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诀别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是,总觉得这心惶惶的,不知道哪里来的紧张与不安。”丁国良左手轻抚着自己的胸膛道,心跳的厉害。

    “呸呸乌鸦嘴,坏的不灵,好的灵。”洪雪荔立马啐道,不满地看着他道,“别自己吓唬自己。”

    “哦”丁国良双眸游移点点头道,明显的心不在状态。

    “胡思乱想。”云露露眉梢轻挑看着他好笑地说道,“那个艇上可是潜艇部队最好的,而且经验丰富,即便姐夫初次上艇也没问题的,实验舱顺利过来的。不会有问题的。”

    “我看你最近的工作量太小,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景海林抬眼看着丁国良微微一笑道。

    又是这恶魔般的笑容,吓得丁国良一哆嗦,“不用,不用,我的工作量已经够大了。”指指自己的脸道,“师父,你看看这黑眼圈,你看看这脸憔悴的。你们忍心啊”

    景海林伸手拍了下他的脑袋,微微弯起嘴角笑道,“忍心现在不好好工作,什么时候啊”

    “呵呵”三人笑了起来,就这么插科打诨的,将思念之情给压了下去。

    aaaaaa

    早在弯弯舰艇频繁在出事海域异动时,就引起岸上的注意了。

    大家还都纳闷那里有什么吸引人的,跟打了鸡血似的,直到发现自家潜艇,没有向岸上汇报情况了。

    经过确定后,向上级汇报了紧急情况,层层上报,很快引起了高层重视。

    人肯定要救,但不能盲目,敌人摆开架势摆明了请君入瓮。

    就现在这点儿家当冲上去也是活靶子,人没救到,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既然武力无法解决,就得曲线救人,要怎么救人呢最后定下的方案是,求救于外国商船,驶进出事的海域。

    有外国商船在对面不敢乱开炮,如果造成国际纠纷,这件事就不好平息了。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谈判异常的艰难,即使心里有准备对方狮子大开口,却没想到条件这般的苛刻。

    然而海里的人,可没有时间等双方漫长的谈判。

    时间不等人,就在高层咬着牙、捏着鼻子同意时,海上骤然风云突变。

    aaaaaa

    寂静的海面上灯火通明,“奇怪了,对峙的这么久,即便下面的人不发求救信号,对岸的人难道发现不了,他们的潜艇与他们失联了,也不来看看。”

    “就是啊咱们在这里耀武扬威的,这么大的动静,难道不引起他们的怀疑。”

    “是不是放弃他们了。”

    “不会的,他们不像这种人。”

    “你怎么知道不是,花大力气救回去的说不定是废人。得不偿失。”

    “如果被国际社会知道了,会被嘲笑的,他们不是常常标榜着深厚的战友情,不放弃任何一个人吗”

    “这倒是”

    “这么安静太反常了。”

    “不会憋着大招的吧”

    “这么久不来,手都痒痒了。”

    “就是好想拿炮轰他们,一雪前耻。”

    “你说的大招是什么”

    “沉在海底,叫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能使出什么招式”

    “请别国帮忙吗”

    “它有别的国家可请吗跟咱们与背后的山姆大叔那是势不两立。跟苏联他们叫老大哥那是闹翻了,谁还会,还敢跟咱抗衡。”

    “就是这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你怎么说话呢”

    “口误,口误,一时激动。”

    “就是狗也不能说出来啊”

    “好了,好了,上面下令要么活捉,要么让他们永远沉入海底”

    “注意警戒谁知道大晚上的会不会偷袭。”

    “偷袭,那最好了,咱们正好可以来它个以逸待劳。”

    “放心吧不管是下面的,还是来救援的,定叫他们逃不出我们的天罗地网。”

    aaaaaa

    夜色深沉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云层很低黑压压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漆黑的海底,仿佛是幽冥之地一般,透着深深寒意。

    潜艇内部是死一般的寂静,经过最初的慌乱,随着时间推移种种的不甘,最终的崩溃,到现在坦然的面对。

    反而有一种终于结束般的解脱。

    “家书写好了吗”t长坐在凳子上有气无力地看向战常胜道。

    “家书写了有用吗又传不出去。”战常胜嗤笑一声道。

    “你居然还笑的出来。”t长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他道,“你看起来气色还挺不错的。”

    “是吗”战常胜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气色好,那是因为自己吐纳入定的原因。

    说起这个,战常胜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先说好消息是因为自己在这种极其恶劣的条件下,竟然突破了,没错功力大增突破了。

    坏消息时,突破了也没用,只能长眠于此了。即便他真有本事出去,外面的水压,也能将他给压成肉饼了。

    “可惜了咱们记录下来的数据了。”战常胜非常遗憾地说道。

    “呵呵你可真是尽职尽责的。”t长一脸错愕地看着战常胜道。

    “在其位谋其政,站好最后一班岗。”战常胜神色从容地看着他说道。

    “你不怕吗”t长斜靠在舱壁上挑眉看着他道。

    从出事到现在,眼前这个男人,永远是那么冷静、果断、从容脊背永远是笔直的,就像现在坐姿依然如钟,仿佛等待他们的不是死亡似的。

    扫一圈下来看看其他人都已经瘫了,七倒八歪的,眼底是绝望,没有丝毫的神采,而他的眸光依然是清澈,神采奕奕。

    “怕老子怎么不怕呢”战常胜低垂着双眸,幽幽低沉的声音滑出唇口,“我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更有着对活的渴望。”鼻音浓重道,“我有五个孩子,小女儿和小儿子四岁了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我媳妇儿”实在说不下去了,还真让杏儿说对了,下了基层,家里所有的事都压在了她身上了。

    嫁给自己除了最初的两年不得已在学校学习,其余的时间里,自己被工作给排满了,这四年更是鸟无音讯,有他等于没有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