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教训

作品:《六零俏军媳

    事情就这么的寸,该你倒霉的时候,老天爷都不帮你。

    “哎哎”赵建业哆嗦着嘴唇,指着蒋卫生的洗脚盆道,“h宝书掉进了他的洗脚盆里了。”

    蒋卫生给吓的脸色发白,蹭的一下抬脚从洗脚盆里站了出来,光着脚直挺挺地站地上,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赵建业端起煤油灯,直接照到了洗脚盆上空,h宝书,在洗脚盆里漂呀漂的

    “你们看看,耿泰立,邵勋你们来看看,这是严重的政治事件啊”赵建业夸张地说道,不把你摁在地上踩上两脚老子就不叫赵建业。

    蒋卫生给吓的,双脚尖不停的蹭着,慌乱地摆手辩解道,“不管我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耿泰立、邵勋,这是严重的政治事件,我们要马上上报给大队,严肃的处理。”赵建业义正言辞地说道。

    蒋卫生给吓的脸色煞白,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浑身抖如筛糠似的。

    这件事如果被坐实了,就不只是扣帽子、打棍子了,想想他在城里整人的手段,要统统用到自己的身上,就不寒而栗,密密麻麻的汗珠冒了出来。

    邵勋起身湿着脚,趿拉着鞋,将掉在洗脚水里的h宝书给捡了起来,用将上面的额水给擦掉,声音温和地说道,“这件事就算了,他不是故意的。”

    蒋卫生猛然抬头看向邵勋怒指着他道,“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不小心将书掉进洗脚盆里的。”

    邵勋闻言先是一脸错愕地看着他,随即将书放在了炕桌上,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这书是你自己蹭掉的,我们之间隔了一个炕桌,还隔着耿泰立同学,我没有那么长的胳膊。”

    哼哼是你自己找死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不是故意的,你们”蒋卫生一脸的惊恐,跪坐在地上,双手放在大腿上,浑身轻颤着。

    耿泰立、赵建业、邵勋三个人相视一眼,交换着眼神,同时点头。

    耿泰立看着可怜兮兮的蒋卫生道,“快起来,起来。”说着将人给搀扶着拽了起来。

    “我们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又住在一起,以后别什么事就上纲上线的啊”耿泰立语气温和地看着他道。

    “他老人家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别开口揭发、闭口揭发的。”耿泰立眼神冰冷,声音微凉道。

    “不会了,我真的不会了。”蒋卫生眼眶红红的,哆嗦着嘴唇,鼻音浓重地说道,“我不会在信口开河,我一定跟大家搞好团结。”

    耿泰立闻言目光落在了赵建业与邵勋身上,“既然这样,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邵勋的目光在蒋卫生身上转了转道,“那他不会再继续没有事实的情况下就给我扣帽子吧”

    “不会了,不会了。”蒋卫生慌乱地摆摆手说道。

    “蒋卫生同学,咱们已经被下放到这里。”赵建业将下放两字咬的特别的重,“人家乡亲们对咱们也不错,知道咱什么都没有,粮油米面、鸡鸭鱼肉,都给咱送来,人不能昧着良心。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刨地球得了。别在瞎折腾了,在城里咱还没折腾够吗都折腾到这里了。”苦口婆心地继续说道,“如果在折腾的话,咱们不知道会被折腾到那个海上荒岛,当野人得了。”

    “不会了,不会了,我再也不胡说八道了。”蒋卫生赶紧举着拳头保证道。

    “那这件事我们就过去了,谁也别在提了。”耿泰立看向邵勋和赵建业,朝两人点点头,又朝蒋卫生努努嘴。

    “听你的,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赵建业与邵勋两人点点头道。

    耿泰立看着他们道,“好了,天彻底的黑了,咱们洗洗赶紧睡吧”说着将炕桌上的h宝书递给他道,“放到炕上烘一下,明儿就干了。”

    蒋卫生机械地接过书,低垂着头,脚丫子因为相互蹭着,所以都是泥。

    赵建业将煤油灯放在了炕桌上,弯腰将洗脚水泼到院子里的菜地里。

    耿泰立和邵勋看了看住电线杆子杵着的蒋卫生,微微摇头,倒了洗脚水,又往灶膛里塞满了柴火。

    回来后,铺好了炕,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耿泰立看向被吓的傻呆呆的蒋卫生,轻叹一声道,“蒋卫生同学,煤油灯交给你吹了。”

    “哦哦”蒋卫生回过神来,将h宝书放在了炕上,又洗洗脚,趿拉上鞋,端着洗脚水倒了出去,回来关上门爬上了炕,将h宝书打开铺在了炕桌下面,烘烤着。

    蒋卫生将煤油灯熄灭了,躺进了被窝里,热乎乎的炕也也温暖不了他浑身僵硬的身体。

    双手放在胸口,感受着心脏剧烈的跳动,他们答应过的,这事应该过去了吧

    辗转反侧的,生怕他们又反悔了,该怎么办脑子里一片空白。

    黑暗中耿泰立看着乱动的蒋卫生道,“放心谁吧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以他老人家的名义发誓。”

    “呼”黑暗中蒋卫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知情识趣地赶紧又道,“我也以他老人家的名义发誓,不会再没有事实依据的条件下,上纲上线,胡说八道。”

    黑暗中耿泰立、赵建业、邵勋齐齐松口气,总算把这小子给摁下去了,能这样平安无事最好不过了。

    身边待着这么一个激进分子,时时刻刻的注意着,防着,可真是累人,现在有这么一个把柄钻在手里,相信日子会过的平稳了。

    黑暗中不一会儿大家都睡着了,四个人各怀心思,却睡的比谁都香。

    aaaaaa

    年一眨眼就过完了,短暂的相聚热闹后,大年初二,丁爸就夹着骡车将丁国栋一家四口送走了。

    而年初三,丁海杏和应解放、红缨,领着四个孩子回了军营。

    几天没回来,家里冷冰冰的,应解放帮忙烧炕,红缨夹着生煤球引煤球。

    弄好一切后,去食堂打了些午饭,凑合一顿。

    吃完后大家洗澡去,应解放带着小沧溟、北溟兄弟俩。

    丁海杏和红缨带着两个小的,痛快的泡个澡,感觉浑身都透着舒服。

    ,