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书都是骗人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应新新就这么仓皇失措的走了,小沧溟看着她的背影,歪歪脑袋,垂眸看看平整的地面,挠挠头怎么可能摔倒呢

    真是奇怪

    “大哥,你想什么呢”小北溟看着他着急地说道,“快来,我们想办法把妈妈给叫醒了。”

    被小北溟这么一打岔,小沧溟也无法细想应新新种种诡异的行径了。

    小沧溟走到炕前看着他们三个道,“要怎么才能叫醒妈妈”

    四个小家伙看看彼此,最终目光落在丁海杏的脸上。

    国瑛双手托腮看着丁海杏道,“妈妈,要怎么叫醒你”

    “我们叫了那么多遍妈妈都没醒”小北溟趴在炕头上,皱着眉头道,“妈妈是不是病了。”

    “病了,也能醒来啊没见过生病的像妈妈这样的。”小九儿一脸困惑地说道,“为什么我们叫不醒妈妈”

    “对啊对啊”国瑛如小鸡叨米般的点头道。

    “啊”国瑛突然惊叫一声道。

    “怎么了怎么了”小沧溟赶紧看向她道。

    “我有办法了。”国瑛高兴地说道。

    “什么办法”小沧溟急切地问道。

    “快说,快说。”小北溟和小九儿齐齐地催促道。

    “像睡美人啊我们亲亲妈妈,就醒来了。”国瑛拍着手开心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小沧溟看着她好奇地问道。

    “在景哥哥的书房看到的。”国瑛看着他们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还不简单。”小北溟很干脆地吧唧一口,亲了亲丁海杏的脸颊。

    等了半天,看着国瑛疑惑地说道,“怎么不醒啊”

    “我还没亲呢”国瑛趴在丁海杏另一边脸蛋儿上也是一口。

    “还有我。”小沧溟亲了亲丁海杏的额头。

    “我我”小九儿趴着亲了亲丁海杏的脸颊。

    等了一会儿,看着依然没有醒来的丁海杏。

    小沧溟他们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了国瑛的身上,齐声说道,“为什么还没有醒。”

    “哇”的一声国瑛哭着说道,“书都是骗人的,我在也不相信书了。”

    高进山与应新新跨进月亮门就听见国瑛的哭声,两人疾步跑了进去。

    “怎么了怎么了”高进山进来看着孩子们道。

    “高伯伯,妈妈怎么叫都不醒。”国瑛泪眼模糊的看着高进山哭诉道。

    “乖不哭,不哭。”高进山哄着小家伙道,“让伯伯先看看。”目光落在丁海杏的身上,看着她的脸,心里咯噔一声。

    躺在炕上的丁海杏感觉毫无生气,脸色苍白如纸,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如应新新来的路上介绍的一样。

    “高叔叔,您把把脉。”应新新催促道。

    “哦”高进山微微弯腰,手指搭在丁海杏的手腕上,微微眯起了眼眸,怎么会这样他居然也无法感觉到脉搏。

    这好好的一个人,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

    在孩子们面前力持镇定的高进山,将微微轻颤的手移到丁海杏颈动脉处。

    好凉皮肤居然这般的冰凉,吓得高进山心里一哆嗦,轻轻地摁了一下,呼松了口气,不是僵硬的。

    好半天终于感受到了似有若无的跳动,一脸激动地说道,“还好,还好。”撤回了手,真快被应新新的话给吓死了。

    此时再细细看胸口略有起伏,只不过不细看发现不了。

    高进山心里嘀咕脉搏跳动这般的微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人好好的怎么会这样,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是在铜墙铁壁般的军营。

    加上深居浅出的她,谁会动她呢真是活见鬼了。

    高进山陷入阴谋论中,出不来了。

    “高伯伯,高伯伯。”小沧溟仰着头清澈纯真的双眸看着高进山道,“我妈妈怎么了”

    高进山回过神儿来低头看着他们四个道,“哦没事,你们的妈妈就是太累了,我们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柔。

    应新新一拍额头,一脸的无语,高叔叔,这话三岁的小孩儿都不信。

    “累我没感觉妈妈累啊”小沧溟紧皱着眉头,狐疑地看着高进山道,“睡觉我妈妈从不睡懒觉的。”

    “呃”高进山看着小大人般的小沧溟,这么机灵干什么

    “妈妈的脸色白白的。”小北溟追加了一句道,“不喜欢。”

    “嘴唇也白,不像我的。”国瑛噘着嘴说道,指着自己的嘴唇道,“红红的。”

    “手上凉凉的。”小九儿抓着丁海杏的手道。

    “你们”高进山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被四个孩子被逼到了墙角。

    “我们的妈妈怎么了”四个孩子看向高进山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个”高进山望着四双焦急的眼眸,“那个”结结巴巴的。

    “老高。”方巧茹犹如天籁的声音传来道,“秀云嫂子来了。”

    高进山喜上眉梢立马道,“让你秀云阿姨看看。”

    齐秀云披头散发的进来,双手将头发一拢,随便的一挽,拿起书桌上的铅笔一插,就将头发摆弄好了。

    齐秀云走到炕边道,“我看看。”

    高进山立马拉着小沧溟兄弟俩,“咱们先出去好不好,不要耽误了秀云阿姨给妈妈看病。”

    “国瑛过来,让阿姨抱。”方巧茹心领神会地看着国瑛,拍拍手道。

    “小九儿走,起来还没洗脸刷牙呢”应新新伸着去够小九儿道。

    “我们不走。”小沧溟和小北溟同时挣脱了高进山,跑到了炕头,那凶狠的架势,谁也别想拉走他们。

    国瑛和小九儿则快速的退到炕里边,让她们抓不到。

    “算了,算了,在这里吧”齐秀云摆摆手道,看情况糟糕的估计得住院了,说着打开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了听诊器,微微弯着腰,检查了一下。

    齐秀云站直了身子,眉头紧紧的皱着。

    高进山看着她的神色,感觉情形不妙道,“怎么了”也不敢说的太详细了,孩子们都在,说多了不合适。

    “我看还是送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吧”齐秀云保守地说道。

    她说的很保守,高进山的心却跌到了谷底。

    在他的眼里,需要住院那就是大事了。

    “高伯伯,高伯伯,我妈怎么了”小北溟拽着高进山的衣摆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