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吓坏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是做梦呢别自个吓自己。”应新新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不是梦,不是梦。”小北溟摇着脑袋哭着道。

    “乖不哭,不哭,我们穿上衣服去找妈妈好不好。”应新新拿着衣服赶紧给两个小家伙穿上。

    小九儿是被小北溟的哭声给闹醒的,一咕噜爬起来,揉揉眼睛道,“大哥。”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北溟道,“二哥怎么哭了。”

    小北溟闻言哭的更凶了,看着小九儿“哇妈妈没了。”

    小九儿闻言跟着哇哇大哭了起来,“我要妈妈。”这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如决堤似的。

    国瑛和小九儿这一哭,倒好,小沧溟和北溟也加入了水漫金山的大军。

    应新新头疼的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孩子们,这还没有确定呢怎么倒先哭上了。

    这今儿早上怎么了,哪里都透着古怪,应新新赶紧劝道,“等等,孩子们别哭啊咱们先找找战妈妈好不好。”

    “妈妈,我去找妈妈。”小沧溟转身就朝外跑。

    小北溟更干脆从炕上跳下来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国瑛直接翻身,从炕上出溜下来,随便穿上鞋跟着跑了出去。

    小九儿从被窝里爬出来,有样学样的,向要下炕。

    “等等,小九儿我们先穿上衣服。”应新新赶紧拿着裤子给他穿上,然后抱着他下了炕。

    小九儿趿拉着鞋蹬蹬跑到了客厅,就看见小沧溟从外面回来说道,“厕所没有。”

    小北溟摇摇头说道,“厨房没有。”

    小沧溟立马说道,“厨房我刚才找过了。”

    “国瑛呢”小九儿担心地问道。

    “我找到妈妈了,找到妈妈了。”国瑛在书房大喊大叫地说道。

    四个人齐齐跑向了书房,看见躺在炕上的丁海杏齐齐的松了口气。

    又看见国瑛爬到了炕上,看向跑过来的他们高兴说道,“妈妈在呢你们看妈妈在呢”

    “真是被你们快吓死了。”应新新站在炕前道,“这不战妈妈好好的。”低头看着穿着整齐白色碎花睡衣的丁海杏平躺在床上。

    “妈妈,妈妈。”小沧溟趴在炕头,看着紧闭双眸的丁海杏叫道。

    “妈妈,大懒虫,比我们起的还晚。”小北溟笑嘻嘻地趴在炕前说道,“还说我们呢”眼睫毛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小九儿脱了鞋翘着腿,使出吃奶的力气,脸憋的通红终于爬了上去,爬过去,坐在国瑛身旁推着丁海杏道,“妈妈,妈妈。”

    “妈妈,起来,给我们做好吃的。”国瑛扯着丁海杏的胳膊道。

    无论孩子们怎么喊,丁海杏都没有给予回应。

    应新新此时也察觉不对劲儿了,一个人睡的在怎么死,也不可能这么乱还不醒。

    “新新姐。”小沧溟满脸是泪的看着她道,“妈妈怎么都叫不醒啊”

    “新新姐。”小北溟他们齐齐望向了应新新。

    应新新迎上四双害怕的眼神,目光无措的落在丁海杏的脸上,脸色煞白煞白的,嘴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胸口没有一丝起伏,吓得应新新一屁股坐在炕上,拼命的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呢”哆嗦着手,执起丁海杏的手腕,变换着手势,着急甚至变换方向,摸着她的脉搏,却根本就感觉不到。

    吓得应新新脸上的血色尽退一下子松开了丁海杏的手,丁海杏的手从她手中滑落,砰的一下,落在了炕上。

    “怎么会这样”应新新一脸惊恐地看着丁海杏。

    “新新姐,我妈妈怎么了”小沧溟着急地看着失常地她道。

    应新新闻言毫无焦距的双眸看向了小沧溟,使劲儿的摇摇头,拼命的警告自己不能慌,不能慌,双手紧紧交握着压下微微颤抖的手,垂下眼眸哆嗦着嘴唇闷声说道,“没什么战妈妈只是睡的沉。”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人来。”应新新安抚着他们道,起身朝外面走去,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吓了小沧溟一跳,赶紧跑了过来,扶着她道,“新新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应新新伸手撑着炕站起来道,“你们乖乖的在这里等着。”说完就强撑着走了出去。

    如脚踩棉花似的,深一脚浅一脚出了家门,双拳紧紧地攥着,手上青筋爆裂,指甲深深的扎进手心里,痛的毫无所觉。

    没有时间耽搁,应新新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号院,高进山刚刚起来,正蹲在菜园子边上刷牙呢,听见砰砰的敲门声。

    “高叔叔,高叔叔。”应新新站在门前高喊道,“高叔叔开门,我是应新新。”

    “这是谁啊大清早的。”在厨房忙活的方巧茹闻言走过来,挑开帘子道,“敲门敲的这么急。”

    “是新新,我去看看,估计有什么急事吧”高进山将洗脸毛巾搭在晾衣绳上,刷牙用具放在水泥修葺的洗脸池里。

    心里琢磨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新新这么着急。

    心里想着脚步不由得加快,高进山最后干脆小跑到门口道,“来了,来了。”

    高进山拉开插销,吱呀一声打开了门,看着有些狼狈的她担心地问道,“怎么了新新。”

    应新新一脸恐惧地看着他道,“高叔叔,快跟我去看看,战妈妈有些不对劲儿,我摸不到她的脉搏。”

    “什么叫摸不到她的脉搏。”高进山被她的惊人之语给吓得一哆嗦道,“新新你在开玩笑吧你大清早的就吓唬人。好好的怎么没有脉搏了。”

    “高叔叔,我”应新新着急地说道,“您还是看看去吧我说不清。”

    “走,咱们边走边说。”高进山看着吓坏的孩子,估计问也问不清楚,还是去看看再说。

    “等等”走过来的方巧茹叫住他们道,“你们先走,我去叫秀云嫂子,她是医生。”

    “对对快去,快去。”高进山闻言立马说道,然后跟着应新新两人朝战家走。

    而方巧茹则跑到了二号院,敲开江家的大门,齐秀云才刚刚起来,牙没刷,脸没洗。

    方巧茹道明原因后,齐秀云则背着医用的救急箱,跟着方巧茹朝战家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