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困局

作品:《六零俏军媳

    “嗯不打无准备之仗。”t长拧着眉头说道。

    “不能向岸上求救吗我们已经被发现了。”战常胜不死心地说道,尽管他知道这个提议非常的糟糕。

    “不能”t长眉头拧成了个川字,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求援,上面的会请求支援,以我们的实力”长长的叹息一声。

    “只会让人家围点打援,将会损失惨重是吗”战常胜面容冷峻冷静地说道,海军的实力摆着呢如果为了救他们把家底给陶干了,那就是他们的罪过了。

    “这样也好,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我们极限在哪里”战常胜看着他微微一笑,乐观的说道。

    t长嘴角划过一抹苦涩地笑容,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我心里清楚就好,不能扰乱军心。我们只是做最坏的打算。”一脸希冀地说道,“兴许老天开眼呢”

    “这道理我懂。”战常胜一脸肃穆地说道,“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我会做好本职工作的。”

    “嗯”t长深吸一口气,微微合上眼睛,在睁开眼时,双眸清眸而坚定。

    “我去后勤。”战常胜看着他指指外面道。

    “去吧”t长点点头道,“我去工作舱。”

    两人分头行动,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工作当中。

    在封闭的空间中,又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双重压力,时间每过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能坦然的面对现在这种困局。

    有一个队员,在岗位上突然出现了精神失控的症兆,“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在这儿,不要”

    战常胜直接一个手刀,把人给砍晕了,扛着人,直接将人带回生活舱中休息,以控制意外事件进一步的恶化,直到他慢慢的醒来。

    他看着高大的战常胜站在自己眼前,给吓了一跳,一抬身,咚的一声,撞到了上面的上面的床。

    “嘶”他捂着自己的头顶道,怯懦地看着一脸阴沉的战常胜,哆嗦着嘴唇道,“你我”

    “你的h宝书呢”

    战常胜低沉的嗓音在他的耳边炸起,他吓得赶紧摸胸口,没有书,吓得脸色都煞白了,赶紧摸摸身上,都没有,给吓得冷汗渗渗。

    “在这儿呢”战常胜微微弯腰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书,递给了他。

    他如获至宝的将书紧紧地抱在怀里。

    战常胜见状黑眸轻闪,心里松了口气,他和t长商量过。

    肯定有人挨不住压力,精神会崩溃的,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压制住。

    两人就想到了h宝书,无论是心里敬重或者坚定的信仰,还是心中的恐惧,害怕也好。

    只要有用,保持着一丝理智,就是好事。

    “现在从第一页开始背。”战常胜直接下令道。

    “是”他条件反射地说道,哆嗦着手翻开了书,磕磕巴巴的念着。

    这心里总得有所支撑吧战常胜转身离开,让不再岗位的人看着他,和他一起背书。

    战常胜靠在舱壁上,满脸的疲惫,闭上了眼睛。被困在这幽暗不见天日海底,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从未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这种无力感,日日夜夜啃噬着自己的心。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当初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死就死了,而现在杏儿、杏儿咬着后槽牙默念着刻在心上的两个字厚实的大手不自觉的轻轻的颤抖着。

    他们心中有所支撑,那自己呢攥紧了拳头,指甲扣进了肉里,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老战”t长急促地声音传来。

    战常胜猛的睁开双眸,眸中在无一丝疲惫,深邃深沉的双眸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战常胜快步走向t长,“什么事”

    “刚才的事情我听说了。”t长担心地问道,“他失控的情绪安抚住了吗”

    “安抚住了,按我们之前商量过的办法。”战常胜看着他声音低沉道,“可这样不是办法。”紧接着又道,“我看在汇报会上,专题强调了队员与队员之间要相互监控意外的异常现象发生,一旦发现异常,应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及时的遏制,以确保战士们的情绪不受影响。”

    “嗯”t长重重地点点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他们就这么在幽暗冰冷的海里,无声无息的,静静的等待着。

    aaaaaa

    海面上,停着不少的战舰,目的只有一个逼水下的大鱼上浮。

    可惜的对峙了这么多天,水下的大鱼无动于衷,跟条死鱼似的。

    “他们可真能扛啊这都近一个月了。”

    “我看他们能扛到几时,即便不上来,他们的后勤补给也快用完了吧”

    “他们不会就这么沉在海里不出来,等死吧”

    “还真是视死如归,让人不得不佩服。”

    “自从被我们给盯上,没有发过救援信号吧”

    “没有我们没有截获任何电文。”

    “看来是宁死不降了。”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敬重。

    异地而出他自问做不到,早就浮上海面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听说对面对待俘虏是很有待的。

    要知道一直这般潜伏着,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潜艇在水下的潜伏时间过长,艇上官兵的身体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可直接导致指战员们丧失战斗力。

    “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呗无论是生擒还是困死他们咱们都是大功一件。”

    aaaaaa

    弦月如钩,星星布满了漆黑的天空,如钻石般闪耀。

    夜凉如水,景海林他们才下了晚班,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跨进了食堂。

    “这天感觉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洪雪荔嘀咕道,“下次得拿件外罩过来了。”

    “嗯”景海林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道。

    丁国良端着两碗海鲜馄饨过来道,“饭来了,师父、师母快吃,吃了就暖和了。”将碗放在他们的面前,拿着托盘又疾步去了窗口。

    这一次不但有馄饨还有两合的馒头。

    丁国良坐在云露露的旁边,心不在焉地说道,“也不知道姐夫走到哪儿了。”

    “按行程的话,应该在返程的途中了。”景海林停下手中的筷子,抬眼好笑地看着他道,“怎么像个孩子似的,没有你姐夫过不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