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作品:《六零俏军媳

    漩涡不见了,海面上只留下破碎的渣滓,和挣扎的海面上的扑腾的生命力顽强的人。

    一切风平浪静,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黑夜渐渐散去,太阳跳出了海平面,红色的阳光洒落,海面反射微澜,为跃出海面的黑色的大鲸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呼终于逃出来了,潜艇内部的人不敢置信的看看彼此问道,“我们逃出来了”

    “是的我们逃出来了,已经到达五号海域了。”t长如破锣一般的嗓音激动地喊道,就是嗓子喊坏了也乐意。

    响应他的不是欢呼声,而是砰砰倒地的声音。

    他们靠着坚强的意志力,拼了出来,现在逃出包围圈,全身紧绷的那根弦彻底的散了,一个个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有战常胜依然精神奕奕,大步朝出舱口走去。

    “老战,你干什么”t长摁着战常胜的手腕道。

    “我要上去。”战常胜神色坚定地看着他道。

    “你疯了,这样上去无异于找死。”t长紧张地看着他道,“你别告诉我你不懂这个常识,长时间待在黑暗之中,没有保护措施你这么贸贸然上去,你还要不要命了。”

    “你放开我,我没事”战常胜手腕抖动,轻松地挣脱了t长的钳制。

    “你到底有什么急事,非要不顾性命的现在出去。”t长眼疾手快地又扣着他的胳膊道。

    战常胜内心是心急如焚,他不知道那小家伙是否安好。体内的真气消耗过快,又无法打坐入定,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天亮了,他现在只能出去看看,那小家伙是否还跟着他。

    “你放开我。”战常胜气急败坏地说道。

    “不行我是一艇之长,需要对全体船员人身安全负责。”t长死死的拖着他威胁道,“你要是想上去,老子陪你。否则你别想。”

    战常胜双眼猩红地瞪着他,额上的青筋爆裂,攥紧拳头,使劲儿的挥挥,最终叹声道,“我等着救援。”愤然地闭了闭眼睛,无奈地看着他道,“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视线落在紧抓着自己胳膊青筋暴突的t长手。

    “哦你不会还想着上去吧”t长不放心地看着他说道。

    “不会我保证。”战常胜深吸一口气不甘心地说道。

    t长松开了战常胜疾步走到工作舱,下令,“全速前进。”

    战常胜则守着潜望镜,瞪着海平面,希望能看见小家伙跃出水面,然而希望落空,直到救援舰队来了,戴着墨镜出了潜艇,他再也没看见小家伙。,

    aaaaaa

    而那三头调皮的虎鲸,此时四仰八叉的躺在海面上,白色的肚皮正对着天空,一副累瘫的样子,动也不想动。

    转的圈圈太多了,三头虎鲸给转晕了,待它们三个恢复精神后,才缓缓的下沉入海,眨眼间,就消失在这片海域。

    岸上派出来的飞机侦察到的情况,舰艇支离破碎,碎片散落在海面上,其他幸免于难的舰艇正全力的救助那些劫后余生,在海面上挣扎的同事。

    他们永远也忘不了,这恐怖的夜晚,这令人胆寒的一幕。

    aaaaaa

    漆黑宁静的夜晚,孩子们睡的正香甜,甚至还吧唧着小嘴。

    丁海杏眉头紧锁,一脸的痛苦,双手攥着身下的被褥,指甲都掐断了,“不要”大吼一声,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大口大口的喘气,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右手轻轻的覆在胸口上,心脏剧烈的跳动。

    寂静的夜里声音如鼓。

    “不详的预兆。”丁海杏胸口剧烈的起伏,深呼吸几次,拼命的暗示冷静、冷静。那是梦,那是梦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丁海杏伸手拧了拧紧锁的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孩子他爸不是在荒岛吗怎么会在幽闭的空间中。”脑中思绪翻腾,“怎么会梦太真实,这绝对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本来可以掐指一算,感觉不保险的她直接咬破食指,用自己的血凌空画符咒。

    空中虚浮的红色的咒符,在暗夜中一抹鎏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诡异的很。

    得到的结果大凶,让丁海杏气地爆粗口道,“该死”随后又捂住了自己的嘴。

    尽管夜色深沉,伸手不见五指,然而以丁海杏的眼力一根本就不受影响,看了眼孩子们,帮他们盖了下被子。

    丁海杏起身下炕,踩着沉重的步伐,推开了书房的门,随手又关上。

    盘膝坐在炕上,凌空出现一个药瓶,倒出两颗丸药,吞进嘴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手指快速的掐着指决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身,三魂分离,对影三人,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没错丁海杏用的是分魂术,情况紧急,她也顾不得这个法术的禁忌了。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天魂、地魂和命魂。

    分魂术便是将三魂分离开来,其中留一命魂在本体,天魂和地魂分离出来。

    咒语声罢,但见丁海杏的身形一下子变的虚晃来了起来,从她的身体之中飘离出来了天魂和地魂,缓缓地凝聚成了人形。

    这是一个虚影,手中的指决又变换,这虚影如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消失在了丁海杏的眼前。

    随着虚影离开的还有从空间中消失的那个小家伙,带着东西的江豚。

    丁海杏分离开的魂魄覆在了江豚身上,拼命的朝南游去。

    然而隔的那么远,即便江豚开足马力游过去,到了目的地黄花菜都凉了。

    凝心聚力,手中团起一团泛着幽冥之绿的黑气,快速的掐念指决,直接缩地成寸。

    缩地成寸,距离缩短为咫尺之间,瞬间可达。在高一级别,那就是瞬间转移了,丁海杏的功力现在不足以让她瞬间转移。

    丁海杏身形晃了晃,脸色苍白了起来,额头又泛起密密麻麻的汗珠。

    凝神静气,在幽暗的海中开始寻找潜艇的影子,然而茫茫大海,如大海捞针一般,加大力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