难地说道。

    “上报倒是不难,会不会觉得我们大惊小怪。”江二号担心地说道,犹豫了下又道,“况且,就老战那个一心为公的性格,接到消息会不会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这倒是。”高进山抿了抿唇说道,突然又道,“那要不要告诉弟妹的家里人。”

    “看检查结果吧”江二号叹声道。

    说话当中,两人就看见应解放如风似的,跑了过来。

    “解放,应解放。”高进山高声喊道。

    风尘仆仆的疾跑应解放听见有人叫他,寻声看过去,急刹车道,“一号,二号。”跑了过去,浑身是汗地看着他们着急地先敬礼,又问道,“我姐呢她怎么样”

    “你刚下船。”高进山回礼看着他说道。

    “嗯”应解放急切地说道,“我姐到底怎么样了”他刚巡航回来就听到丁海杏出事了,拔腿就跑了过来。

    “具体的我们也说不清楚,正在等检查结果。”高进山看着他安抚道。

    “到底怎么回事”应解放焦急地问道。

    高进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怎么会这样”应解放一脸惊奇地看着他们道。

    “我们跟你一样惊讶,有许多地方想不通。”高进山看着他道,“你有什么线索吗”

    应解放摇摇头,又正色道,“我姐平时与人为善,姐夫走后,又很少出现在人前,不可能有仇人的。”

    “走我们先进去看看检查结果,人如果醒过来就一切都好办了。”高进山朝住院部走去道。

    三人走到病房外,小沧溟他们看见应解放立马围了上去,“舅舅,妈妈她”顿时这眼泪哗哗的流。

    “乖不哭,不哭,妈妈没事。”应解放看着四个孩子将他们搂进怀里哄着他们道。

    应解放看着他们哭了,心都快碎了。

    “秀云,检查结果怎么样”江二号看着自家老婆走过来立马问道。

    “弟妹生命体征稳定。”齐秀云看着他们宣布道。

    “那为什么不醒。”高进山看着她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齐秀云羞愧地说道。

    江二号当场就炸了,“你干什么吃的你不是医生吗昏迷到现在你现在给我说你也不知道”朝齐秀云吼道,“我告诉你们赶紧将人给救醒了,救不醒的话,我拿你们试问。”气的青筋都爆裂了,这特么的怎么像老战交代,“老高,老战在为国尽心尽力,他爱人在咱这里变成这样。”重重地叹口气。

    “老江怎么说话呢”高进山看着江二号不依地说道,“作为医生,齐医生肯定心里比你还着急。还不给齐医生道歉。”

    江二号抿了抿唇低垂着眼睑,闷声道,“抱歉,我太心急了。”

    齐秀云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看着自己男人。

    他什么时候乖乖跟人家道歉的,什么时候不是天老大,他老二的。

    这些年倒是学会尊重人了。

    高进山目光又落在齐秀云的身上道,“弟妹现在这样我们没有办法向老战交代。”

    “我理解。”齐秀云看着他们说道。

    “齐医生,现在没有办法将人给救醒吗”高进山希冀地看着他道。

    “救人要讲究对症下药,可弟妹现在检查下来,并没有找到病因,所以不能乱用药,否则适得其反。”齐秀云看着他们正色地说道。

    “那怎么办”应解放站起来问道。

    “只能等了,用药也只是维持她的生命体征。”齐秀云看着他们叹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