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实验

作品:《六零俏军媳

    “现在就是想得到美帝消息也不行了。被西方阵营全面封锁。”景海林叹息道。

    “美帝也不傻,人家会把核心的东西给你。谁都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不然也不会有留一手了。”战常胜斗志昂扬地又道,“不过这样封锁也好,更能激发我们的斗志与创造力,不然跟着人家屁股后面永远只会皮毛。”

    “听你的意思还要感激老毛子撕毁合约,撤走所有的专家了。”景海林笑了笑道。

    “嗯”战常胜重重地点点头道,“从某种意义上是的。”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你们不就是证明吗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一切都是摸索出来的。”

    景海林深吸一口气道,“建国后,真是一穷二白,战争也打烂了不少东西,没有什么工业。紧接着又打了一场伟大的战争。送上投名状,换来了帮助156的大项目建立了工业基础。虽然都是半拉子工程,可好歹从无到有,我们自己钻研也比从零开始强。”

    “我现在到庆幸西方封锁了,不然的话比老毛子还惨。西方绝对会把我们的工业化带入歧途,断绝发展,带入死路”景海林思索了下目光清明地看着他道,“可以肯定在西方的忽悠下,我们不可能有重工业,不可能有自己的军工,更不可能有两弹和尖端科技。老老实实的当好农业国,老老实实的当西方的原料产地和倾销市场,老老实实的学习美帝的后花园南美南美原本有工业的,现在被美帝给忽悠死加搞死的。”

    “虽然我不了解国外,不知道你说的那些情况,但是我知道人家美帝为了自己国家利益,就不可能那么慷慨。如果真信了那就是傻子。”战常胜撇撇嘴道。

    “嗯二战后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跟着西方走的,没有一个发展起了自己的工业。以西方的奸诈也不可能帮你,反而会忽悠加阴损你。”景海林点点头道,“美帝或许不知道孙子兵法,但不妨碍人家会用。”

    “因为人性是相通的。”战常胜勾唇轻笑道。

    “啪”景海林帅气地打了个响指道。

    战常胜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随即莞尔一笑道,“现在想想,庆幸他老人家的高瞻远瞩,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勒紧裤腰带,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嗯”景海林由衷地佩服道,双手抱拳道,“我在这里先预祝你实验成功。”

    “那是一定的,我训练出来的兵,我绝对有信心。”战常胜努努嘴打趣道,“除非你”

    “敢质疑我的专业”景海林食指点着他微微眯起眼睛道,“胆子不小。”

    “不敢,不敢”战常胜秒怂道。

    “好了,不耽误你了。”景海林起身道。

    战常胜挥挥自己蒲扇似的大手道,“慢走,不送。”

    “留步,你就好好工作吧”景海林边走边挥着手道。

    战常胜目送他离开,视线又落到了工作上。

    aaaaaa

    “请战书”与“家书”写好上交后,战常胜他们便开始了紧张的一个星期的封闭式训练。

    当大家都熟练掌握了自己的工作任务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战常胜在向伟人画像再表决心后,手捧着h宝书“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的踏上了试验的征程,当身后的舱门缓缓关上后,战常胜便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开始了漫长的“科学试验”。

    枯噪乏味的潜艇生活比蹲监狱还要难受,在监狱中,犯人每天还要“放风”运动,晚上也能安静的休息,而战常胜他们,每天呆在只有几个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内,单调紧张的干着千遍一律的试验工作,时常感到,只要意志稍一松懈,绷得紧紧的神经就会崩溃

    有时突然一阵耳鸣后,人的大脑就会出现一阵短暂的空白,晃然间,就象在宇宙空间飘游,为了防止这种瞬间神经短路的症状导致出更难以控制的意外事件。

    战常胜他们相互之间只要一看见有队员突然出现发愣的预兆,就立即打破他的哪种“思想者”的状态,命令他起身运动,以此来疏通他的“神经中枢”这也是确保胜利完成试验任务的重要措施,如果试验中出现了“神马”哪我军今后远洋作战长期潜伏的战略计划,就要打上个大大的问号了

    因为这是关糸到成败与否的重要指标,因此,他们必须要以坚强的意志,来和很多未知的险难抗衡,抗得过,论证就有可行性;抗不过,说明这就是生理上无法突破的禁区了,未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被淘汰了。

    十天后战常胜从实验舱出来,景海林和洪雪荔、丁国良就围了上去。

    “老站、姐夫,没事吧”景海林和丁国良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事”战常胜轻松地说道,“我能有什么事,你们看我好着呢”说着捶捶自己的胸道,目光落在丁国良身上道,“和你干一架都没问题。”

    “那他们呢”景海林担心其他实验员道。

    “有两个不行了”战常胜遗憾地说道。

    “别伤心”景海林宽慰他道。

    “其实这样也好,总比接下来的实验出现问题的好。”战常胜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随即问道,“接下来的实验安排好了吗”

    “下个月中旬,这一次要远航,虽然是常规的潜艇,要潜伏很长时间,你要小心。”景海林担心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算了下时间,“还有将近一个月的休整的时间,足够了。”看着他们四个担心地样子,“别担心了,小意思,我一定将资料记得完完整整的,保证对你们有用。”

    “姐夫,谁跟你说这个了”丁国良压低声音道,忽然又道,“走走,咱们回家说去。”

    “哎实验数据。”战常胜指指身后的实验舱道。

    “有人拿,你就别管了。”景海林催促道,“走走,咱们去食堂,边吃边说。”

    五个人去了食堂,景海林让大师傅拿出看家本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