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两书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提着篮子出了家门,直接去了服务社,买了两袋乃粉,加上苏崇波寄来的,掐指算过,乃粉票都留着,她没让孩子喝,攒起来的两袋,给杏花坡寄去了。

    又在服务社里买了些食材,回来时,孩子们已经跟丁爸通完电话了。

    丁海杏先熬了防感冒的茶,让孩子们喝了,然后和应新新一起做了孩子们爱吃的菜。

    在家里淘气了一个星期,玩儿的痛快了,学校才开课了,孩子乖乖的去上学了。

    孩子们大了,丁海杏就不会再拘着他们,小沧溟放学回来,写完作业,拿上篮球,带着小家伙就去找小伙伴玩了。

    等丁海杏做好饭,应新新去操场上大声一喊,就乖乖的跟着回家了。

    孩子们通常玩儿的忘了时间,饭也顾不上吃,这是孩子的通病。

    丁海杏郑重地告诉他们,不回来吃饭,就饿着,过期不候,说到做到。

    饿过一顿孩子们就知道丁海杏不是说着玩玩儿,再也不会拿丁海杏的话当耳旁风了。

    有时候这心就得狠一点儿,不然养出的熊孩子就得自己头疼了。

    而在营区内孩子们玩儿,丁海杏没有不放心的。

    日子缓缓如流水般划过,眨眼见就放暑假了。

    红缨回来家里热闹了许多,孩子们也大了,丁海杏和红缨,应新新她们拿着绳子,栓着小家伙们,晨练、傍晚饭后不太热的时候总要去下海玩儿。

    有丁海杏看着,小九儿和国瑛,早早的都学会了游泳。

    aaaaaa

    丁海杏他们的日子过的逍遥快乐又充实,而远在荒岛的战常胜却正在经历的艰苦的训练。

    核潜艇虽然还没有造好,可这实验舱已经建好了,让战常胜所带的队伍先进行科学的实验。

    “咚咚”景海林敲敲半掩的门道,站在门口道,“忙呢”

    “请进。”战常胜视线从手中的资料上移开,看向他道,“怎么有闲情逸致过来。”

    “在几天后就要进入集训了,看你紧张不”景海林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道。

    “紧张”战常胜双眉轻挑,双眸清亮地看着他道,“我不知道紧张为何物。”调侃道,“怎么对自己的实验舱没信心。”

    “给你看看老子的请战书都写好了。”战常胜爽快的将请战书递给了景海林道。

    景海林接过请战书垂眸扫了一遍,微微勾起唇角,莞尔一笑。

    “哎你笑什么”战常胜看着面带笑容的他道。

    “很有时代特色。”景海林绷住笑容道,抬眼看向他打趣道,“不会收上来的请战书都是他老人家的最高指示吧”

    “对啊只有他的最高指示才能体现大家的决心。”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g命大无畏精神,坚决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等等及一些向他老人家表忠心的口号。”

    “那家书呢”景海林眨眨清明的双眸好奇地问道。

    “老样子,不过其实写不写都一样,我已经几年没回家了。”战常胜轻笑出声道,“写的家书,内容也是统一言词,主要是告诉家人,我将去执行一项时间较长的光荣的任务,此期间,无法与家中联系,如家中有急事,可与部队政治部联系”食指点着办公桌道,“我家杏儿觉悟高,我不寄信,她就不回信。”语气中浓浓地思念之情,压低声音道,“都有实验舱了,是不是”双眸希冀地看着他道,“我可以稍微有些期待了。”

    “你那么小心翼翼地干什么平常像是催命鬼似的,今儿怎么了”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你你”战常胜手指激动地指着他道,“看你自信的样子,是不是胜利在望了。”

    “嗯可以在上级规定的时间内下水。”景海林微笑着看着他说道。

    “哎哟我的老天,终于从你那蚌壳的嘴里听到一句实话。”战常胜激动地站起来,来回的踱着步,都不足以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

    “我从来都说实话的。”景海林笑容温暖地看着他道,看着高兴地忘乎所以的他道,“好了,别激动了,坐下,说说秘密集训的事情。”

    “说吧”战常胜平复情绪坐了下来道。

    “你打算安排谁去”景海林看着他沉吟了片刻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最好的了。”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景海林竖起食指点点他道,“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回不来了。”

    景海林知道他在这些人上倾注了多少的心血,单单为了营养跟得上,海面刚刚冰融就天天下海捕鱼。

    “哦”战常胜抿了抿唇,眨眨眼道,“事有轻重缓急,特种兵可以在训练吗”笑了笑道,“你不是说特种兵是陆地猛虎,海上蛟龙吗那不正好。”

    景海林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道,“说到底还是缺人啊”

    “没办法,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慢慢来。”战常胜神色如常地说道。

    景海林惊讶地看着他道,“你倒是不着急了少见”

    “我着急有用吗”战常胜挑眉浅笑道,“所以就不急了,沉下心来好好的做事。更有实际的意义,我现在想的是,能把这事促成就知足了。”轻叹一声道,“想想现在的环境。”眉头紧锁了起来。

    “也许等庆功会时,你可以把你整理的材料递上去。”景海林幽深的黑眸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眼前一亮道,“可以试试”狐疑地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写材料。”

    “我还不了解你,不做足了功课,有理有据才能争取上级的支持。”景海林欣慰地一笑道,话锋一转道,“纸上谈兵是没用的。”

    “我知道,可惜在这里没法子知道越南战争的第一手资料。”战常胜遗憾地说道。

    “这个”景海林遗憾地说道,“我也帮不了你。”自责地说道,“在美帝时,我要是多关注这些方面就好了。”

    “别别”战常胜宽慰他道,“你又不是神仙,面面俱到的,不怕把自己累垮啊在你的专业方面做到极致,已经很了不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