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代价

作品:《六零俏军媳

    加大力度搜索力度的后果就是丁海杏的脸色又苍白一层。

    “在哪儿呢”闭着的眼睛微微低下头,仔细的感觉,眼珠子轻轻流转,“你在哪儿呢”

    小家伙悬停的海中,摇着尾巴,歪着脑袋,释放精神力仔细的寻找。

    应该是这片海域了,在哪儿呢

    忽然丁海杏睁开眼睛,漆黑如墨的双眸滑过诡异的绿光,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阴森森地笑容,“找到了。”红唇轻启,温柔地说道,“我该怎么感谢你们的关照呢”温润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气。

    “有了”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鸷,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找死”

    小可爱快速的向目的地时,勾搭了三头虎鲸。

    有道是皇帝不拆饿兵,小可爱身上带的东西就有了用处,九转金丹贿赂了三头虎鲸,跟着它快速的向潜艇。

    到达目的后,丁海杏又犯难了,该怎么通知里面的人配合行动呢

    小可爱围着潜艇不停的转着圈圈,进一步释放精神力。

    丁海杏脸色愈加的苍白,双手间黑气加大,包裹着微微颤抖地双手,胸口剧烈的起伏,咬着后槽牙强制性地压下胸中烈焰般的烈火焚烧。

    小可爱释放着强烈的精神力,求你了,快注意到,求你了

    “是你吗”

    丁海杏听到熟悉的声音,泪水无声无息的从眼角滑落,继而清晰的感受到他功力大增,紧抿着嘴唇微微翘起。

    由衷的替他高兴,更加高兴,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的存在,这样更便利于交谈。

    “谢天谢地,终于注意到我了。”丁海杏精气一松,嘴唇苍白,鲜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头上也因体力不支而渗出了虚汗。

    收敛心神,小可爱用自己的尾巴有规律的敲打着潜艇舱壁。

    糟了,丁海杏神色焦急了起来,她不知道他是否懂摩斯密码,这要怎么沟通。

    他懂吗要怎么办怎么办小可爱的尾巴敲击着舱壁。

    急的丁海杏身形晃了晃,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该怎么办胸口血气翻涌,没时间了,快没时间了

    手指快速的掐着指决,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一定要撑住,撑住,不能前功尽弃,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战常胜终于有了回应,“你敲的是摩斯密码对吗”

    “谢天谢地”丁海杏低头浅笑,“咳咳”鲜血溢出越来越多,时间紧急,快速的传递消息。

    小可爱有规律的敲击的舱壁,将消息传递给战常胜。

    五脏六腑如岩浆一般翻江倒海,“噗”丁海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狼狈的趴在炕上,意识模糊了起来,嘴角微微翘起,消息总算传递出去了。

    “呵呵”开心地笑了起来,粗鲁的摸了一下唇边的鲜血,拼全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同时下令三个小家伙行动。

    甩甩阵阵发胀的脑袋,眼前冒起金星,视线模糊,在陷入黑暗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保持着一丝清醒,掐了指决,清洁咒,她不能让孩子看见自己倒在血泊中骇人的样子。

    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脑中最后想的是,抱歉孩子们,希望别吓着你们了。

    分魂术让丁海杏最为快速有效的达到了目的,而这是建立在高危险的基础上。

    是因为她强行的释放精神力的结果,简言之超出了她现在的功力范围。

    远在千里之外,大洋深处,不这么做不行。

    三魂分离出两魂,无论哪一个分魂受伤,丁海杏的灵魂都会受到重创,这个后果很严重的。

    人有三魂六魄,缺一不可,只要有一个分魂受伤,对她来说轻则变成一个呆呆傻傻的痴儿。

    严重的可能当场丧命,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会断绝。

    可是现在情况特殊,丁海杏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救战常胜真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逆天改命了。

    aaaaaa

    俗话说“鸡啼夜半,狗叫天亮”,鸡叫三遍时,早上五点多,嘶小沧溟是被疼醒的,胸部感觉被针扎一样,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结果那感觉又没了。

    拍拍自己的胸口,“不疼啊真奇怪。”

    小沧溟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左右两边看看,发现妈妈睡的地方是空着的,“咦妈妈呢”一咕噜爬起来,上面穿着丁海杏做的小t恤,光着屁股蛋,从炕上跳了下来。

    “妈妈。”小沧溟跑到了厨房,一眼看尽,“没人。”转身又跑了出去,扯开嗓门道,“妈妈”

    刷牙洗脸推门进来的应新新看着客厅内的小沧溟道,“沧溟起来了。”说着将毛巾搭在脸盆架上,口杯放在架子上。

    “新新姐,我妈呢”小沧溟看着她问道。

    “我刚起来没看见。”应新新摇摇头道,想了想道,“兴许在厕所吧”

    小沧溟闻言抬脚就朝外走,应新新赶紧拉着他道,“等等你没穿好衣服呢外面冷。”不由分说的拉着他进了卧室,“看你,一会儿看不见妈妈就那么着急干什么战妈妈不会去哪儿的。”拿起炕上的长裤,直接给他穿上了。

    “妈妈”国瑛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的,一脸的惊恐。

    “国瑛怎么了”应新新担心地看着她道,看着迷迷糊糊的她,推推道,“国瑛,国瑛。”

    国瑛摇摇脑袋回过神来道,“新新姐。”

    “你怎么了怎么出这么多汗”应新新看着她问道。

    国瑛摸摸自己的额头,湿漉漉的一片,傻呆呆的。

    “国瑛,国瑛。”小沧溟走过来推推她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国瑛迷迷糊糊地说道,“不知道心跳的太快。”

    “我也是”小沧溟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

    “你们别吓唬我啊”应新新被他们给闹得也紧张了起来,“战妈妈在家里能出什么事”

    “哇”的一声,旁边的小北溟大哭了起来,“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醒醒,醒醒。”应新新赶紧推推小北溟道。

    小北溟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泪眼模糊地看着小沧溟抽抽搭搭地说道,“大哥,我看见妈妈躺着一动不动的,怎么推都推不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